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三步
皇紫樱2017-05-15 19:092,203

  镜前的雅子在侍从几岛的帮助下,梳洗装扮。

  三十岁的她,仍是那俏丽的眉眼,娇艳的嘴唇。不同的是,少了一分飞扬,多了一分沉静。

  因为对于一个女儿家而言,雅子的眉毛似乎太过浓密,几岛轻轻拔去她几根杂乱的眉毛,并将她的眉梢细细修剪。

  雅子的下颚略宽,有着比较分明的棱角,这让她显出与众不同的个性和刚毅。几岛在她的腮下打上深色的阴影,将她的脸型修饰得圆润尖小一些,以显得更加秀气温婉。

  多年来雅子一直是齐肩短发,几岛一双巧手,轻拢慢捻,竟将她的短发挽成高贵典雅的发髻。

  今天参加“新尝祭”的祭祀活动,要穿传统服装,所以几岛为她挑选了一件淡色底子、花朵图案的和服。这件和服庄重淡雅,美丽却绝不夺目。

  雅子配合着几岛转动着身体,做着各种动作:抬手,拉住和服左右前襟向前伸展,确保后背平整;

  垂手,把后襟向上拉,直到和服边垂在脚踝处;

  再抬手,在后背交叉过腰带后,双手再绕回来,向左右拉开,收紧腰带,固定住和服……

  完成了这些复杂的工序几乎花了一个小时。

  妆成的雅子出现在德仁面前时,面如晓月,眸若星辰,亭亭玉立,清新得宛若一枝空谷幽兰。

  他不禁眼前一亮,由衷赞叹道:“真漂亮啊!”

  虽然相识八年,结婚半年,他看到她时,仍然会像当年在音乐会初识她时,脸红心跳。

  当婚之年,宫内厅便不断为他献上年轻名媛的名单供挑选。可是德仁自牛津留学回国后,却对对于人生和未来伴侣的选择有了新见解。

  他展现出乎意料的独立性格,宣布决定要以“自然的方式”结识未来的新娘,而不要由他人决定。

  最重要的是,他也得到了母亲美智子的支持。他躲开那些矫揉造作的名媛,寻觅坚强、独立、像他母亲一般的女性。

  他还公开表达对英国女性的欣赏之意,认为在英国学校所遇见的女性都“非常优雅,也从不害怕说出自己的意见”。

  在一次记者会上,31岁的他这样描绘心目中的好妻子:

  “她应该和我一样喜欢音乐和运动,我不在意身高、教育或家庭背景,倒希望她能和我有相同的价值观,戒绝奢华的生活。

  我希望她有简单的品味和简朴的金钱观,有文化素养,能够欣赏简约之美,而不会老是想着逛街购物。

  她可以和人相处融洽,必要时可以提供个人意见。”

  雅子正是他心目中的好妻子。人生若如初见,他从见到雅子第一眼起,就从未后悔过七年的苦苦追求和等待。

  德仁深情的凝视,让雅子有些不好意思。

  她含笑说道:“你穿上这身和服,也很精神呢。”一面伸手帮丈夫整理好衣服的前襟,夫妻二人一同赶往即将举行“新尝祭”的神嘉殿。

  “新尝祭”是天皇向神明感谢当年收获的仪式。

  明仁天皇每年要参加30多次祭祀活动,“新尝祭”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项。

  除了祭祀活动外,天皇要参与各种被称为“国事行为”的工作。包括公布法律、政令、条约;召集国会;解散众议院;公告举行国会议员的总选举等国家重要的事情。

  每个星期一到星期五日本内阁会议结束以后,明仁天皇要把送到皇宫里面的各种会议文件一一过目、签名、盖章。

  一年大概他要会见200多次、各种各样的客人。

  多次出访国外;

  以及参加“全国植树节”、“国民体育大会”、“全国海洋大会”、“儿童节”、“敬老节”、“残疾人周”等等各项活动。

  对于一位老人来说,这样的工作量的确稍显繁重。所以据说天皇最愉快的日子是星期一和星期六,这两天他可以退居到他那宁静的实验室,研究他醉心的海洋生物学。

  日本政府每年会为皇室拨一笔财政预算,而天皇家族的一切行动要听从宫内厅指挥安排。

  到了神嘉殿前,雅子止步,德仁独自进殿。

  能够上殿进行拜礼的只有身着传统服装的天皇和皇太子,其他男性皇族在外面的庭院里进行拜礼。而美智子皇后、雅子等女眷则只能在殿外一侧祷祝、等待。

  清晨的阳光照射进大殿,身着古装的天皇,将全国献上的最好的稻米,连同新米酿造的酒,虔诚地供奉在神的面前。之后是天皇与神明一起品尝供奉物的“直会”仪式,下午举办“夕之仪”仪式,等到晚上的“晓之仪”结束,整个祭祀活动才算完成。

  恭送完天皇夫妇后,德仁和雅子也走回自己的寝宫。

  路过一处花园小径时,雅子的木屐崴了一下,身体前倾,德仁赶紧一把扶住了她。

  雅子感激地朝他笑笑,:“穿木屐真是不习惯,都不大会走路了呢。”

  “好在难得穿。”德仁微微一笑,扶着她前行。

  雅子真诚地说道:“进宫以来,很多不习惯,幸好有你,否则好多事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德仁认真地看着雅子说道:“我跟你说过,宫里的规矩是多,但是,我会用一生保护你。”

  第二天一早,宫内厅的女官求见雅子。她的语气恭敬、谦卑,但态度却强硬而严厉。

  “殿下,昨晚您在神嘉殿前,由太子殿下搀扶着你走回寝宫,宫内厅总管大人认为您这样的行为有失体统。”

  雅子一惊,只好说:“我当时崴了脚。”

  女官义正辞严:

  “不管走到哪里,您必须保持落在皇太子后面三步,因为依照日本皇室传统,这是夫妇之间应当保持的距离。西方所谓的女士优先,在皇室则是破坏了规矩。”

  雅子已经不想再争辩下去,她知道,争辩只会换来更多指责的说辞。

  “好的,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

  女官走后,雅子久久地望着深深庭院,竟苍凉地笑了。

  她终于知道,28秒,是她和宫内厅永恒存在的时差;

  她终于知道,三步,是她和丈夫不可逾越的距离。

继续阅读:第9章 长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代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