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归来
沙樱子2017-05-02 08:512,799

  “什么?”安暖问道,“不会是特别难弄到的东西吧!”

  “不是,你只要拿着钱包去楼下超市买大桶果汁上来就好了。”古玙说完严肃的看着安暖。

  安暖闻言忍了忍,一言不发地拿着钱包下楼去给古玙买果汁去了。

  古玙简安伦走了,整个人面色双手结印,凭着枕头上的气息开始探知它主人的位置,可谁知探知了半天,一无所获。

  门外的安暖手里拿着买好的果汁安静的站着。

  古玙再次探知了半天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现,他丧气的放下手,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卷发,对着门外喊道“你进来吧!”

  安暖进来看到他丧气的样子,心就沉了下来,她放下果汁坐在他对面,“情况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你家男朋友看来是真的被抓走了,完了完了,我也要完蛋了,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古玙拿过她放下的果汁给自己倒了一杯喝着。

  “那该怎么办?去哪里才能找到他?”安暖夺过他手中的杯子焦急的问道。

  “你不用着急,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主动过来找你的,到时候我们就只剩下那最后一个机会了。”古玙低着头神色不明的说。

  “那这期间我们就只能等待吗?”

  “那变态住在哪里?上哪去找啊!这期间,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就先住在你家了。”说到这里看了眼安暖“你没意见吧?你不用担心养不起我,我不用吃饭了!”

  安暖却不答,她认真地看着古玙,“等他找到这里要到什么时候?到那时钟离还有救吗?”

  古玙这下沉默了,他低下头半晌才答道:“等他找到你时,你的男朋友肯定早就失去自己的意识变成寄宿体,最终连自己的魂魄也不会剩下!”

  安南听闻他的话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扑过去抓住古玙的衣领。,“你一个男人能不能说话不要这么朦胧,你给我说清楚“那个人”把钟离掳过去究竟有什么目的?”

  古玙淡定的从她的手上解救下了自己的衣领,“你坐下我从头到尾给你说清楚。”

  另一边,钟离的意识慢慢恢复了一点他动了动手,耳边传来“叮叮当当”的锁链声,慢慢睁开眼睛,他发现,四肢都被锁链锁了起,顺着锁链望去,长长的锁链没有尽头。四周一片黑暗,只有自己所在的区域周围有淡淡的光照在身上,脚下也没有踩在实地上,他推测自己应该悬空锁在这个古怪的地方。

  他狠狠地皱了皱眉,头昏昏沉沉。他动了动唇想发出点声音,可嘴唇仿佛有千斤重怎么都张不开口。她放弃挣扎的挂载,不多时熟悉的黑暗再次袭来,他又昏了过去。眼底的曼珠沙华却仿佛吸足了养分似的娇艳无比。

  “喵~ ”黑暗的一角传来黑猫的叫声,身后传来人走在木板上的脚步声。宇文墨殃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的向钟离靠近,他蹲下身抱起脚下的黑猫笑眯眯的看着悬挂在半空中的钟离。

  “还是这样把你锁在这里安全,这样那些个讨厌鬼才不会扰乱我的计划。”黑暗里他神经质的自言自语。

  “快了,我亲爱的妹妹,很快我们就能见面了!”

  钟离眼底的曼珠沙华一动也不动。

  宇文墨殃见此情景,神情悲伤,“你就一点儿也不想念哥哥吗?可是哥哥好想你呀,想的快要疯了!”

