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梦
何以墨色2017-05-08 02:073,203

  医生说:“不好意思,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抢救无效,请您节哀吧。”

  我一直都把医生当作白衣天使,因为他们可以救死扶伤。可是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医生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情的人,面对病人的死亡,他们已经可以做到淡定自若了。

  “混蛋!”

  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都是你害死了我妹妹!”

  待他出完气之后,我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脸上全是伤。我咬了咬牙,说:“请让我把琦送进太平间。我知道,按照慕容家的规矩,死者一律十日后下葬。”

  恪瞪了我一眼,怒道:“你还嫌害我妹妹害的不够吗?!她现在已经死了!你到底还想怎么样?!你他妈的给老子滚一边去!我妹妹由我亲自送进太平间!”

  我“扑通”一声跪下了:“不管你怎么说都好!但是我爱她,让我送她最后一程吧。”

  漫长的等待之后,我看见恪骄傲的脑袋终于轻轻地点了一下。

  尸体被白布盖上,看不到脸。这样也好,因为我真的很害怕万一我看见琦的脸,会突然变得软弱,没有勇气再送她进去。

  太平间的温度非常低,在刚进去的时候我不禁打了个寒噤。

  我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琦在这里呆着,会不会觉得很冷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我真的觉得这里的气温太低了。

  在医生的帮助下,我顺利地把琦的尸体安放好了。看着周围——这里的柜子里全部都是一具具冰冷的尸体,都在等着家人把他们领走然后火化,能够早登极乐世界。

  时间突然跳转到了十天之后,琦的尸体正在火化,等尸体火化完成了之后,就要下葬了。恪没有邀请我来参加琦的葬礼,但是我还是来了,我不想让自己这一辈子都生活在自责与懊悔当中。

  很不幸,他看见我了。恪走到我面前,不耐烦地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我可不记得我有让你来。赶紧离开这里,我不想看见你!”

  我按照他的话离开了,我对他还是保持着一点敬畏之心,因为他是琦的哥哥。但是我没有走多远,不敢离得太近。我只是想远远地看着就好了,只是这样我就满足了。

  来参加葬礼的人不是很多,大部分都是琦生前的朋友。我看了一下,基本上能来的都来了,不能来的也叫其他人多来了一束花过来,是琦最喜欢的百合,现在已经很珍贵了,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弄来的。

  葬礼结束之后,我一个人独自站在刻有琦的名字的石碑前,什么话也不说,只是静静地回想着以前的一切。

  两滴泪水滴落在地上,原本那么微小的声音,在我听来却如同旱天雷。我真的已经坚持不住了,哀莫大于心死。

  “啊——!!!”我仰天发出一声长啸。

  我握紧了双拳,然后,所有的场景就像是镜子一样,全部碎掉了。

  我低着头,一个人站在无边无际的黑暗当中,这就是所谓的虚无吧?既然是虚无,哪为什么还会有六感,为什么我还会觉得心里这么难受!?

  “为什么——!!!”我双手抱住脑袋,几乎是崩溃了一般跪在地上,心里什么感觉也说不上来,只觉得心里很难受,非常难受!

  “你醒了?”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左右的男人正在微笑着看着我,但是我看到了他眼睛里面一闪而过的狡黠,我敢肯定,这家伙肯定又是一个难搞的家伙!

  我使劲地摇了摇脑袋,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我想要从刚才的噩梦中清醒过来。我没有先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看了看四周——还好,所有人都在,只是我们都躺在驾驶室的地上,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转过头去看着那个男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怎么来到这的?”我们的飞船正在行驶当中,按道理来说,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就出现一个人啊!

  他笑了笑,往我这边走了两步,说:“我叫梦。至于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他顿了顿,“有梦境的地方就会有我的出现,你们都在做梦,所以我当然会在这里!至于为什么有梦境的地方就会有我,因为我就是制造梦境的人啊!”

  做梦,吗?

  回想起刚才做的那个梦,我真的有点后怕!噩梦什么的,只要一次就够了!

