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噩梦
何以墨色2019-10-13 02:433,199

  说真的,这是我第一次管理这么重要的事情,也是第一次对这种事情感兴趣。

  从我很小很小的时候起,我就一直对这种事情由一种抵触心理,因为我想走我自己的路,而不是那些人给我安排好了的路。现在看来,我只是不喜欢有人约束着我的行为,我对于这些事情还是比较上心的。

  “那我呢?我也想和你们一样,我也有能力可以参加战斗的。”

  汐看着我,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

  不是我不想让她参加战斗,而是她不能!如果她有了什么意外,居民肯定会恐慌,将士的士气也会减弱,如果是因为这样我们输了,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我轻叹了口气:“你是真不懂还是装的?你的心智已经远远超越了我,又怎么会不懂我的意思呢?如果你受到了危险或者是伤害,哪怕只是一个轻轻的擦伤,所有人都会因此变得恐慌起来。因为你,是他们心中唯一的依靠。”

  突然间,我觉得汐还是太年轻了,心里总是会有一股热血促使她往前冲,这样对她来说,是很不利的。现在的这种情况,谁都可以出事,但是唯独她不能!如果她一直这样冲动的话,迟早有那么一天,我们会失去最后的生存之地。

  “地球,那个我们曾经共同的家,现在已经因为我们变得面目全非了,我们已经不可能再回到地球了,我们失去了它。现在他们在这里的生活虽然也很好,但是没有一种家的归属感。”

  说到地球,我真的很想回去看看,毕竟对于我来说,已经有十年没有回去过了。尽管那里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但是那里始终是我的家。落叶要归根,人总是要回家的。

  “你在领导他们,他们以你为首领。一个团体,如果首领倒下了,他们会没有信心,甚至是不战而败!你好好想想,我为什么当初没有答应你的要求?因为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在他们的心里已经有了一定的地位,哪怕你在他们心中的地位不高,但也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动摇的。”

  “我不让你参加战斗,是为你好,也是为了其他人好。你才十六岁,尽管你的承受能力比别人都要强,但是在战场上,我们自己的生死都难以预料,根本没有其它的精力去管你,自然也就不会让你上战场,因为你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汐不说话了。

  我第一次说这么长的一段话,而且还是对一个女生。

  汐之前的话让我有点生气,我以为她长大了,但是现在看来,很明显是我想多了。她毕竟还是个心智尚且不成熟的孩子,根本没有办法处理那么多的事情,所有事情,她只能从一个方面去看,无法全面的了解整个事情,这也在情理之中,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就到这里吧,今天的会议内容也就只有这些,希望大家好好努力,为我们争得一片属于我们自己的天空。珏,你留下来一下,我有点事情想要问你。”

  “好。”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之后——确切的说,是恪离开之后。

  “珏,你告诉我,他为什么会来?!”

  本来吧,我根本没打算让他来,打算让琨去通知他的,结果他偏偏来了!按照我对他的了解,他现在应该是非常不愿意见到我的,除非我们之间的误会解除了,否则他这辈子都不会有想见我的想法。

  “啊?他?谁啊?”

  “别给我装傻!除了那个慕容恪以外,还能有谁?!”

  我敢断定,绝对是珏或者是汐让他来他才会来的,其它人跟他的关系不怎么样,甚至根本就没有什么交集,又怎么会在没有我的嘱咐之下去通知他来参加会议呢?!绝对是她们两个女生!

  珏瞪了我一眼,怒道:“这种事情你找我干什么?!你觉得我会让他来?神经病啊!我们诸葛家跟慕容家是有些许交情,但是你觉得我会这么干吗?就算我们家跟慕容家交好,那也是多少年之前的事情了!?拜托你有点脑子好不好!”

  我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人,但是我现在不可能去问汐啊!谁知道她现在是怎么看我的。

  “抱歉,我知道了。”

  好不容易送走珏以后,我干脆直接躺在了床上。脑力劳动这是最吃力不讨好的人啊!

