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 5:问候
赢官人2019-10-13 02:313,216

  ACT 5:来自活尸的问候

  两人几乎同时冲出了店门,宋酒还在眯眼细察,洛宇手中的小口径猎枪已经亮起了火光。

  一辆锈迹斑斑的卡车在地面拖出条长长的车辙,看起来摇摇欲坠地车头还在微微颤动,刺鼻尾气‘突突’翻滚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异味。

  焦子谦从驾驶位置跳了下来,样子很是狼狈,拽着带路党中年人和宋酒两人碰了头。中年汉子疯了一般惨嚎不停,一条膀子已经消失不见创口位置包裹着被鲜血浸透的衣裳;一个同去的小伙儿趴在副驾驶,脑袋撞穿了挡风玻璃,整个鲜血淋漓,惨不忍睹。店内警戒休息的小伙子们也纷纷赶了出来,十几个人站在路口,顾不得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目光齐齐飘向卡车来路。

  路口那边的浓雾中,有人影在慢慢逼近,皎月洒下的银色给这些不速之客镀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宋酒脸色铁青,心中那股不详的预感终究还是被印证了,他没有多问,焦子谦身上浓重的血腥味已经说明了一切。

  “九,撤吧。”洛宇重新装填了弹药,看着浓雾中走来的人影,内心深处隐隐泛起寒意。

  宋酒轻轻摇了摇头,眼神看向一旁大喘气的焦子谦,问道:“死了吗?”

  焦子谦咬了咬牙,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知道宋酒是在问另一个同去的队友。

  “死了吗?”宋酒音量提高了几分,愤怒已经透过声音传递了出来。

  “我不知道。”焦子谦懊恼的垂下了头,紧攥着拳头,手里的细长钢刀糊满血浆,不知道是谁的。

  “妈的。”宋酒一声暗骂,大概猜出了几分,雾中人影渐近,看轮廓,数量只多不少:“洛宇,你带梦凡她们先撤,去河岸。”

  “一起走。”洛宇的语气不容拒绝,扣着扳机的手指有些颤抖,正色道:“子谦,快去喊梦凡她们。”

  “完了…完了…活尸啊…”中年汉子不知是因为剧痛还是惊吓,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仅存的一条手臂胡乱挥舞着,任凭焦子谦拉扯也不为所动。

  “活尸…”宋酒瞳孔收缩着,拎着钢刀大步迎向雾中走来的人群,恨声道:“刀子捅进去能死不?”

  洛宇脸上的急色溢于言表,知道劝不住宋酒,只好端着枪跟了上去,还不忘回头叮嘱焦子谦:“别磨叽,快走。”

  二楼的姑娘们警觉性差了一些,这会儿刚刚从店里跑出来,迎面看见中年汉子的惨象,胃里不由得一阵翻滚。

  “出什么事了?你没事吧?”辛梦凡冒了一身冷汗,无暇顾忌杀气腾腾的宋酒等人,先围着焦子谦转了两圈。

  “妈了个巴子的,没留神,被偷袭了。”焦子谦和另一个小伙儿帮着将姑娘们搬出来的物资抬上车斗,招呼姑娘们一一上车,见辛梦凡还要问话,急忙打断了她:“你会开车吧?带着老小子去河岸,我不能走。”

  “你都这样了,留下有什么用?”辛梦凡指了指他身上的伤,急道:“劝劝九哥啊,这些人是什么?活尸?”

  “嗯,错不了。”焦子谦骂道:“大意了,还以为是那帮铁道游击队的伏兵来着,操,跟活人一模一样。”

  ……

  “枪给我。”宋酒停下脚步,望着走出浓雾的人群,劈手夺过洛宇手里的猎枪,抬手就是一团火花。

  宋酒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射击训练,不过这也不妨碍,来人并排而行,精准度差劲的小口径命中了一个,溅起一蓬血雾。然而那人只是身体向后倾了倾,停滞了一瞬又继续向前踏来。

  “没跑儿了,是活尸。”宋酒咬咬牙,把枪还给洛宇,抄起双刀一声怒吼:“剁了它们!”话音未落,一众小伙儿已经嗷嗷叫着扑了过去。他们这一路没少听过关于活尸的传闻,虽有忐忑,但仍没有畏惧。焦子谦开车没能甩掉他们,自己一帮人转移肯定也没戏,再者损失了两个同伴,闷声憋回去不是他们的习惯。

