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 15:警报与警告
赢官人2019-10-13 02:313,420

  ACT 15:警报与警告

  “刚才跟你说话干嘛不搭理我?”粉刺妹依然首当其冲,挺了挺寒酸的胸脯,毫不客气的推了宋酒一把。

  “这样,你们稍等一会儿,我去办点事,回来陪你们聊,好吗?”宋酒真心没功夫陪她瞎耗,一门儿心思想糊弄过去,岂料粉刺妹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脚步一闪再次挡在他身前。

  宋酒有些烦了,这几年在外挣扎奔波,但凡挡路的都是用刀说话,哪儿见过这种小痞子一样的挑衅?细细打量这几个男女,都是二十四五岁的模样,按说早该过了叛逆期了,外边行尸肆虐,他们还有空在避难所耍横,真不知道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在食堂我是给她面子,离开食堂她不好使,懂了吗?”粉刺妹仍然不依不饶,似乎很享受这种欺负新生的感觉,趾高气扬的样子一度让宋酒以为她就是这座堡垒的幕后主人。

  宋酒犹疑着眨了眨眼,问道:“你说的‘她’,指的是佳姐咯?”

  “没错,你可以找她去告状。”粉刺妹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瞧着宋酒,哼道:“大老爷们儿搬女人来压我,丢不丢脸。”

  “小姑娘。”宋酒长吁一口气,心知今天是糊弄不过去了,索性直接问道:“你到底想干嘛?”

  “我想跟你聊聊。”粉刺妹甩了甩乱发,说了一句让宋酒心惊肉跳的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干嘛的,东西我先没收了,想通了去那间屋子找我。”说着指了指群雕西边那排屋宅,继续道:“门口晾着衣服那间。”

  宋酒脸色瞬息万变,一时拿捏不准粉刺妹的意思,后者似乎也失去了为难他的兴趣,哼了一声,扭着并不纤细的腰肢转身离开。周围一众围观党见没戏看了,各自又恢复常态,该聊天聊天,该散步散步,只留下一个满脸惊疑的宋酒在广场上吹风。

  就在宋酒左右为难的当口,几声刺耳锐响突兀地撕破安宁,犹如平地惊雷,瞬间淹没了广场上的嘈杂人声。

  整个广场突然沸腾起来,刚刚还闲适自如的人群忽然化作鸟兽散,一派兵荒马乱的景象,闹哄哄涌进了各自的屋宅;四边原木高墙上望风的巡防人员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画风陡然一变,懒散消失不见,举目望去尽是匆忙奔走的身影。

  警报声来得快,去得也快,短短三五分钟,整个广场便被一众手执刀枪棍棒的幸存者给塞的满满当当。不用问也能猜出发生了什么,宋酒暂时抛下芜杂想法,丢掉半缸晃荡的梅子酒,撒开脚步跑回了猪圈后边的棚屋。

  阿海两人的警觉性也不差,宋酒在半路碰见了两人,不待阿海开口询问,宋酒先急赤白脸的嚷嚷了一通:“信号弹呢?信号弹在哪?”

  “在……在猪圈啊。”阿海被吓了一跳。

  “去找,挖出来。”宋酒没有多做解释,当即催促两人回去寻找。

  阿海一脑袋问号,带着宋酒赶到猪圈跟前,见四下无人,和另一个小伙儿合力搬开猪食槽,直接用手去掏下边的烂泥,掏了没几下,阿海脸色便僵住了。

  宋酒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坏菜,满腹怨气一下涌了上来,大步跑回棚屋,从墙角抠出阿海暗藏的几把DIY短匕,风风火火跑了出去;阿海俩人满心惊惧,明明昨晚刚埋到这儿,怎么突然就没了?这可是唯一用来联络外部人马的玩意儿啊!再想到九哥刚才的暴怒,俩人也隐约猜到了什么,没有废话,赶忙取了武器跟了上去。

  等他们三个满头大汗返回广场时,那边蜂拥的人群已经列好了队,正分批被端枪的守卫带往砖墙那一边。宋酒这会儿也顾不得观察人家的战斗队列,见没人注意到自己,急忙从绿化带那边钻了过去,直奔粉刺妹所指的那间屋宅。

  厨娘佳站在食堂窗口,望着宋酒三人火急火燎的背影,眼神若有所思。

  ……

  宋酒站在一排造型相同的屋宅前,望着每门每户院前的晾衣杆,蓬勃的怒火瞬间就熄灭了一半。

  “想通了去那间屋子找我……门口晾衣服那间……”

  粉刺妹倨傲的话音还萦绕耳边,然而整排建筑前挂着的衣服却晃瞎了宋酒的眼。这你妈是不是傻?为啥这种蠢货能在三人眼皮子底下偷走暗藏的信号弹?!无法用言语描述宋酒此刻的心情,有那么一瞬间,宋酒甚至有些后悔来这里搞革命。

  这也太没谱了吧?