  我现在真的很累了。

  幸运的是,接下来的很大一部分事情都不需要我来操心了,有他们在,一切应该会比较顺利。

  但是我唯一觉得不解的就是,为什么汐要让恪来参加会议,这没有道理啊!汐跟恪的关系也不怎么样,也只是有一点点交情而已。

  但是在这之后,我睡着了。

  大概八个小时之后,房外传来了守卫的声音。

  “南宫家主,执政人希望见您一面。”

  我从床上起身,去开门。

  好吧,我承认,我失眠了。原因是,我做噩梦了。

  “好的,请你去回禀,我收拾一下就来。”

  我现在真的很困啊!

  但是我还是尽快的收拾了一下,毕竟汐不会那么无聊突然找我过去只是为了聊天,肯定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而且这件事情还是她不能够判断的,所以才会想到我。

  我跟随着守卫来到了汐平时办公的地方,门缓缓打开,汐背对着我坐在落地窗前的椅子上,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似乎有些出神。

  “找我什么事情?总不会是找我过来喝茶吧?”我调侃道。

  汐转了过来,沉声说:“当然不会。”然后抬起头来,托腮看着我,皱了皱眉,“黑眼圈怎么这么重了?昨天晚上你失眠了?你这种没心没肺的人居然也会失眠?!!看来世界都要毁灭了。”

  我觉得,我额头上的青筋,这个时候一定是在告诉我应该直接冲上前去,用我的手掐住她的喉咙,直接掐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

  我强制住心中的愤怒,说道:“我没心没肺?”看见她点头之后,我的小火山彻底爆发了!

  “老子没心没肺?!你他妈的给老子好好想想!老子要是没心没肺的话,你他妈的还能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说不定早被不长眼睛的枪弹射杀多少次了都!他妈的,真是个狼心狗肺,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

  面对我的发怒,汐一点正常女孩子应该有的反应都没有!反倒还笑了笑,问:“说吧,你昨天晚上为什么失眠了?做噩梦了?”

  刹那间,我觉得面前的这个女孩真的很陌生,一点都不像那个纯真可爱的汐。还有,她是怎么知道我做噩梦了?!难不成她还会读心术吗?!

  “哎——”我长叹了一口气,颓坐在沙发上,“你猜的还真没错,我确实是做噩梦了,而且这个梦,和别的梦都不一样,这个梦完全可以让人从睡梦中惊醒,而且还不容易忘却,不是一般的恐怖。”

  汐笑了两声:“我还真就不信了!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能把你吓到的噩梦?讲来听听,改天我找人弄个幻境出来,把你困在里面,然后好好欣赏一下你脸上的表情。”

  ……改天我要找欧阳家的长老们好好谈谈,他们是怎么教孩子的啊!

  我稍微回忆了一下,说:“我梦到,轩辕澈和慕容琦是同一个人。”

  汐并没有露出我预想中的那种震惊的表情,而是苦笑了一下,问道:“你知道我今天找你来是要干什么吗?或者说,你觉得我要跟你说些什么事情?”

  我摇头。我如果能够知道的话,我现在绝对不在这里好吗?!我肯定统一全宇宙去了!

  “今天叫你来,是想告诉你,慕容琦没有死。”

  爆炸性的新闻好吗!

  慕容琦没有死?!那当年我亲手送进太平间的那具尸体是谁的?!那当年虚弱地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那个人是谁?!我靠!坑人也不是这么坑的啊!

  我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琦没有死,这对我来说算得上是一件大好事了,但是现在的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心情反而还有点异常的沉重。

  “那么,琦她现在在哪里?”

  汐笑了笑,道:“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第二件事。琦确实没有死,但是她失踪了,就在三年前的今天。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她失踪的时候,没有任何异常,就像是她自己自愿离开的一样。房间里面没有一丝打斗的痕迹,茶杯的盖子是盖上的,就好像是突然有什么急事要处理,然后就离开了。”

  我不禁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与其说她是失踪了,还不如说她消失了!这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那,你觉得我昨天晚上做的梦奇怪吗?”

  说真的,我真的觉得这个梦很诡异,无缘无故的,我为什么会做到这种梦呢?

  别人总是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我白天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想过,为什么到了晚上就会有这种奇怪的梦出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