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长笛
皇紫樱2017-05-16 19:442,135

  在雅子和德仁居住的东宫,贴身服务的侍从和女官大约有几十名。

  她们中不少人出身皇族、门第高贵,宫廷资历比雅子长,观念守旧,稍不留意,雅子就会惹来她们的流言蜚语、指责非难。

  没有自己的电话号码,雅子无法与外界随意联系,也不能自由外出。众目睽睽之下,即使累了也要注意仪态,不能随便坐、躺;即使和丈夫在客厅小坐,侍从和女官们也可以以公事为借口,随便出入左右。

  一次家宴后,美智子和她闲谈,关切地问道:“宫里的生活你还习惯吗?”

  雅子勉强笑了一下:“是有些不习惯,正在慢慢学着克服。”

  她简略地提了提宫内厅给她的几次“有失分寸”的警告,美智子听了,笑起来:

  “我年轻的时候,这样的事情也碰到很多呢。最有意思的,是关于手套。”

  “手套?”雅子不解地问。

  “是啊,那还是结婚前,我要参加一个记者会。记得我头戴白色圆帽,穿了件象牙色的礼服,披一条貂皮围巾。向两位陛下问过安后,我就去见记者了。没想第二天,批评声就沸沸扬扬传出来。”

  “批评您?为什么?”

  “手套,因为手套太短了。外界认为我应该戴遮得住手肘的长手套,而我戴了只及手腕的短手套,不合西装规矩。”

  “这样啊……”雅子无语。

  “当时指责的电话不断打到我的母家和宫内厅。说什么:看看吧,到底是从下面来的呀,真是!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这些人怎么能说出这样难听的话来!”雅子感到很愤懑。

  “其实,当时我在母家是想找一副长手套,但没找到。因为那个时代已经不兴这个了。没办法,就与东宫官员商量,说好立刻送一副来,送来的手套好像还是皇后殿下的。戴上以后,我就去会见记者了。没想到引起轩然大波。

  虽说事实的经过是这样,但为了防止这类指责的扩散,我母家还是到东宫去赔了不是。”

  多年前的一幕,美智子轻描淡写,仿佛是别人经历过的一个笑话。

  但雅子知道,她淡淡笑容背后,何尝不是辛酸的眼泪呢。

  入宫后,雅子才渐渐听闻,当年她的婆婆、同样出身平民的皇后美智子,曾因为宫内纷争而一病不起,离开皇宫静养了8个月。

  美智子的婆婆良子皇后,出身古代贵族,又是天皇远房堂妹,完全不隐藏对美智子的轻蔑,认为她是入侵皇室的平民。

  美智子连续好多年都无法与家人见上一面,她的家人也从未获邀到皇宫。杂志甚至还拍到美智子的母亲富子在皇宫门外徘徊,悲伤地向皇宫内窥视的孤单身影。即便富子病危,美智子也只能秘密出宫探视一两次。

  结婚初期,美智子因为流产和精神崩溃而住院,并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复原。在她59岁时,病情恶化,她有长达五个月的时间完全无法说话,医生诊断,那是压力所引发的突发性失语症。

  每当听说美智子的事情,雅子会感到莫名的惊恐和阴冷,她害怕自己会重蹈覆辙。但是入宫的时间越长,雅子越真切地感到,她似乎无法抗拒地在婆婆的生活道路上重复。

  皇宫里,樱花满布。花开花谢,不知今夕何夕。

  樱花开时,如彤云密布,朝霞满天;

  樱花落时,如雾锁连城,淫雨霏霏。

  就像生命,转瞬即逝,刹那芳华。

  此刻,皇宫庭院的樱花树下,樱雨又一次阵阵飘过。

  雅子正在宫内厅派来的老师指导下学习长笛。

  日本皇室成员一直以每人都会一些乐器为傲,时常还会对外发布一些家族演奏会的照片。

  雅子练习长笛已经有很长时日,但不过是掌握了一些基本技法,老师正手把手地指点她:

  “殿下,您刚才这个高音的指法不对,应该是左食指加上右中指,注意,左拇指要松开。”

  雅子搬弄着自己的手指,她曾经是棒球冠军校队成员,一双手挥惯球拍,此刻,却显得如此笨拙。

  “殿下,长笛的难度在于音色的控制,气息的保持。”

  “要正确运用气息是需要时间的,殿下最好每天练习,练习时间至少要保证45分钟。”

  老师的喋喋不休,让雅子越来越烦躁。一刹那,老师的人和声音都退成身后的背景,她恍惚失神:“我在做什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练这个东西?”

  “殿下,您怎么了?刚才教的您听清楚了吗?”老师发觉了雅子的异样。

  “啊,什么?”雅子回过神来。“喔,对不起,我有些累了,今天就学到这儿吧。”雅子放下手中的长笛。

  “可是,我们才练了二十分钟。”老师很不解。

  “我说过,我累了,先回去休息。”

  雅子微微对老师鞠了一躬,兀自离去,留下老师张大嘴,呆呆站在原地。

  飞快地走在回宫的路上,雅子不断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了?”

  雅子热爱音乐,说起来,音乐还是她和德仁的红娘,他们就相识于一场音乐会。

  德仁的小提琴和中提琴拉得十分出色,在他的母校举办的管弦乐演奏会上,他还作为中提琴手参加了德沃夏克的交响乐《新世界交响曲》的演出,精湛的演奏技巧博得了满堂彩。

  每当初夏之夜,闲暇之余,德仁也会为她拉上一首小提琴曲。她静静坐在浩瀚星空之下,沉醉在微风吹送的阵阵紫藤花香中。

  她反感的,不是音乐和长笛,她只是反感强迫和约束。

  她知道,宫内厅在她出嫁前就对她平民、职业女性的身份十分排斥,在她入宫后更时不时加以敲打、惩戒。她已经一忍再忍,忍无可忍,今天就是她的爆发和一次小小的反抗。

  “就让我任性一次吧,哪怕一次。”

  快到东宫,雅子停下脚步,擦干恣意横流的泪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代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代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