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 12:第一日
赢官人2019-10-13 02:313,296

  ACT 12:第一日

  四月清晨,春寒依旧。

  宋酒瞪着通红的两只眼,推开倚在土坯墙上的破门,门外有几个半大孩子,拖着一大把不晓得哪里砍来的苜蓿,正架起铡刀剁草。

  宋酒有些发懵,昨晚守了半宿,后半夜才眯瞪了一阵,天刚破晓就被鸡鸣给吵了起来,好容易蒙着衣服小憩片刻,门外又传来小孩儿的嬉笑与黑猪的噪声。

  “你们干啥?”宋酒左看右看,这几个半大孩子估计还没铡刀高,两个小女孩拽着铡刀宽厚的刀背,一个男孩正用小手把苜蓿往铡刀下边塞。看那两个女孩扶着铡刀颤颤巍巍的手,宋酒不由得有些紧张,这要是滑脱手,不得给那小男孩劈成两爿?

  “铡猪草。”小男孩咧嘴一笑,擦了擦脑门儿汗珠退开,像模像样的一挥手:“铡!”

  两个小女孩嬉笑着松开手,厚重刀刃“唰”地坠落,将刀槽下塞着的苜蓿截成了两段。

  宋酒愣愣地看了半晌,直到小男孩又去捡起短了一半的苜蓿往刀下塞,这才回过神来,大步过去拨开小孩儿,道:“去,一边儿玩去。”说罢撸起袖子,接手了仨小孩儿的岗。三个小东西也听话,拍拍手上的草灰,排排站立到一旁,近距离观摩宋酒表演铡猪草。阿海和另一个同伴也醒了,一边抠眼屎,一边看九哥卖苦力,脑子里一片空白。

  其实宋酒对农活并不陌生,他们一家生活在市里,不过老家还遗留着几亩薄田。父母普通工薪,除了工作还要照顾他和姐姐,无暇顾及田地,所以一直交由生活在村里的叔伯打理。少年时的姐弟俩每逢假期都会随同父母回去,偶尔也会跟着下地帮把手,起初还挺新鲜,一来二去之后发觉不对,要干的活儿越来越多,从此以后打死也不愿意再回村里。

  宋酒抻了抻腰,迎着早生旭日,不由想起了往昔许多事,就这么想着、干着,没多会儿功夫,居然把小孩儿们拉来的苜蓿铡了个干净。

  “九哥你,你这是咋了?”阿海小心翼翼地凑了过去,表情很是犹疑,昨晚憋着要杀人的九哥,咋睡了一觉就转性了?

  宋酒瞪了他一眼,扭头继续忙活,看了看猪食槽,里边尽是些馊水,于是扭头问那几个小孩儿:“你们平时咋喂的?有饲料没?”

  “有。”小男孩挺了挺胸脯,颠颠儿跑到昨晚三人路过的草甸子堆那边,撅着屁股从里边拽出一个化肥袋子。

  “去帮把手,傻站着干嘛?”宋酒眼睛一斜,阿海一个激灵,急忙跑了过去接管化肥袋。

  宋酒擦了擦汗,也不知想起了什么,自己扑哧一乐,低头找了找,从棚屋侧边拎过来一个大铁盆,‘咣当’扔到了地上,指着阿海手里的化肥袋:“倒!”

  “诶诶,我倒,我倒…”阿海也顾不得其他,笨手笨脚撕开线袋,一个倒提驴,半袋子糠色饲料洒了一盆。

  “停停停!又不是给你吃,倒这么多干啥?”宋酒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走到小孩儿跟前又换了一副笑眯眯的面孔:“水呢,给大哥把水拿来。”

  “好嘞。”小男娃一拍胸脯,从草甸子下边又拽出一根脏兮兮的软管。这次不用宋酒发话,阿海主动接了过来,茫然四顾,不知道应该干嘛。

  宋酒对这个从前的公子哥儿也没法要求更多,夺过皮管伸进了铁盆,草甸子那边的小男娃呲牙傻乐,探手进去摸索了一阵,水管里‘吭哧吭哧’响了几声,紧接着潺潺水流便涌了出来。

  “我操,自来水?”阿海眼珠子鼓出老高,惊讶道:“妈的自来水给猪做饭?”

  “河水。”宋酒探手在管口接了点水,手指一捻,指缝间留下了一层细细的泥沙。

  阿海对这个不甚清楚,只是觉得今天的九哥又给他露了一手,从前只知道九哥心黑手狠会杀行尸,今天才知道,原来九哥也是庄稼一枝花。

  宋酒无暇理会两个愣头小伙儿异样的目光,卷起袖子把铡成碎的苜蓿丢进盆里,和着水和饲料搅拌成了黏糊糊的一大盆。接下来的活儿不用他,阿海俩人也看明白了,主动从两个小女孩手里要过小铲子,将拌好的饲料铲进了空空如也的猪食槽,肥头大耳的黑猪滚着泥水凑了过来,猪拱在食槽里搅了搅,欢叫着大快朵颐。

  “吃吧,多吃点儿,吃胖了才能宰你。”阿海一脸哀怨的蹲在猪圈边念叨,黑猪嫌他烦,屁股一拱甩起一片泥浆,逼退了这个逼逼叨叨没完的家伙。

  “得了,还要干啥?给大哥说,大哥今天罩你。”宋酒没由来的一阵放松,捏了捏小男娃的脸蛋儿,笑道:“谁让你们来干活的?那铡刀你们用不了,以后别弄了。”

  “不干活哪有饭吃?”

