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 1:夜来香
赢官人2021-04-27 16:483,122

  ACT 1:夜来香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远处闪过几道手电亮光,三长一短。

  宋酒低头看了眼夜光手表,和约好的时间分秒不差,扭头招呼了一声,探手从脚边行尸头顶拔出锋钢锯条磨制的细长钢刀,朝着手电光的方向大步而去。他身后跟着一男一女,夜色笼罩在脸上,看不清面目。

  前两天刚下过雨,三个人的裤腿被野草间的水珠沾湿,布料黏在皮肤上,很不舒服。疾行的人默不作声,黑夜里只有草叶被分开时发出的‘窸窸窣窣’声,以及略显粗重的鼻息。

  这条泥泞小路通往火车站,站台那边有闪动的火光,夜风穿梭在斑驳列车之间,发出‘呜呜’悲鸣。五分钟后,摸黑潜行的三个人抵达铁轨边,伏身从一列绿皮火车下边钻了过去,用手电发出讯号的人正等候在这里。

  “九哥,人都在三号站台那边,白色和谐号,前六节车厢,不到二十个人。”说话的是个小伙子,声音压得很低,带着宋酒三人从绿皮火车一侧朝前摸了一段,闪身进了车厢。宋酒三人紧随其后,车厢里人头攒动,借着月色粗粗看去,足有十余人。

  这是一节硬座车厢,有股血腥味混杂其中,很浓。

  宋酒拨开手电看了眼卫生间,里边倒着一个男人,胸口鲜血浸透,已然没了生气。

  “这估计是出来放尿的,该他倒霉,被哥儿几个撞上了。”带路的小子解释了一句,继续道:“正好省了剪铁丝网的时间,从车头那边能直接进站台;有巡逻的,算上厕所里那个,一共五个人,都在站台两边。”

  宋酒灭掉手电,想了想,问道:“枪多吗?”

  “两杆,巡逻的带一杆,另外一杆应该在那老小子手里。”带路小伙儿指着前边的车厢又道:“从这儿直接进车头,开门出去就是铁丝网,里边没有行尸。梦凡留言的意思是,咱们这边一有动静,她那儿立马就能把老东西拿下。”

  “小丫头呢?”

  “不知道,梦凡没提,应该没找到。”

  “得儿,先动手吧。”宋酒点了点头,拍拍小伙儿的肩膀,吩咐道:“子谦你带人直奔车头去接应梦凡,外边的我和洛宇收拾。”

  “妥了。”小伙儿应了一声,点了五六个人,走之前又补充道:“水和食物也都在车头那块儿,是等你汇合还是?”

  “你们卷包先撤,能带多少带多少,速度放快。铁道那边有行尸,时间不能耽搁。”

  商量完毕,十余人迅速涌入过道,穿过几节卧铺车厢,抵达了绿皮火车的车头位置。从驾驶室能隐约看到站台里的荧荧光亮,和谐号静静地俯卧在铁轨上,白色车体在夜色中格外显眼。子谦那队人先行一步,搬开残破驾驶室里用来遮掩出入口的杂物,迅疾无声地钻了出去,宋酒站在窗前,等他们全部潜入铁道底部之后才开始动作。

  “九九,我去左边。”先前跟着宋酒一道过来的姑娘指了指左侧站台,低声道:“刚看见个影子,应该下来了。”

  “好,小心点儿,完事儿直接去车头,不用等我。”宋酒应了一声,带着剩下的两个小伙儿朝着右侧站台摸了过去。

  这是一座县级市中转站,站台并不大,四条铁轨分列左右,和谐号在中间,左侧橘色火车挡住和谐号后半段车厢,右侧两列绿皮车与之并驾齐驱,将和谐号遮得严严实实;水泥站台上边没有照明,之前看到的光亮来自于和谐号车头位置,也就是占据火车站这帮人老大的寝宫。站台和铁轨有一米左右的落差,宋酒三人猫着腰,紧贴粗糙的水泥壁朝前疾行,一边听着站台上边的动静,一边从列车底下注意着对面。

  巡逻的人似乎正好去了出站口那边,宋酒一直数着前进的距离,三人已经摸到了子谦所说的前六节车厢附近。两列绿皮车很阻碍视线,宋酒看不到对面的情况,估摸着应该没多大问题,扭头打了个手势,示意身后俩小伙儿先过去。

  也是巧了,两个帮手刚钻过火车,宋酒就听到头顶由远及近传来了脚步声。因为不确定另一杆枪在哪边,宋酒也没法弃之不管,只好耐着性子多等了片刻,等脚步声从头顶走了过去,这才小心探出两只眼睛,朝着巡逻人那边看了过去。那俩人显然没有发现站台内的异样,身材魁梧的两个人不紧不慢走向进站口方向,肩上一人抗柄铁锨,正低声说着什么。他俩没拿枪,那显然是在姑娘那边,宋酒想了想,决定不浪费时间,于是扭头从火车底钻了过去,放了两个巡逻人一条生路。

