第1章 艰难的选择
梦竟然2017-04-27 08:372,516

  人生,到了相应的年龄段,就得做这个年龄段的事情。

  当然,可以躲过。哈哈,只能说是自以为是了。

  到了相应的年龄段,摊上的事情,终归是躲不掉的。例如,生育这件事。

  这不,妻子在她老妈的高压下,被生不生孩子这件事纠缠上了。论说,可以不正视面临的问题。可是,不正视不行的啊。

  妻子的老妈说:“丫头,你不听话,咱就断绝母女关系。”

  老妈的话让做女儿的郁闷。为了别人家的香火,老妈竟然用这个来威吓。

  “我不明白,她还是不是我的妈?”妻子问我。

  我也质疑,只是没说出来。世事有些就是这样的,皇帝不急太监急。我们下一辈生不生孩子,关她老妈什么事?

  妻子的老妈不仅仅是说说而已。下了最后通牒,就再也不接女儿的电话。

  结婚有三年、三年来妻子没少挨老妈批评。妻子挨批的原因是不思长进,延续香火方面没丝毫的动静。

  这有错位的感觉,妻子的老妈似乎成了我的老妈。因为问题上升到延续家族香火上面来了。我是男方,我的父母在这方面倒是不急,说是随我们。生也行,不生也行。

  我的父母都能如此,妻子就不解了,又一次和她的母亲吵架,在电话里吵、吵的很凶。她的母亲,也就是我岳母,在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我不清楚。让我清楚的是妻子此时的表情、情绪激动,嗓门也就随之增高八度。我用了双手,做了向下压的动作,意思是要妻子别激动,有话好好的说。母女俩有什么话不可以好好的说呢?

  妻子不再说话。不再对电话那头说话的她,将换上不久的漂亮手机一扔、扔到平时用于小憩的榻上。手机在藤编的榻上发出“啪”的声响。我不得不为那部手机心疼。

  事情到了这一步,妻子越想越不开心,心底的那份潮湿,就咕噜、咕噜的成了泉眼,向上,湿润了眼眶。身为丈夫,我在此情境下,可以做的就是默默无声的陪在她的身边。

  我拿了餐巾纸盒,到了她的身边,抽出一张递过去。她没看我,接了。眼看纸巾湿了,我又抽出一张,她又接了。我像是做应急准备似的,手上又抽出一张。妻子抬头看了我,准确的说,是她瞟了我一眼,说话了,像是要和我吵架似的。

  “干吗呢?这些纸不用钱买吗?”

  哎,这就是家庭中不可缺的一幕。我成了岳母的替罪羊。

  妻子泪眼婆娑的望着我,说:“怎么办吧?我俩可是约定好的,只结婚,不要孩子的。”

  是的。我和妻子相识到相爱,打算结婚时,有了一个约定,加入丁克族,不生孩子。

  现在,妻子被她老妈发难,向我求助。

  我敢向泰水说个不字吗?凡是做女婿的都没这个胆。

  结婚后,我和妻子一直享受文明成果。因为我对药物持排斥态度,用了圈子。

  有意思的是,有一回,岳母到这里来探望我们。她老人家竟然检查抽屉和柜子,事后才实话告诉,说是看有没有避孕药。好在我事先有预见,将那些个圈圈藏了起来。

  岳母离开后,我把那些圈圈又拿出来,放在床头的柜子里。

  妻子和她母亲为生不生孩子的事吵架后没几天,家中的情况有了变化。

  这天晚上,上床后,我去床边的柜子里拿圈子。放在床边柜子里的圈圈,不见了。我好生纳闷:难道,岳母来时,我把这个东西藏起来,她老人家离开后,没把那个好东西放回来?

  妻子见我找寻那个东西,说:“我想要个孩子。”

  事出突然,这让我大吃一惊。原本执意要做丁克族的妻子改变了主意,要做大肚婆。

  “为什么改变主意?” 我的眼神中多有不解和困惑。

  这时,我自然明白那些圈圈为什么不见了。妻子来真的了。

  男人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有时就是这样的没出息。到了关键时刻,听女人的。

  妻子要当大肚婆的这一年,已经三十有六。这个时候怀孕当妈妈,要冒很大的风险。

  有关资料证明,生育年龄最好不要过35岁。高龄产妇的细胞老化,容易受到外界病毒的感染,一旦受精后,形成的个体容易产生染色体病。染色体偶然性错误的概率,越是到高龄后期,会明显增高。这里潜伏一个原因,女子一出生,卵巢里就存储了她这一生全部的卵细胞。当她的年龄到了较大的时候,卵子就相对老化了。这个时候,高龄女子生出染色体异常患儿的可能性就会加大。

  科学研究证明,女子生孩子的最佳年龄是23岁到30岁之间。

  遗传学研究有了这方面的结论,关于两个极端的。

  女子的生育年龄偏大,胎儿的智力发育所形成的障碍率就会增加,有可能形成智力低下,或者是其他神经系统发育异常。女子的怀孕年龄如果过30岁,卵细胞会衰老,卵子染色体会衰退,一些遗传疾病发生的机会也会加大。

  女子的生育年龄如果过小,自身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对孩子的发育肯定会有不好的影响。还有,从培养的角度讲,父母社会经历的薄弱也会直接影响到儿童的智力教育。

  凡事都是有度的。

  我看到了这些研究成果,告诉了妻子。

  “为什么呀?我们已经结婚三年。要孩子可以趁早的。现在要孩子,是不是晚了些?”我说了自己的想法。

  “你说过的。你说一个女人嫁给丈夫,要为丈夫的姓氏做贡献。”妻子这么说时,嘟着小嘴。

  我赶紧解释:“那天,是看电视,据电视上那个事情说的。我也只是信口开河,说了玩的。”

  “你说了玩。我可当真的。”

  我盯着妻子的脸。她很认真。我摇头。我知道,她是向母亲屈服,为了过我这一关,拉来这样一个貌似合情合理的借口。

  我一向尊重妻子的意愿。这时,也就不能多说什么了。不过,我心存侥幸。我曾经开过妻子的玩笑,说她那块土地上,可能不适合长出苗子。因为,我们曾经有过几次在激情之下的疏忽、忽视圈圈的使用。

  经验有时是有用的。

  经验有时又是无用的。

  这一天,妻子进门就问:“今天几号?”

  我告诉,以一贯幽默的口吻说:“报告首长,今天是2013年5月18日。”

  妻子蹙了眉头,却又捎带小小的得意说:“没来呢。”

  我被她说的一头雾水。

  “谁要来?”

  “那个,没来呢。上个月,是18号来的。这个月,应该16号来的。”

  这时,我明白了,妻子说的是例假,也就是一些女孩们说的暗语:大姨妈

  “大姨妈来看我了。今天不能吃冷的。”

  “大姨妈真讨厌,又看我来了。”

  “什么时候,大姨妈不会来看我就好了。特烦。”

  让我没料到的是,妻子的大姨妈,这回、回老家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奶爸啊奶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奶爸啊奶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