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 3:天是红河岸
赢官人2019-10-13 02:313,354

  ACT 3:天是红河岸

  二层矮楼的前身是一家遍及全国的牛肉面大王,这家连锁有个很洋气的名字,有车站的地方就有这间店的身影。牛肉面大王占据着火车站这块风水宝地,无论白天黑夜,食客总是络绎不绝,味道好不好另说,起码生意绝对红火。可惜白驹过隙,物是人非,曾经的车水马龙一去不返,那时的食客多数已沦为食物,熙熙攘攘的人流也再无影踪。

  这座东部小城距离病原地不是很远,属于早期受灾的城市,县级市的人口密度有时超乎想象,数十万人一夜之间遭逢大难,待到天光破晓,徒留满城残尸。滚雪球般壮大的行尸队伍疯狂肆虐,将小城里里外外筛了好几遍,直到活人近乎绝迹,这才挪动脚步,拖着失去灵魂的躯体走向另一座城市。

  这夜,尘封已久的牛肉面大王再次迎来的新的食客,可惜没人能帮他们点单了,不过也还好,这群人本身也不是来吃面的。

  从火车站带出来的那个中年汉子被反剪了手臂,用一根鞋带拴着两根拇指,一脸颓唐的坐在墙角。或坐或站的男男女女默不作声,间或有低声交谈几句的,反正没人搭理他,就这么晾着,中年汉子满心悲凉,想想同伴的下场,顿时觉得自己前路一片晦暗。

  作为霸占火车站风水宝地的幸存者队伍,他们以往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黑吃黑”,但说句实在的,除非是行尸大规模来袭,否则还真没有过伤亡如此惨重的情况。他们这伙儿人武装力量一般,几个主心骨都是从前一个系统的铁路工人,灾变前期依靠对铁路的熟悉,堪堪避过了大难。这两年和绝大多数幸存者队伍一样,也是过着流亡的生活,走一段儿,歇一段儿,在此途中,又慢慢攒了不少人。

  领头羊凭借其自身职业优势,每每到达新地界,都会将火车站视为第一目标。火车站的地理位置或许并没有那么安全,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地方只是更加熟悉。这些三四十岁的汉子在祸难中苟且存活,为了生存只能选择四处逃亡,也许火车站是唯一能够给他们带来归属感的地方。

  从前他们也会碰到其他幸存者队伍,一般来说,如果双方之间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基本很少会动手。打赢了还好,万一输了呢?秩序崩坏的大环境让人们可以最大限度迸发内心深处的兽性,但缺医少药的现实也会促使他们去约束自己的行为。说白了,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傻子才干。

  他们不是没被抢过,就中年汉子的记忆来看,最近的一次劫掠也是发生在小半年以前了。敌人兵强马壮,来势汹汹,光凭气势就让他们这些铁道游击队乖乖缴枪投降,对方抢起东西一点儿不手软,但却没有凶性大发把他们这些败军全数剿杀。

  所以,当这些年轻人裹着凛冽杀气冲进车厢那一刻,包括中年汉子在内的多数人都没有提起太多勇气去迎战。他们以为又碰上了劫掠幸存者的队伍,既然打不过,那就由得他们抢好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然而,他们只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

  就在中年汉子懊悔自责的时候,楼梯那边上来了几个人。最后的铁道游击队队员抬起眼皮瞅了过去,只见那个领头的年轻人直奔自己而来,手里那柄细长的钢刀上还往下滴流着血珠。

  “你你你要干嘛…有话好说…”游击队员往后缩了缩身体,对这个年轻人大为忌惮。论年龄,自己绝对可以当他爹,但论起手腕和冷血程度,只怕自己得管他叫爷爷。生死当前,哪里还顾得颜面,要不是周围几个熊瞎子一样的小伙儿盯得紧,他真想磕几个响头来求得一条生路。

  “问你几句话。”宋酒拉过一张满是落灰的椅子,大马金刀坐在中年汉子对面,见他满脸惧色,摆手道:“别紧张,你老实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不杀你。”

  “你…你说话算数不?”中年汉子吞了吞口水,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宋酒没搭理他,抬头看向窗边的洛宇,道:“林子里行尸不多,在这儿歇一晚,明天走。”

  “车站里行尸可不少。”洛宇甩了甩精干的马尾,嘴上如是说着,倒也没真的反对,招呼了几个小伙儿去了一楼。不用看,肯定是去警戒的,洛宇办事宋酒很放心。

  “梦凡,卷两支烟。”宋酒活动了一下膀子,把正在角落换衣服的梦凡招呼了过来。

  “九爷稍等,容奴家穿条裤子。”辛梦凡跟谁都能嬉闹,唯独碰上焦子谦就是无休止的对呛。焦子谦本来也想蹭一根,不过一想辛梦凡那恼人的脾性,还是放弃了自讨没趣,自己从桌上的行李中翻出一大袋干燥烟叶凑了过来。

