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婚礼
皇紫樱2017-05-11 17:061,911

  雅子和德仁的婚事仿佛一针强心剂,给日本上上下下带来了雀跃喝彩的欢腾气氛。

  “这是本世纪最棒的消息!”日本商会会长石川六郎代表商界热情发声;

  “一名出色的职业妇女将成为未来皇后!”日本的女权主义者欢呼;

  “雅子是日本的新一代甜心。”《新闻周刊》有点兴奋过头,给出的称谓委实有点肉麻;

  《时尚》杂志引述了雅子的良师益友、哈佛大学日本研究教授苏珊·法尔的话,对雅子改变日本的形象寄予厚望:

  “日本从来没有出现像杰奎琳·肯尼迪或丘吉尔这类的人。每当我们想到日本,就会想到面无表情又极其死板的官员。雅子可以改变这一点。”

  日本民众也一改人们眼中拘谨内敛的传统印象,爆发出他们性格中活泼奔放的一面。

  他们热切地追随着雅子的所有新闻,各种能发掘到的小道消息成为他们街头巷议、茶余饭后的热点。

  雅子的形象在他们的眼中趋于完美,妇女们争相模仿她的衣服、鞋子、发型、口红,她简直成了当时的“带货女王”,不景气的经济似乎也因此被拉动了。

  然而,这种笼罩全民的欢欣气氛并没有感染雅子,相反,她的眉宇间笼上了淡淡的哀愁。

  1992年的圣诞节,天色刚擦黑,东京街头耀眼的霓虹灯已经照亮白天喧嚣的街道,街上的行人满脸喜色,行色匆匆,赶着回家团聚过节。

  明治维新给日本带来了西方的先进技术,也同时带来了面包、啤酒和西方的节日——圣诞节。

  圣诞节和日本的新年离得很近,所以进入12月,大人小孩仿佛都沾染了过年的气氛,喜气洋洋地盼望着圣诞节和新年的到来。

  雅子陪着母亲,忙碌了一天,为全家准备了丰盛的圣诞大餐。

  透过朦胧的烛光,雅子不由想到:这将是29岁的她最后一次在家里过圣诞了。

  等她和德仁成婚住进宫中,她将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穿着随意舒适的家居服饰,搂着妈妈撒娇;再也不能在节日一边喝着清酒,一边和家人说笑……

  妈妈似乎看出了她的伤感,切了一块蛋糕递到她的面前:“雅子,这是你最喜欢吃的奶油草莓蛋糕,你多吃点。”

  大妹妹笑着说道:“又是妈妈亲手为你做的吧。雅子你还记得吗?小时候因为你喜欢,妈妈总是做这种蛋糕,而我想吃巧克力的,妈妈却从来不理会!”

  雅子也笑起来:“是啊,你们都抱怨妈妈偏心呢!”

  妈妈抚摸着雅子的秀发,疼爱地说:“我们雅子什么时候想吃,妈妈就做。”

  小妹妹插嘴道:“不过妈妈,姐姐要是嫁进皇宫,以后我们可能连见面都难,怎么还吃得上你做的的蛋糕呢?”

  一句话让大家沉默了,笑容似乎都凝结在嘴角。

  雅子的父亲已经颇有些醉意,他放下手中的酒杯,高声说道:

  “这说的是什么糊涂话呢,雅子能嫁给皇太子,是我们小和田家的荣耀和福分,多少女子求都求不来呢,竟说些什么蛋糕不蛋糕的!雅子,嫁进宫里,你要做好自己的本分,一旦加入皇室,身上就担着尽忠国家的责任,你一定要努力做好啊!”

  深夜,雅子辗转难眠。她索性爬起身,凝视着窗外。

  轻盈的雪花静静落下,将松枝细心包裹。

  雅子给妈妈写下了一张极为伤感的小卡片:

  “亲爱的妈妈,想到不久以后就要和你分开,没法再和你朝夕相处,心里很难过。前方的路还很长,我希望我们都能撑过去。”

  1993年6月9日,德仁和雅子举行了婚礼。

  也许是预示着什么,天公并不作美,可是阴雨完全阻隔不了人们的热情。

  一大早,日本媒体就包围了雅子的家,400多名记者涌进她家对面的小停车场,挤得水泄不通。

  为了抢一个适合拍摄的位置,一个电视台记者抢先把一周的停车费交了。还有些记者在附近租住,连续5个月、24小时不断地关注雅子的行踪。

  几乎所有日本电视台都争相实况转播皇太子大婚,为了充分满足观众的娱乐需求,电视台把雅子和德仁的幼年童年青年经历挖了个遍。找到他们的同学做节目访谈,找来他们崇拜的明星做嘉宾,把演播室打扮成雅子大学宿舍进行直播……

  电视台还拍摄到雅子出嫁时,她母亲落泪的镜头。

  最具娱乐性的一个电视台还找来一只猴子,用水晶球现场预测,并宣称预测的结果是:这对伉俪会生育3个孩子,而且第一胎是女孩。

  这场婚礼花了32亿日元,用了3天时间举办了12场庆祝活动。说举国狂欢也不为过。

  当时正值日本经济泡沫崩溃,皇太子的婚礼带动了内需,各式各样、甚至俗不可耐的婚庆纪念品大批进入市场。

  有经济学家估计,皇太子的婚礼将给日本经济带来3520亿的消费。

  盛大的婚典之后,伴随着警卫摩托车的轰鸣和人们的夹道欢迎,皇太子夫妇的汽车缓慢地驶过护城河,开进了皇宫。

  皇宫,始建于日本幕府时期,是一座环绕着林地、宫殿、公园与圣坛的城堡,是一个城墙竖立、深沟包围、不为人所知的谜样世界。

继续阅读:第7章 28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代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