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绯闻
皇紫樱2017-05-09 17:221,638

  代表皇室的宫内厅对德仁不断劝谏和阻挠,加上雅子的态度也不够明朗,因此这段恋情刚有端倪似乎就有搁浅之嫌。

  此时正好外务省有去牛津大学深造的机会,为了逃避,也为了暂时摆脱德仁让她左右为难的爱意,雅子争取到这个机会,去英国留学。

  对雅子的决定,德仁束手无策,依依不舍,但也表示了足够的宽容和理解。

  为雅子饯行时,德仁沉默良久,只诚恳地说了一句:

  “等你回来,希望我们有新的开始。”

  面对这个执着温厚的男人,雅子无论如何也施展不出平时擅长的外交辞令。

  她不知道怎样面对这场注定不平凡的恋情,她无法委屈自己,更不愿有一点点伤害到他的感情和尊严。

  慌乱之中,她甚至羞愧地涨红了脸,嗫嚅答道:

  “希望太子殿下保重自己,也希望您……找到更合适的女孩子。”

  1988年到1990年间,雅子在古老、静谧而淳朴的牛津校园里,畅快地呼吸着久违了的自由空气。

  拥有“天才与首相的摇篮”美名的牛津大学,是“一处建筑仙境”,几乎占据了每一位著名建筑师的美丽校园榜单。

  建造于11世纪,校园里满是神话般的中世纪建筑,迷宫般的回廊、拱门,青草悠悠的路径,这一切都让雅子着迷。

  她喜欢在学校最古老的韩夫瑞公爵图书馆里阅读。这里从地板到屋顶,全是手稿和未刊出的资料,它们像宝库一样静静地等待着来访者。

  寂静充满了这书本的圣殿,时光也仿佛静止不动的。

  她也喜欢聆听莫德林学院的钟声。

  这座城堡建筑,优美异常,被人们称为“凝固了的音乐”。

  它的钟楼以大青石砌筑,朝天高指。楼内挂着十口铁钟,当它们相继敲响时,仿佛一曲雄浑磅礴的交响乐。

  天气好的时候,雅子会和同学租艘平底船,在齐尔维河上消磨悠闲的午后。那种感觉,就像英国民谚说的:“穿过牛津城,犹如进入历史”。

  这样的环境本身就有一种治愈和荡涤心灵的作用,学习又是雅子擅长的事情,所以两年的时光她如鱼得水,潜心深造,于1990年顺利获得国际关系学硕士学位。

  学成之后,雅子回到日本外务省继续工作。

  再次展现在日本政界面前的,是一位新时代知识型女性,一位风度翩翩的女外交官。

  雅子留学牛津的两年间,远在日本的德仁,一次又一次地否定了宫内厅送上的太子妃候选人的名单。

  等雅子回来,德仁已是日本史上最高龄的单身皇太子,天皇夫妇对于能否找到儿媳、存续皇室几乎开始感到绝望。

  雅子回国后,德仁再次对雅子展开追求,一年后正式向雅子求婚,然而再次遭到了雅子拒绝,理由是“对皇室生活没有信心”。

  但后来据《泰晤士报》爆料,雅子坚定拒绝德仁的原因,其实是有了一位让她觉得更门当户对、情投意合的男子。

  这男子并非等闲之辈。他同雅子都曾在英国牛津大学留学,比她大6岁,他是雅子在外务省的同僚——日本著名外交官奥克彦。

  奥克彦1958年1月出生于兵库县,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政经系,1981年进入外务省后,相继担任对外公馆课首席事务官、北美局日美协作推进室主任、驻英国使馆参事官。

  在日本的百科典藉中,奥克彦名垂自明治以来近代史上的“十大日本著名外交官”之列。

  同时,他还被公认是一位富有理论水平的精英人物,生前有多部颇具影响的专著出版。

  事业如日中天之外,他英俊潇洒还多才多艺,是欧洲著名大学橄榄队少有的亚洲籍球员。

  《泰晤士报》称,雅子和奥克彦都曾在英国牛津大学留学,雅子在北美二科工作期间,两人共同研究对美半导体项目问题,也正是此期间成为密友。

  不管这段绯闻真实与否,奥克彦最终没能逃脱悲剧的命运。

  2003年4月,美国设立了人道复兴支援室 (ORHA),奥克彦受命于小泉总理的重托,作为日本政府的最高外交代表,投入了伊拉克第一线的人道援助领导工作。

  2003年11月29日 ,在与三等书记官井上正盛一起乘车前往参加北部伊拉克支援会议的路上,奥克彦遭到恐怖分子的袭击,身中十一弹,以45岁的英年殉职。

  他被追认为国家大使级外交官,并授予旭日中级绶章。

继续阅读:第4章:说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代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