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她
皇紫樱2017-05-04 11:222,202

  “她没有护照,没有姓也没有户籍,没有投票权也没有信用卡,夫家的人说的古语她无法听懂。

  她没有工作,很少有机会到公共场所,即便去了也被人监视,只能说预先教好的话。

  她无法离婚,而夫家唯一关心的,就是让她生孩子,特别,是生男孩儿……”

  又一季樱花烂漫。

  此刻的她,站在皇室深宫的窗前,遥望着远山的积雪,思忖着如何在这样的岁月之河中淌过了第24个年头。

  这岁月的源头,似乎因她的一句承诺:

  “如果,我可以做您的支柱,我愿意谦逊地接受。”

  这句誓言,听上去理智、保守,甚至有点被动和不甘,而这句誓言,却换来一个堪称九五之尊的男人热烈的回应:

  “我会尽所有力量一生一世保护你!”

  24年前,她还叫小和田雅子,人生和名字一样,如沐春风——

  出生名门,父亲小和田恒是外交官,从小在纽约、莫斯科等地生活;

  18岁入哈佛学经济,回国后,再入东京大学法学系;

  精通6国语言,多才多艺;

  23岁时,她已经是外务省风华正茂的外交官,负责处理日美贸易摩擦问题。

  彼时的她,即是一个现代职业女性最好的代言:青春、美丽、独立、自信、才华横溢、还拥有着成就大事业的男子才具备的气宇轩昂和风度翩翩。

  正当佳年,她的眉梢眼角时时神采飞扬,一双星眸温柔而坚定地望向你,微微上翘的嘴角总盛着盈盈笑意。

  可以说,雅子,就是当时全日本年轻女子最想成为的那个“她”。

  一切仿佛顺理成章,一切仿佛即将水到渠成。她将继承父亲的事业,实现自己的理想,成为出色的女外交官,展开似锦前程。

  然而,1986年,命运之神敲响了她的门,送给她一样需要付出代价的礼物。

  她的人生轨迹在一次音乐会后彻底改变。

  那是欢迎西班牙公主埃列娜到日本访问的音乐会,集中了日本权贵金字塔尖的人物。

  音乐会上名媛云集,衣香鬓影。然而在众多优雅高贵的美女中,雅子的出现仍然让人眼前一亮。

  一身合体的米白色裙装衬托出她健美的身形,她高挑挺拔,和一般日本女性相比,绝不似她们柔弱娇小、小鸟依人,却另有一种不凡的风度和

  气韵。

  优越的家境、良好的教育让她显出既谦和又自信的独特魅力,齐肩短发,温婉秀美而又干净利落,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她明媚的脸庞,尤其是那上 扬的眼梢和上翘的嘴角,让人无论如何不能拒绝她的凝视和微笑。

  立刻就有达官贵人在悄悄打听:“那个女孩子是谁?”

  “是小和田恒家的女儿。“

  “小和田恒家啊,真是有女初长成,多么出色的女孩子啊!”

  音乐会上,一位年轻男子从看到雅子的第一眼起,目光变得灼热,而他这热切的眼光静静地全程追随着她。

  他的外貌并不起眼,个子不高,对一个男人来说甚至有点矮,眼睛细长,面容则显得温和、敦厚。

  音乐会后,举办了一个小型舞会。当来宾们开始选择舞伴时,这个男子毫不犹豫地走向雅子,微笑着问道:

  “可以请你跳支舞吗,雅子小姐?”

  音乐会之后,日本政界传出了一则爆炸性新闻:皇太子浩宫德仁正在追求女外交官小和田雅子!

  这则消息,无疑像一支兴奋剂注入了沉闷严谨的日本政坛,让人津津乐道。

  这位貌似保守温和的皇太子,是日本现任天皇明仁与皇后美智子的长子,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他的外貌并未继承父亲的风采和母亲的明丽,因此 就与高大伟岸、英俊潇洒等词无缘,正像他的兄弟所说“德仁长得有点呆呆的、不是讨女人喜欢的那种”。但他性格内敛沉稳,而且爱好广泛、多 才多艺,喜欢爬山、擅长写作,特别是音乐天赋过人,会拉中提琴和小提琴,在严谨的外表下不失情趣,因此很受皇室长辈的器重和外界的好评。

  皇太子男大当婚,但他对小和田雅子的钟情从一开始就受到皇室的反对。

  皇室成员、负责皇室事务的宫内厅轮番劝说,他们代表性的反对理由有如下:

  “雅子个子比你高,会有损皇室的威仪。”

  德仁淡淡回应:“威仪绝不取决于个头。”

  “雅子接受西方教育,性格外向,不驯服不好管束。”

  “我喜欢的正是雅子的个性。”

  的确,由于美智子皇后一直坚持采用平民方式教育儿子,所以德仁太子对传统的贵族女性没有兴趣,与宫廷风格完全不同的雅子却似一股清流,让他难以忘情。

  反对方搬出了杀手锏:

  “雅子的家庭出身,可能给日本皇室带来负面影响。” 

  当宫内庁长官富田朝彦向太子提出这一尖锐问题时,德仁感到相当棘手。

  这是因为,雅子的外祖父江头丰,担任过新日本氮肥公司的总裁,这家公司正是著名的水俣病的罪魁祸首。 

  上个世纪五十到六十年代,新日本氮肥公司将未经处理的工业废水排入海洋,导致附近的熊本县水俣村村民食用鱼类引发水银中毒,出现大量运动失调、神经麻痹的病人。据统计,新日本氮肥公司的污染,造成至少314人死亡,3000多人中毒,是一起世界闻名的重大工业污染案件。雅子的外祖父恰好是当时氮肥公司负责人,他拒不认错,还声称“公司虽有道义责任但无法律义务”,“穷人是吃了腐烂的鱼才生病”,因此引发众怒,臭名昭著。可以想见,皇室与这样的家庭联姻,会造成怎样的不利影响。

  1988年,宫内厅最终将小和田雅子从选妃名单中剔除。迫于压力,德仁没有提出异议。 

  但是,尽管此后宫内厅把学习院大学(日本著名的贵族子弟学校)适龄女生编成花名册交给太子德仁挑选,却一直没有哪一个候选人得到太子的首 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代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代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