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时序
何以墨色2017-05-08 02:073,229

  要我从五条路中选择一条走,那还不如让我去干点别的,所以,我果断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轩,让他来选择。

  轩最后选择了直走,说是不要把问题想得太复杂了,往最简单的地方去想,或许就能得到正确答案。

  所有人都不屑一顾,但是这种情况下也接受了这个决定。

  对于轩说的话,我表示完全不相信!

  不要把问题想得太复杂,万一那个问题本来就很复杂又怎样?或者最后压根就没有正确答案呢?

  不过我也没有资格去说什么,因为每个人的思维方式都是不一样的。

  我们推测这里是没有安装攻击性的系统的,所以我们改变了一下队形——恪打头,两个女生紧随其后,然后是我,因为女生的反应不是很快,我是作为策应。磷和轩站在最后,他们两个攻击能力最强,反应也是最快的,站在最后面可以随时应付各种变化。

  我们放宽心向前面走去,但是我敢说,所有人都不轻松。

  一路上走来有很多分叉口,但是我们这一次什么都没有去想,就打算一条路走到底,因为经历过刚才的一系列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有点累了。

  “啊——!!”

  突然,琦从我面前消失了,整条通道里只剩下她叫喊的回音。

  我收回停在半空中的手,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准确来说,琦不是消失了,而是掉下去了。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她就这样措不及防地掉下去了,我本能反应地想去抓住她的手,但是却没有抓住。

  我听见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轩就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叹道:“走吧。”

  我愣愣的点了点头。

  走了一段路之后,我就觉得后背有点发凉,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有一点我是确定的,那就是我没有太过于注意这件事情,因为我满脑子都在想着琦。

  又走了一段路之后,我真的觉得有点不对头了,便喊道:“停下!不对!”

  恪和珏都转过头来看着我,然后我就看见珏的脸色变了一下,我知道我猜对了。

  恪站在原地问道:“怎么了?是我们走的路有问题吗?”

  为了方便突发情况的反应,所以我们每个人之间的距离有点长,所以恪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叫停。

  为了让他看到发生的事情,我把身子稍稍侧开,看见他的脸上出现了不一样的表情之后,我才冷冷说道:“磷和轩,他们两个不见了。”

  这一次,是真的消失了。

  刚才琦掉下去的时候还有叫喊声,可是这一次一点声音也没有,我只是感觉后背有点发凉,因为背后没有人了,冷空气是直接接触到我的。再一个,当我觉得后背发凉之后,我就没有听到我背后有脚步声了。

  “见鬼!”恪骂了一声。

  我现在只觉得遍体生寒——这里压根就不是一个空间站,这里简直就是一片鬼蜮!没有任何生机的鬼蜮!

  恪突然看着我,问:“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继续走还是什么?”

  一种无助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只觉得好累,随口说道:“继续走。”

  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借助冀的力量了,因为从我们出了那个房间开始,冀就变成了一个可以随身佩戴的小物件,一直都带在磷的身上。

  脚步变得沉重起来,就连挪动一小步都变得有些艰难。

  走了很久以后,一个拐角处出现了亮光,人类的本能让我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而且我的潜意识里一直认为,有光的地方就一定是安全的。

  等我冲上去,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后,我彻彻底底地愣在了原地,别说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连一点点声音,我都没有办法发出来。

  或许是恪和珏发现了我的不对劲,一阵小跑跑到我身边,询问我怎么了。

  我瞪着双眼看着他们,手颤颤巍巍地举起来,指着前方,想说些什么,但是什么都说不出来,而且我的身体在发抖,因为一种恐惧。

  恪和珏向我指的方向看去,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屏住了呼吸。

  “嘶——!”恪“啧”了一声,“这也太他娘的诡异了吧!?”

  我们兜兜转转绕了一个大圈子,然后却回到了最开始的那条通道。我们是从左边走的,却又从左边回来了。让我觉得心跳都快停止了的是眼前的这些人——我们看到了我们自己!