  熟悉的女声飘然而至,宋酒几人闻声转头,齐齐盯住了信步而来的厨娘佳。昨晚天色昏暗没有细瞧,这会儿天光正好,总算把她看了个真切。

  微卷长发自然的搭在肩上,在晨光下透着淡淡栗色,散落发丝落到脸前,浅遮了不施粉黛的侧脸;纤细柳眉下有一双锐利的眸子,不用言语,只是逼视就能让人感受到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她带着一副口罩,遮掩了口鼻,更凸显了那双眼眸中令人不悦的神色,黑衣黑裤,脚上还套着沾满泥泞的筒靴……不用说,这几个小孩儿必定是她打发来干活儿的。

  宋酒眯起眼皮挺直了身子,方才回忆起往昔的好心情随着这个女人的到来渐渐消失。

  厨娘佳径直绕过三个小伙儿,探身看了看猪食槽,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还不错,也不是一无是处。”

  “你有什么毛病?这小孩儿还没铡刀高,你让他们干这活儿?”宋酒说完就后悔了,暗自惊疑自己是什么情况,干嘛要多管这种闲事。

  厨娘佳转过身,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看了半晌,然后摘下了口罩,道:“接着说,有什么想说的一次性说完,看样子昨晚憋了很多怨气嘛。”

  宋酒咬了咬牙没有接茬,看着这张读不出年龄的脸,心里愈发烦躁。

  “没话说了?很好,带着你的手下跟我来。”厨娘佳轻蔑一笑,将三个小孩儿打发走,绕过猪圈朝着棚屋走了过去。

  宋酒犹豫了一下,还是招呼上阿海两人跟了上去,不就是干活儿么,干就是了。

  不过厨娘佳似乎并没有打算让他仨继续扮演苦力,自顾自走进棚屋四下看了看,笑道:“对这个住宿环境满意吗?”

  “还行,能遮风避雨就好。”宋酒没好气的应了一声,目前为止还不晓得这女人在这里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不爽归不爽,该忍还得忍。

  “嗯。”厨娘佳语焉不详的点了点头,踱步走了两圈,问道:“我看你刚才干活儿挺麻利,以前做过?”

  “是,老家在农村,干这些还算熟悉。”说起农活儿,思绪又不由自主地飞回了从前,飞回了从前那一个个春忙秋收,飞回了那个有着父亲母亲和姐姐的家。

  “厨房缺人,你们仨以后跟着我做工,干得好了给你们多记工分。”厨娘佳冷不丁抛出了橄榄枝,又打乱了宋酒的思绪。

  “工分?”

  “对,这里要记工分,一切物资按劳分配,当大爷你是来错地方了。”厨娘佳抿了抿嘴唇,打量着三个小伙儿,揶揄道:“不过我不勉强,要是不愿意,可以直说。”

  “有选择权吗?”宋酒冷哼一声,表示自己三人对这里的规矩完全不了解。

  “当然有。”厨娘佳一改昨日惜字如金的风格,解释道:“如果不想做,你们就去找小朱。”

  “他会给我们安排其他活儿?”

  “他会送你们出去。”

  “……”

  就这样,雄心万丈来颠覆河岸堡垒的几个年轻人,在经历一夜凄风苦雨之后,再次投入了厨娘佳门下。与昨晚稍有不同,昨夜他们还算是客人,而今天之后,他们则成了正经八百的厨房帮工。

  双方达成不平等协议之后,厨娘佳直接带着他们去了蔬菜大棚,大棚里猪圈不远,和宋酒猜测的差不多,这片区域是堡垒的尾部,专门用来搞养殖种植的。厨娘佳收了新小弟心情似乎不错,带着他们参观了所有牲畜圈栏和菜田大棚,尤其给他们讲解了这里的引水方式,以及后勤物资这一块儿的大小注意事项。有那么一刹那,宋酒觉得自己是应聘到了一份新工作,开始还一心二用留意着周围环境细节,没多会儿就被厨娘给洗脑了,一边走一边记,直到午饭时分,战略计划的细节没记住几个,倒是把用水方式、彩田分布、饲料调配背了个滚瓜烂熟。

  “九哥,这娘们儿以前是搞传销的吧?”阿海捧着洋瓷碗,大口大口吸溜着面条,咂嘴道:“想想办法啊,咱又不是来当小工的。”

  “对呀对呀,谦儿哥也不晓得哪儿去了,梦凡和小丫头也没见消息。”另一个小伙儿连声附和道。

  “不要急,这娘们儿不简单,别露出马脚。”宋酒皱眉想了想,起身道:“该干嘛干嘛,有话晚上回去说。”

  “噢……诶,九哥你干嘛去?”

  “打饭啊,这面条真不赖,多吃点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