  就在他俯身钻过铁轨那一瞬,枪声突兀响起,狠狠撕破了死寂夜幕。

  宋酒皱了皱眉头,顾不得身后可能闻讯而来的巡逻人,攥着钢刀快步赶了过去,两个小伙儿比他速度快,跑近和谐号齐齐抡出太平斧,捣碎了火车车窗,三两下边爬上了车顶。与此同时,和谐号车厢里也适时响起一阵叫骂痛殴的声响,车厢里原本黯淡的火光突然亮起,透过车窗映照的铁轨一片橘红。

  幸运的是,枪声没有再次响起。

  宋酒放下心来,倏地听到身后有动静,扭头一瞅,想也没想便挥手甩出了锯条钢刀。那两个巡逻人刚刚钻过火车,猝不及防之下被宋酒掷出的飞刀钉进胸腔,痛呼一声翻倒在地。

  放倒一个,还有另一个。

  那人乍见同伴到底也是吓得不轻,再一看宋酒手里已然空无一物,于是信心大增,抄起铁锨嗷嗷叫着扑了过来。宋酒哼了一声,撩起外套下摆,腰间皮套上捆着满满一排钢条刀。宋酒拔刀的同时腰身一矮,躲开了横扫过来的铁锨,借着巡逻人收力的当口向前蹿出两步,一刀攮进了巡逻人的胸口。‘噗呲’一声闷响,没装护具的钢条刀刃连根没入,一下扎了个透心凉。钢条刀没开血槽,捅进去就拔不出来,宋酒也不心疼,再次反手抽刀,一脚踩住中了飞刀想到溜走的巡逻人腿弯,扬手朝他后颈砍了下去。

  一道血箭飚射而起,飞溅在绿皮车壁,巡逻人身下的铁轨洇出一片暗红,和沙土融为了一体。

  等宋酒进去和谐号车厢的时候,子谦那边已经解决完毕了,只是他没有遵照宋酒的意思先走。车厢两侧的火把点起,商务座过道里蹲着十来个人,一半都没来及穿衣服,前边过道里倒着几具尸首,都是子谦他们的杰作;紧挨着驾驶室那边的座位上,一个穿着性感睡衣的姑娘坐在那儿,正和子谦几人叽叽喳喳说着什么。

  “洛宇呢?”宋酒扫视一圈,除了几个小伙儿挂了彩,其余人都没大碍,只是唯独不见了那个去了左边站台的姑娘。

  “端枪的那个跑了,洛姐追去了。”一个平头小伙儿回道。

  “人呢?”宋酒抿了抿嘴唇,心里生起一丝烦躁。

  “里边。”子谦朝着驾驶室努了努嘴,嘀咕道:“梦凡下手没轻重,死了。”

  “吃喝都打包好了,抓个活口撤吧?”子谦看出宋酒脸色有些不悦,心底不免有些惴惴,鬼鬼祟祟和梦凡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也赶紧说两句。

  “等等洛宇。”宋酒沉吟片刻,踱步到蹲着的那排汉子跟前,用钢刀拍了拍打头那人的脸。

  那人愣了一下,战战兢兢抬起头,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消瘦年轻人。

  “小丫头呢?”宋酒问道。

  汉子似乎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左右看看,结巴道:“什、什么小丫头?”

  宋酒徐徐吐出一口气,手臂猛地向前一送,锋利刀刃贴着汉子颈动脉抹了过去,那汉子喉间发出声怪叫,捂着咽喉扑倒在地,剧烈的抽搐起来,鲜血不要钱似的泼洒出去,缓缓在地面晕开。

  宋酒跨过尸体,站到了第二个人面前,这人显然要灵光了不少,没等宋酒开口便急急坦白:“我知道!我知道!那小姑娘被老大送给河岸边那伙儿人了……换、换了汽油。”

  “妈了个巴子的!”子谦勃然大怒,抬脚将其踩翻在座椅上,扬手就准备砍下去。

  宋酒及时拦住了他,凑近肝胆俱裂的汉子,冷声问道:“那伙人什么来历?”

  “不、不晓得,我真的不晓得,我就知道他们有汽油,还有片菜园子,在城里讨生活的都跟他们换粮食。”四十出头的汉子眼泪鼻涕横流,整个人坐在同伴的血泊里,抖成了筛子。

  “这城里幸存者很多?”宋酒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

  “有一些,不太多,我也没见过多少…”

  “你们换汽油干什么?”

  “城里有活尸了,我我…老大说要换地方,城里不能待了。”汉子哭得梨花带雨,哀求道:“别杀我,我们都没碰那小姑娘,是我们老大让送去换的…求你了…”

  “不不是行尸,是活尸!会说话那些!”汉子快崩溃了,哭号道:“我们从北边一路逃过来的,见过它们,跟外边那些‘拐子鬼(行尸)’不一样!”

  宋酒还要发问,车厢外却再次响起枪声,窗户边闪过人影,紧接着洛宇便出现在门口。

  “快走,行尸过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