  在看到他们的时候,我真的有种不真实感,我开始动摇,我已经分不出来谁才是被虚构出来的了,我甚至觉得,我才是被虚构出来的那个,之前的那些记忆全部都是别人灌输给我的。

  “我们”转过头来看着我们,纷纷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在一阵静默之后,我做出了一个连我自己都觉得疯狂的举动——我把出匕首向“我们”走过去,把匕首刺进了“我”的胸膛。

  鲜血流了出来,还有些喷射到我的脸上,那温热的感觉让我有些迷惘。那一刻,我总算懂了为什么有些人那么喜欢杀人,因为这种感觉,真的足以令人疯狂!!

  “我们”开始上来攻击我,我用匕首一个个将他们击杀,所有动作就像是在放慢镜头一样,鲜血的喷射竟然有了美感。

  在我的匕首抹过他们的脖子,刺入他们的胸膛的时候,我只感觉到我的心跳加速,有一点点小兴奋,然后就没有其他感觉了,我甚至没有了杀人是那种害怕的感觉。

  最后一个人躺下的时候,我有了一种杀红了眼的感觉,竟然还有些觉得不够尽兴。

  鲜血将我的衣服染了色,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

  在我稍稍冷静之后,恪和珏才敢靠近我,恪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珏则是说:“你知道你刚才的模样吗?”

  我现在不是很想说话,于是就摇了摇头。

  她说:“你刚才的动作非常利落,没有半分的犹豫和害怕,一点都不像你,而且很多手法是只有职业杀手才会使用的手法。而且你在击倒最后一个人之后,居然还侧着头瞟了我们一眼,那种眼神几乎不带任何感情,只有杀人的欲望!”

  听着珏的描述,我打了个寒颤,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她看着我,说:“你知道我看到你那副模样全身是血,我能想到的形容是什么吗?”我摇头,“从地狱爬出来的修罗。”

  “当啷——”我的手松开了,匕首掉落。

  同时,周围的环境全变了,不再是之前的熟悉场景,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我身上的血也没有了,衣服也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啪啪啪。”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个看上去很慈祥的老人从黑暗中走出来,笑道:“干的真不错。”

  虽然头发已经花白,但是他站得笔直,说话中气很足。

  见我们不回话,他便向我们伸出手说道:“你们好,我是时序,你们叫我时老头我也没有意见。欢迎你们来时间空间站做客,这里是我的实验室。”

  我心情并不是很好,便没有回礼,直接问道:“他们人在哪里?”

  时序好像并不意外,只是笑了笑,收回手,反问道:“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是我把他们弄不见的呢?”

  “直觉。”

  时序又笑:“你这样的思维方式很奇怪啊。这样吧,你们现在这里参观一下,我去把他们带出来。”说着,他对恪招了招手,“你跟我来,我需要你的帮忙。”

  恪跟着他去了。反正我们已经见到他本人了,也不怕他再搞什么花样了,反正已经这样了,再坏一点我也无所谓。

  时序说这里是个实验室,但是我却觉得不像是个实验室,反而像是一个研究室,研究的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机器。

  这个房间的中间有一根柱子,里面全是营养液,柱子上连接着很多管子,还有很多线,像是研究什么生物用的。

  房间是圆形的,有两扇门,恪和时序就是去了其中的一扇门。围绕中央的柱子摆放了很多椅子,椅子之间都有线连着,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这个时候,时序和恪回来了,恪抱着琦走到了我们身边。磷和轩都已经醒了,是自己走回来的,也没让人搀扶,只是他们两个走到我身边的时候,不约而同地小声地说了一句:“这老头就是一个神经病!”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意思,就问他们。

  他们给我的回答是——时序把他们弄去,什么也没做,只是打听了一下我们的消息,问我们去过哪里,然后就一直在跟他们聊天。

  我不由得黑线了一下——这老头神经可能真的有病!

  这个时候,琦醒了过来,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轻声问道:“这里是哪里啊……”

  我把事情简单的给她复述了一遍。

  这时,时序朝我们走了过来,他蹲下身子,把琦上下打量了一遍,笑着问琦:“小姑娘,好久不见了,你还记得我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