  月亮不声不响躲进云层,雾气退散,露出了不速之客身后黑压压的人潮。

  疾奔而去的宋酒等人半途一个急刹车,惊异的看住了那片尸群,生生停下了脚步。

  “这到底…”洛宇也傻了,注意力一直在前排那几个透着诡异的人身上,没曾想,他们也是带着‘队伍’来的。

  双方数量悬殊,胜负已定。

  “九哥…”焦子谦姗姗来迟,瞪着尸群陷入石化,嘴唇嗫嚅了半天,竟是没憋出一句完整的话。

  乌央乌央的尸群比火车站那边还要多,前排那几个人和尸群拉开十多米的距离,行至宋酒几人面前停了下来。

  宋酒手里的钢刀紧了又紧,终究没能砍下去。不光是因为对面的陌生面孔,主要他们还押着一个人……那个与焦子谦同行的伙伴。

  一向冷静的洛宇也麻了爪,对这情况彻底失去了判断。他们从前没有正面接触过幸存者口中所传的‘活尸’,头一次正面交锋,事情进展却与料想中完全不同。那个同伴看样子还没死,年轻的脸上染着血,头颅低垂,被两个与活人无异的大汉挟持着,一路拖行至此。

  双方都没有动手,也没人打破沉默,后边的尸群涌了过来,沙哑嘶吼声浪潮般翻滚着,撕破了街道的宁静。

  ”你们——“

  ”你们的人。“押着同伴的壮硕男人胳膊一抖将半死不活的小伙儿推了过来,打断了宋酒的问话。

  焦子谦急忙扶住小伙儿,探了探鼻息,脸上露出一丝异色:“九哥…还还活着。”

  “你刚打了我一枪?”一个略矮些的男人指了指宋酒,又指了指自己血肉模糊的肚腹位置,苍白的脸上勾起一丝莫名的笑容:“这次原谅你,没下次了。”

  “还有你。”那人又指了指焦子谦,哑着嗓子说:“够狠,就是脑子不够用。”

  焦子谦的脸有些扭曲,咬咬牙没有说话。

  “你朋友的胳膊接不回去了,给行尸打了牙祭。”那人直指身后压来的乌云,又道:“快跑吧,再不跑可就来不及了。”

  说完这句话,几个诡异男人转身走向了行尸群,就像不守秩序的乘客一样,挤开乌央乌央的尸群,消失在了尸潮中,留下傻愣在原地的一干年轻人。

  “……”

  “走…走了?”焦子谦背着昏迷不醒的同伴,结结巴巴噎出了一句话。

  “跑!”宋酒猛地回过了神,尸群的腐臭气息扑面而来,再不跑真他妈跑不了了!一众年轻人如梦初醒,肩膀扛着晕晕乎乎的脑袋,又嗷嗷叫着返回了卡车处。

  卡车还没走,见同伴安全折返,急忙打开车斗将众人接应上去。坐在驾驶室的辛梦凡见大家都上了车,这才手忙脚乱发动了车子,‘吭哧’了一阵,赶在行尸群爬上车斗前蹿了出去。

  “这他妈到底什么情况?我他妈该不是在做梦吧?”焦子谦使劲儿拍打着自己的脸,看着夜色中越来越远的尸群,仍旧没能反应过来。

  “不是做梦。”宋酒接过姑娘递来的毛巾,给躺在车斗里的小伙儿子擦了擦脸上的血迹,轻声道:“小黑死了。”小黑是那个死在驾驶室的后生,年轻的脸被破碎的车玻璃撕扯开一条条骇人的伤口,颈动脉那里还在哧哧淌血。

  “九,阿海问题不大。“洛宇处理完幸亏回归的小伙儿,看了看已经昏过去的中年汉子,叹息道:“他怕是不行了。“

  “弄醒,没到河岸不准死。”宋酒靠在车斗坐下,从兜里摸出半根卷烟,划着火柴点燃了,深深吸了一口,试图平静一下心绪。

  夜风撩乱了他的头发,也让他陷入一片混沌。刚才发生的事,实在太诡异了,若不是小黑冰凉的尸体还摆在车厢,只怕宋酒也会生起不真实的想法。狼狈逃回来的焦子谦、送回同伴的活尸、跟着活尸而来的行尸群……以及毫发无损逃离的他们,短短十多分钟发生的事,竟然好像持续了很久一样。

  卡车已然脱离了危险范围,速度慢慢趋于平稳,惊魂未定的众人挤在车斗里沉默着,都没有睡意,眼神集中在宋酒和焦子谦身上,希望可以得到一个答案。

  “子谦,说说怎么回事。”宋酒将烟屁股丢了出去,把焦子谦招呼了过来:“从头到尾,详细说,前后不到半个小时,怎么搞成这样的?”

  焦子谦重重叹了口气,他虽然狼狈,但伤的并不重,而且伤都是他自己开车造成。低着头想了想之前的事情,缓缓开口道:“那老小子带我们去了火车站出口那边的野林子,车就停在林子里边,小黑和阿海先进去的,里边没有行尸,真的没有。”

  “我估摸着应该没啥问题,就押着那家伙上车了,他说换到的汽油都灌进油箱了,我检查了一下,满的。”焦子谦顿了顿,调整了一下心情,继续道:“车旧了点儿,不过能开,我看周围再没啥物件儿,就招呼他们上车准备走,然后…然后突然就出来几个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