  “我刚才的梦境是你造成的?他们现在也在做梦?”我揉了揉太阳穴。

  这个男人确实不容小觑,如果随便看轻他的话,我们很有可能会死在梦境里面。

  “是!”梦好像没有一点要悔过的意思,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人,“他们现在却是在做梦,而且做得还是噩梦!美梦什么的,人们做过了就会忘记,而噩梦,一旦做过,人们短时间之内就绝对不会忘却!”

  这是什么道理啊!

  我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那几个人,果真没有一个不是皱着眉头的。

  梦瞟了我一眼,在驾驶室里来回踱步,最后在主驾驶位上坐了下来。他说:“你不要不相信,不然的话,你告诉我,你最近一次做过的美梦是什么?”

  我语塞。确实,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就连一点点的影子都找不到,或许,他说的是对的。

  人不都是这样吗?有好事降临的时候,人们总是希望好运持久一点,一旦有坏事降临的时候,人们总是会问“为什么是我”,但是当好事来临的时候,他们却没有问这个问题。

  “有烟吗?”他突然问道。

  我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电子烟扔给他,他立马就抽了起来。

  他坐在主驾驶位上,吐着烟圈问我:“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吗?就是那种永远不会消失的东西。我觉得你会知道的,因为你拥有过。”

  永恒,这个词永远都是这样的美好,但是我深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宇宙里的东西每一刻都在变化。永恒,这样的词语只适合用在神话里,而不适合用在这个过于现实的地方。

  我仔细想了想,最终确定了答案:“没有。永恒的东西是永远不存在的,哪怕是虚无。所有东西无时无刻不在变化,没有什么可以保持不变,这世上,压根就不存在永恒。”

  梦笑了笑,美得跟梦境一般。

  他吐出一个烟圈,说:“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宇宙里或许是没有,但是这样永恒的东西存在于你们人类的DNA里,那就是虚无。”

  梦将椅子转过去,背对着我,用好听的嗓音缓缓叙说:“你们人类的DNA,在很久以前就传播到了宇宙各处,而且将会一直存在。这种虚无,就是一种感觉,平时很淡,在特别的时候就会变得非常明显,比如刚才。”

  刚才?

  回想起刚才的梦,确实如此。最后那一片黑暗真的是虚无中的虚无,确实让我觉得很难受,这种感觉在平时也会有,但是非常淡,几乎察觉不到。

  “好吧,你赢了。你给我们造梦是为了什么?”我问道。

  “为了我高兴!”梦说得理所当然,笑得一脸兴高采烈。

  “……”

  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磷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要起来,我赶紧跑上前去把他扶起来,问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我有点担心。

  磷没有回答我,但是皱着的眉头已经松开了,好像想把眼睛睁开。

  我找了些柔软的东西来让他靠着,尽可能让他舒服一点。

  我刚处理完磷这边的事,轩就醒了过来。

  “我靠……刚才做的什么梦啊!难受死了,半天都醒不过来……”轩刚醒过来就抱怨了一句,看样子他们做的梦比我还要糟。

  梦看见轩醒了,小小的讶异了一下,瞪着眼睛看着轩,问道:“你居然醒了!?快告诉我,你现在有些什么感觉?”

  从梦的表情看来,轩醒来的好像不是时候。

  “还真是奇怪啊,这么多年了,还没有一个人进入了我制造的梦境之后能够这么快的离开,你真是个特例!快,告诉我,你现在有什么感觉?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轩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转过头来看着我。

  我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个家伙叫梦,能够制造梦境,我们刚才做的梦就是这家伙弄出来的。至于他怎么到这里来的,你就要自己去问了,反正我不知道。”

  “我做的梦是你制造出来的?”

  梦笑着点了点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看上去让人感觉他不是一般的骄傲自大。

  “老子弄死你!”轩大喝一声就要冲上去,看这架势是要跟他拼命!

  我赶忙上前拦腰抱住轩,大声说道:“不要冲动啊!宇宙法则最基本的一条就是不能伤害别人,你这样是要坐牢的啊!冷静啊!大哥!”

  我真的不敢想象如果我没有拦住轩会是怎样的结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