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 16:你不是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赢官人2019-10-13 02:313,313

  ACT 16:你不是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

  四月中旬的这天午后,纵然面对的是野林间席卷而至的行尸大军,原木围墙上的守卫也依旧没能抵过春日的困乏,呵欠声如同传染病一般,正在文攻武卫的民兵团中大面积爆发,一张张咧成河马的大嘴和一双双通红的眼球,看起来实在和当下行尸围城的画面不太和谐。

  疤脸秃登高望远,站在正门东侧的塔楼上瞭望敌情,不时与身边副手低语几句,副手面色凝重,领了命令跑下塔楼,将疤脸秃的指示传递给刺头男,刺头男再向下通报,由带队的持枪守卫逐一执行,将整装列阵的幸存者民兵队带往原木围墙的各个方向。

  斜阳正好,林风徐徐,大河潺潺流动,黄尘静静飞扬。围墙内外,两拨密密麻麻的人群即将给这幅闲适的乡野画卷添上一朵血肉之花。

  临时出任总指挥的疤脸秃有些头疼,蜂拥而来的行尸数量超乎想象,虽然一早就有心理准备,但当他真正看到野林中涌出的一片尸潮时,磐石般坚硬的心脏还是出现了几条裂纹。毕竟大半年没见过这种规模的尸群了,原木围墙虽然坚固,可却只能保一时平安,最有效的防御还是进攻,疤脸秃对此无比坚信。可是围墙内那些呵欠连天、满脸茫然的民兵却无法巩固他的信心,悠闲的日子过了太久,很多人真的已经忘记什么才是得以生存的资本。

  尸群还没有完全走出树林,从野林高地到河岸堡垒,至少还有十分钟的纵向距离,以行尸蹒跚的脚步来看,缓冲时间应该还能多一倍,这结余出的几分钟就是门墙外正火速加固工事的那些民兵的退路。行尸不会攀爬,所以简单的防御工事总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拒敌效果,哪怕要冒着风险,疤脸秃也不愿放弃这块阵地。

  疤脸秃隐隐有些兴奋,他当兵的时候赶上太平盛世,马革裹尸的梦想一度粉碎,没曾想后来全球性的灾难倒给了他圆梦的机会。唯一令他有些不悦的是,对阵的敌人都是同胞,虽然都是神智全无的行尸走肉,可它们国籍并没有因为死亡而更迭呢。疤脸秃其实想去大洋彼岸砍砍洋鬼子,无奈条件所限,这个梦想只能无期限搁浅。

  “都放松,不要紧张,待会瞅准了再投,别浪费资源。”疤脸秃像个将军一样,挥手安抚那些紧张不安的民兵,他们是第一批登墙的守卫,每人脚边搁着一个化肥袋子,袋子里戳着一捆削尖的白蜡杆子,上边密布着陈旧发黑的血迹与污渍,显然是多番回收利用的装备。

  “等它们到跟前了再扎!瞄准的,散开投射,别他妈一群人干一个,听到没!“疤脸秃对着空气挥了挥拳头,继续道:“距离远的不要凑热闹,出门的时候不要乱、别嚷嚷!都记住没!”回应他的是稀稀拉拉的“记住了、知道了”。

  疤脸秃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问身边的刺头男:“佳姐呢?”

  “好像没来。”刺头男扫了眼人群,无奈道。

  “这娘们儿……”疤脸秃似乎有些懊恼,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又问:“那新来的小子呢?”

  “没见,估计躲起来缩卵呢。”刺头男咧嘴一笑,骂道:“收拾完行尸得给他上上课,妈勒贝的,没眼力劲儿。”

  “敲打敲打就行,别给整怂了,好容易来几个青头。”疤脸秃摸了摸光头,嘀咕道:“也不是个事儿啊,眼看青黄不接了,这可咋整。”

  “不用咱操心,不是快回来了吗?让佳姐跟唠去,咱不管。”刺头男嘴上话不停,眼睛一直没离开过缓缓靠近的尸海,冷不丁想起一茬,问道:“小朱该不是毁在行尸手里的吧?”

  “不可能。”疤脸秃摇了摇头,道:“行尸又不会捅刀子,那刀捅的够狠,肺叶都扎穿了。”

  两人正说着话,西侧围墙跑来一个小伙儿,离老远都能看见脸上的慌张:“哥,后边也出来了,分点儿人。”

  “操。”疤脸秃啐了一口,骂道:“待会的,老子这边儿还缺人呢。”

  ……

  屋宅内,被疤脸秃念叨的宋酒连打几个喷嚏,给粉刺妹干净的地上甩下两串大鼻涕。

  宋酒装作没有看到粉刺妹略带嫌恶的眼神,继续问道:“所以,你是说这座营地百十号人都是活尸?”