  “我问你,河岸在什么地方,你对那里了解多少?”宋酒没废话,直接开门见山。

  “……”中年汉子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嘴唇嗫嚅了一阵,还是没能硬气起来,叹气道:“地方我能带你们去,其他的我真不清楚。”

  “老小子,想清楚再回话。”焦子谦舌尖一扫粘上纸烟,递给宋酒一根,抛给中年汉子一根,挂着一脸冷笑朝他挤了挤眼。

  宋酒没接茬,拈着火柴在鞋帮一蹭,擦出一道磷火照亮了半个脸。

  烟丝受过潮,虽然后来又反复晒过几次,但那股霉味儿怎么也去不掉,再加上没有过滤嘴,这烟抽起来跟烧树叶没什么区别。资源有限,宋酒也没什么好讲究的,捏着卷烟吧嗒吧嗒抽掉半根,呛得咳嗽了一阵,抬抬眼皮,发现中年汉子仍然一脸呆逼的看着他。

  “想好了没?”宋酒问道。

  “那…那伙人比你们多…河岸其实不是河岸,就是个地名,不过确实有一条小河在附近…”中年汉子选择了妥协,语无伦次地汇报着自己所知的情况:“城里还有一些活人,自个儿混不下去的都投奔河岸那伙儿了…其余人,比如我们,不愿意寄人篱下,不过有时候又缺吃喝,那就只能找东西跟他们换吃喝……”

  “你别急,我问你什么,你再说什么。”宋酒吐了口烟,把中年汉子乱七八糟的情报理了理,问道:“那伙儿人有充足的物资?”

  “差不多…我们跟他们交换过好多东西。”

  “都有什么?说说看。”

  “肉干、鸡蛋、消炎药、大米、汽油,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女人。”

  “哦?”宋酒挑了挑眉毛,和焦子谦相视一笑,问道:“我没见到你们那儿有女人哦。”

  “…前阵子被抢过一回,女人也被掳走了。”中年汉子眉宇间透出几分悲意,喃喃道:“这世道,拳头大的说了算…唉。”

  “他们的物资哪来的?”

  “不晓得。”

  “那伙儿人干这营生多久了?”

  “有一年了吧,我们来这儿也快一年了,他们一直在。”中年汉子皱眉想了想,主动坦白道:“我们也是无意中知道的,那次也是下大雪,行尸都趴窝了,我们出去找物资,结果碰到了另外一小拨人……寒冬腊月的,难得见个活人,就聊了几句,他们告诉我们河岸那边有大营地,活不下去可以过去。”

  “有点意思哈?”焦子谦呲牙一笑,扭头撩骚闲聊的辛梦凡:“梦凡,亲我一口,谦哥给你搞几件合身奶罩子,咋样?”

  “真的?”辛梦凡抬起精致的脸朝他魅惑一笑,甜声道:“好啊,我下去跟洛宇说说,你给我俩都整几套呗?”

  焦子谦立马扭过头,只当自己放了个屁。

  “那些人有枪吗?”宋酒他们刚从火车站缴获的两杆枪没啥大用,都是土造小口径猎枪,打打黄羊还凑合,跟人干架不好使,打一发就得装火药,不禁用。

  “有,我见过,都是那种大枪,突突的。”中年汉子暗自揣摩这小子的意图,心里暗想着:有种你去找他们晦气。

  “哦。”宋酒没有再问,靠在椅背上想着什么,过了半晌,冷不丁又问了一句:“你们的车在哪?”

  “啊?”中年汉子咧着嘴,愣住了。

  “啊个屁,问你车在哪儿?”焦子谦完美客串了狗腿子,一巴掌拍在中年汉子脑门儿,给他醒了醒脑。

  “别告诉我没有。”宋酒矮下身子凑近他,冷哼道:“你们不是用小丫头换了汽油吗?难道是用来喝的?我可看了缴获的东西,没有你说的汽油。”

  “……”中年汉子垂下了头,心底最后的侥幸也破灭了。

  “子谦,你带他去开车。”宋酒估摸着也问不出什么其他的了,于是准备结束审讯,刚站起身,猛地又想起一件事,急忙叫住了下楼的两个人:“你说的那些活尸是怎么回事?”

  中年汉子怔了怔,张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这附近有吗?”宋酒皱眉问道。

  “应该…暂时还没得。你们没见过活尸?”中年汉子心里也没底,看到宋酒点了点头,忍不住嘀咕道:“你们运气真好。”

  “先去取车吧,子谦,再带俩人,注意安全,护着点他。”宋酒嘱咐道。

  “好嘞。”

  中年汉子有点感动,看来这年轻人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坏。

  “这老小子敢耍花招,就地废了他。”宋酒又道。

  中年汉子白眼儿一翻,刚刚生起感动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