  “九哥…咱们?”阿海小心凑近浑身发抖的宋酒,支支吾吾问了一声。他俩负责的‘战略设备’不翼而飞,自然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万一导致计划失败,后果可不是挨两句骂的事儿。

  “找,挨门挨户找。”宋酒牙齿咬得嘎嘣直响,正要抬脚踹门,门却自己开了。

  一个肌肉棒子抱着一捆削尖白蜡杆子,呆呆望着门口的宋酒,左右看看,结巴道:“干…干啥?”

  “找人。”宋酒悻悻收回抬了一半的腿,面不改色心不跳,问道:“有个满脸粉刺的小姑娘,是住这间吗?”

  “找古丽?”肌肉棒子愣了一下,然后指了指隔壁:“她住这间。”说着疑惑的看了几人一眼,问道:“新来的?找她干嘛?”

  “谢了。”宋酒没理他的问题,走了一半又回头指着广场问道:“这是怎么了?都干嘛去啊?”

  “行尸警报啊。”肌肉棒子把怀里的白腊杆往前送了送:“有家伙吗?”

  “有的,谢谢啊。”宋酒没有再多问,径直走向那间屋子敲了敲房门。

  那个肌肉棒子似乎还想说什么,站在那儿走走停停,不时回头查看这边的情况。

  广场人声有些噪,宋酒敲了半天才等来开门,果然,就是那个粉刺妹。

  粉刺妹打开门左右看了看,闪开身子将三人让了进去,看到肌肉棒子站在远处张望,抬手竖了竖中指。肌肉棒子见状也不好再观察,苦笑一声跑进了广场队伍。

  “这么快就想明白了?也不笨嘛。”粉刺妹换了身衣裤,神情满是得意,将三人带进小客厅,自己坐在了主位,冷笑道:“坐吧,就我一个,别怕。”

  宋酒真是气笑了,吩咐阿海过去拉上了窗帘,查看了客厅一侧的卧室,确认没有伏兵,这才过去坐到了粉刺妹对面。不过宋酒并没着急说话,就那么上下打量着她,不开口,也不动作;阿海两人没过来,都守在了门口,透过窗帘缝隙查看着外边的情况。

  没人接粉刺妹的话茬,屋子里开始发酵一种叫做“尴尬”的气氛。

  “现在没外人,你不用藏着掖着。”粉刺妹端起桌上水壶倒了两杯水,表情很自然,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宋酒笑着摇了摇头,道:“咱们好像还没有熟到‘自己人’的地步。”

  “随便你,我想知道你是什么人。”粉刺妹丝毫不在意宋酒的调侃,开门见山道:“你那东西是信号弹,我认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只是流亡在外的幸存者,听说这里能避难,所以就来了。”宋酒自动屏蔽了某些关键词,摊手道:“之前咱们好像也没见过吧,不知道哪里得罪到你。”

  “哦,那我待会把东西给佳姐,你看佳姐信我还是信你。”粉刺妹撇了撇嘴,将手探到了椅子背后,阿海两人齐齐掏出DIY匕首,警惕道盯住了她。

  “别紧张…我没枪。”粉刺妹噗嗤一笑,缓缓举起手,晃了晃两支卷在塑封袋里的信号弹,狡黠的眨了眨眼:“避难?守卫居然没把你们搜干净?还想骗我?”

  宋酒深吸口气,暗自盘算着粉刺妹话的意思,也不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

  “外边的动静是不是你搞出来的?”粉刺妹很有演说的欲望,在她看来,宋酒的沉默只是因为被自己抓住了把柄:“营地附近很久没出现过行尸了,怎么你们昨晚刚来,今天就闹出警报了?”

  “与我无关。”宋酒继续甩锅,一脸的肉拓油。

  “我知道建立信任需要时间,但是时间不多了,他们就快回来了。”粉刺妹换了一种方式,眼神带着几分诚恳:“我知道你们是带着目的来的,告诉我,我不会泄露。”

  宋酒笑了,不光他,阿海俩人都乐出了声音,都觉得这姑娘太逗了。诚然,她偷窃的本事挺厉害,但谈判技术可就差远了,还停留在‘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的阶段。

  宋酒估摸着吊的差不多了,捧起水杯抿了一口,道:“我不懂,你跟我这个新来的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希望你能帮我,我们可以联手。”粉刺妹语气中的淡定渐渐消失,转而有些明显的情绪波动。

  与此同时,门外喧闹声又大了几分,隐约还能听到之中夹杂着几声枪响,听起来事态好像有些严重。

  “我帮不了你,因为我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可不想被赶走。”宋酒沉吟一阵,还是摇了摇头,佯作起身离开的模样:“你别再找我麻烦,今天的事我也不会告诉别人,你好自为之。”说罢便走向门口。

  果然不出所料,身后猛地传来木头摩擦地板的声响,粉刺妹一改之前胜券在握的模样,急忙跑到门前用身体挡住了房门,急道:“小白脸算你狠,你先别走,你听我跟你说…你如果不帮我,你们都会死的!!”

  阿海在一旁冷笑,上前准备扯开她。

  粉刺妹急眼了,死命扒着门框说啥也不挪窝,尖叫道:“外边的不是人!他们都是活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