  “不全是!应该有四分之一!“粉刺妹深吸一口气,用自己最真诚的语气说道:“你一定要相信我!“

  宋酒摆了摆手,道:“别跟我说没用的,挑重点,信与不信我自己会判断。”

  “你想知道什么?”粉刺妹问道。

  “你所知道的事情,全部。”宋酒皱眉想了想,又道:“我会针对性的提问,所以你想清楚再说话,骗我的人没有好果子吃。”

  “那这就说来话长了。”粉刺妹松了一口气,看起来她更担心宋酒不愿倾听,相比之下,宋酒的警告简直太过温柔。

  粉刺妹理了理思绪,给水杯续上了水,开始了她的叙述:“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塔吉古丽,维族人,以前是舞蹈老师。”

  “诶?维族姑娘不都长得跟混血一样吗?你这没有民族特征啊。”阿海贱兮兮的插了句嘴。

  粉刺妹瞪了他一眼,毫不示弱的反唇相讥:“我见过的汉族男人都高大挺拔,你为什么挫的跟鹌鹑似得?”

  宋酒扑哧一乐,抬手止住了阿海,道:“别理他,我叫宋酒,你继续说。”

  “我如果从头叙述,估计明天也说不完,简单给你提个大概,你有不明白的再问我,行吗?“粉刺妹对宋酒的态度好了几分,得到他同意的答复后,说道:“从前无关紧要的事我就不说了,首先我得告诉你,我是来到这个营地的第一批人!我也参与过这里的建设!”

  “当然了,那时候这里不是这个样子……呃,你们住在猪圈那边是吧?对,以前营地就是那样,只有牲畜棚和两片菜地,以及几间土坯房。”粉刺妹毫不意外的陷入了回忆,猛地想起自己正在解惑,急忙干咳两声继续话题:“我们在这里避居了将近半年,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平时倒是很少遭遇行尸的袭击,再加上中间有一次行尸冬眠期,给我们提供了很大方便,几个月时间我们囤积了许多物质……”

  “这里可以简单点。”宋酒对她们白手起家没什么兴趣,表示需要快进。

  “好吧…总之就是我们小日子过得还算是安稳。后来营地来了几个幸存者,我们领队人很好,所以就把他们接纳了,琢摸着人多力量大——”

  “然后那些人呢就是活尸?”阿海再次插嘴打断了粉刺妹。

  “你说还是我说?”粉刺妹骂了一句,没理他,继续道:“你猜的差不多,不过不是他们,而是后来加入进来的人。我们那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还有活尸这么一说,长得都一样,能说能跳,谁知道行尸居然也有新品种呢?”

  “说起来也玄乎,那几个活尸不赶早不赶晚,正赶着营地越来越壮大,这才突然跳了出来。”

  “他们干嘛了?”宋酒对活尸的了解也还停留在县城撤离那晚,所以听到这里还是蛮有兴趣的。

  “具体干了什么我不知道,总之突然有一天,我们的人就不见了。”粉刺妹摊了摊手,解释道:“当然了,这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有点乱,你说清楚点。”

  “我就这么说吧,那些活尸把我们的领队还有几个主心骨都给囚禁起来了!理解吗?”

  “目的呢?”

  “这就是我要找你们帮忙的原因所在了。不光是帮我,也是帮你们自己。”粉刺妹心满意足的点点头,总算说到了点子上:“活尸占领了这里,把这里变成了殖民地,他们扩建了营地,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运送来大批物资,到处网罗幸存者!“

  “嗯?现在的营地是活尸修建的?”

  “对。”

  “连物资都是活尸提供的?”

  “没错。”

  “操,这不是广施恩泽的大善人嘛。”

  “善个屁,它们是把幸存者当成了牲口在豢养!“粉刺妹白了几人一眼,愤愤道。

  “感觉挺好啊,要是没遇见九哥,我倒是挺期待这么被人养……”阿海嘿嘿一乐,又换来一记白眼。

  粉刺妹冷笑一声,道:“白痴,猪喂肥了什么下场不知道?”

  “别扯淡了,难不成活尸用大鱼大肉把你们的人养肥是为了吃胖子?”阿海对粉刺妹的话表示怀疑,继续插嘴质疑。

  好在粉刺妹及时想起了谁才是三人中的老大,于是又把重点放在了宋酒这边,继续道:“他们把原来的人囚禁起来,然后带回外面找到的幸存者,并且放权给这些人,让他们来管理营地。”

  “继续。”宋酒用眼神制止了又要打岔的阿海,示意粉刺妹接着说下去。

  “听起来似乎我们以前做的事一样吧?其实都是假的!活尸带回新的营地管理者,在这期间继续去搜罗新的幸存者,当新的幸存者达到一定数量之后……”粉刺妹顿了顿,故意吊足了阿海两人的胃口,然后才继续道:“新来的达到一定数量之后,之前那一批幸存者就又消失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