  黑暗里没有人答话……

  “呵呵呵~ 我会让你重新爱上哥哥的。”宇文墨殃语气温柔地接着说,“一定会的!”他的眼底一片疯狂之色。

  就在宇文墨殃走后,钟离的眼睛突然睁开,里面一片血红,没有丝毫清明之色,他张开嘴轻轻的说道,“哥哥,我也想你,想你去死啊,哈哈哈哈哈!”出口的声音怨毒沙哑,可女孩子的音调却不容错辨。

  话音一落,钟离重新闭上了眼睛,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个错觉。

  接下来的时间里,宇文墨殃每过一个月就喂给钟离一个药丸,而钟离的意识则彻底的沉睡,转眼就到了最后一个月。

  宇文墨阳站在钟离面前,宠溺的看着几乎完全是鲜红色的曼珠沙华,那红极致妖冶美丽。

  “今天我们去取了那个小姑娘的灵魂,你就能复活了,是不是很开心?”鲜红色的曼珠沙华舒展着花瓣,仿佛也在为即将到来的自由而激动。

  宇文墨殃挥动华丽的玄色衣袖,沉睡在黑暗深处的钟离只觉得压制自己的力量终于消失了。

  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醒了?”宇文墨殃抱着猫咪笑眯眯的问道。

  钟离眯着眼睛,看着他不说话。

  “你不是一直好奇自己的死亡真相吗?看在你就要永远消失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好不好?”宇文墨殃抚摸着猫咪语气轻快的说道。

  钟离似是意识到什么,眼神怨毒的看着他。

  “呵呵呵~ 不要那么看着我,我也不想的,谁让我的妹妹相中了你来做宿体。”宇文墨殃嘴上说不想,可眼睛里却闪着恶劣的光芒。

  “你看看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宇文墨殃提醒道。

  钟离收回目光,闭上眼睛,忽的重新睁开。

  “你不是一直在找自己的尸体么,我把尸体又还给你了,是不是很感动!”宇文墨殃笑眯眯的说道。

  钟离握了握自己的拳头,身体绷紧就要上前拼命。

  宇文墨殃嘲讽的看着他,“自不量力!你打不过我的,快回去看你女朋友最后一眼吧。”一挥衣袖,钟离就消失在了原地。

  钟离再次睁开眼时,就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安暖的家门口。那个魔鬼最后一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钟离看着安暖的门,一时五味杂陈。自己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安暖还是否记得自己?

  犹豫了半天,他还是走上前,轻轻的按响了门铃。

  门内的古玙正在客厅玩游戏,门铃响的时候,他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谁呀?烦死了,安暖门口有人,你去看一下。”

  房间内的安暖着神色平静地打着文档,自从上次谈话后她痛苦过绝望过最后还是想开了。事情最坏也不过是一起死而已。

  安暖听到客厅在喊她开门,就起身准备去开门。

  “哎~ 还是我去吧,这是最后一个月了,指不定站在门外的是什么呢!”古玙穿着拖鞋绕过安暖去开门。

  他先是看了看猫眼,门外站着的赫然就是钟离,他揉了揉眼,“钟离回来了?”

  站在他旁边的安暖冲过去就要去开门,一把被古玙拦住,他面色严肃的说道,“门我来开,你不要轻举妄动,谁知道他还是不是你的钟离了?”

  安暖闻言激动的心情渐渐平复,“我明白了。”

  古玙转过身,抓住门把手缓缓拉开房门,门外的钟离见开门的不是安暖,皱着眉问开门的这个人,“请问,安暖还住在这里吗?”

  古玙不说话,他看着钟离眼底的红色曼珠沙华瞳孔猛地一缩,那个就是完全形态的幽冥之花吗?

  钟离看对面的那个男人盯着他眼底看,不动声色的抬手摸向自己的眼底。一时间他神色阴晴不定,怎么回事?自己明明已经收回去了,怎么又冒出来了!

  一时间气氛紧张了起来……

  “阿离,你终于回来了!”就在他们二人对峙的空档里安暖已经偷偷的观察了一会儿钟离,他刚刚的一个小动作,让安暖确认这就是自己的钟离无疑。

  安暖上前想靠近钟离,被旁边的古玙一把拉住,钟离眯着眼睛看着那个拉住安暖的手。

  一直盯着他的古玙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也终于肯定了钟离的身份,他连忙松开握住安暖的手。

  “暖暖,他是谁?”中里语气温柔的问道。

  “我是古玙,你先进来我们再细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见我的暖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