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 10:来者是客
赢官人2019-10-13 02:314,119

  ACT 10:来者是客

  大棚内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对峙双方脸上的戏很足,就是迟迟不见真章,宋酒和那守卫小伙儿脸上都挂着一副欠揍的表情,笑盈盈地看着彼此。

  “你是在叫我吗?”守卫小伙儿故作惊讶地看看左右,道:“认错人了吧。”

  “没必要再兜圈子,你们对外来人存疑,这点我理解。”宋酒目光中饱含着真诚,仿佛对守卫的试探很是受伤,叹息道:“世道变了,寻处落脚地不容易,你们如果有难处,那我就不多打扰了,唉。”说到最后好似动了真情,假迷三道揉了揉眼角,拭去一滴并不存在的眼泪。

  焦子谦傻呵呵地咧着嘴,走也不是打又不敌,只好静静地看着九哥飙演技。

  “你们目前在哪儿落脚?”守卫小伙儿沉吟一阵,抬头问道。

  “四处流窜,居无定所。”宋酒满脸的悲戚,低声道:“昨晚本来在县城里找到个落脚地,结果后半夜就被行尸端了,就我们几个逃了出来。”

  “行尸?”守卫小伙儿的关注点歪了几分,好奇道:“我们隔段时间会派人肃清周围的行尸,县城里好像挺安全的吧?”

  “不光行尸,还有活尸。”

  “……”守卫小伙儿眼皮一跳,挑眉盯着宋酒,问道:“你们见着到了活尸?”

  “嗯,见到了。”宋酒回道。

  守卫小伙儿多看了几人两眼,转身离开了大棚,那些端着枪的汉子铁塔般杵在原地,枪口依然指着投诚小分队。

  “九哥…”焦子谦越发觉得不靠谱,犹豫再三,还是没能说出认怂的话。

  “别急,等等看。”宋酒其实心里也没底,他倒是看出了守卫小伙儿的试探,但却不太理解对方的用意。收与不收在他看来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谈不上有多重要,按理说犯不着擦边绕圈子。

  辛梦凡憋得够呛,想和宋酒交流点儿信息,无奈那些守卫的目光基本都在她身上,未免引起误会,也不敢做什么小动作。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守卫小伙儿回来了,还是他一个人。

  “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刚才的事儿别放心上。”守卫小伙儿总算抹去了那副虚假的笑脸,抬手示意守卫们放下枪,大步走向宋酒,探出了一只手:“重新介绍一下,我姓朱,是咱们巡防队小队长,喊我小朱就行。”

  宋酒不疑有他,握住了那双布满老茧的糙手:“宋酒。”

  “这名儿有意思,正好今儿热闹,哥们儿给你们接个风,不醉不归啊。”小朱爽朗一笑,拍拍宋酒的肩膀,还不忘跟焦子谦道了个歉:“刚刚多有得罪,多担待哈。”

  “呵呵,呵呵。”焦子谦的嘴皮子向来就不利索,伸手不打笑脸人,只好干笑两声表示自己的宽宏大量。

  “来,把她带下去。”小朱也不在意焦子谦的态度,招手唤来俩人接过宋酒手里的绳头,左右抄着辛梦凡带了出去。临出门前,辛梦凡扭头看了眼宋酒,后者不动声色地眨了眨眼,辛梦凡心领神会,还以一个浅笑。

  ……

  小朱不光长得年轻,实际年龄也并不大,带着宋酒四人去往营地内部的路上,几人也算相互熟悉了些。小朱刚二十一,比宋酒还小两岁,不过言谈举止很是老练,颇有几分老油条的风范。宋酒深知言多必失,一路上基本只听不说,小朱嘴就没停过,兴致勃勃地跟几人介绍营地的情况,看起来热情满溢,但实际上,他说的内容只要长只眼睛就能看见,根本没什么价值。

  宋酒对此早有准备,本来也不指望刚进来就能获得有用情报,既然小朱愿意假热情,他也不吝啬假感激;焦子谦谨记出发前洛宇的叮嘱,对于小朱的问话只用“嗯嗯啊啊”回答,一点儿没有之前在大棚里那副‘天老大我老二’的豪气;阿海和另一个小子就更拘谨了,一方面深入敌营会有本能的戒备,另一方面,为保体内信号弹安全,他俩一路都得吸气收腹提臀,根本无暇闲扯。

  小朱带着四人穿过那堵厚实砖墙,经由一条略显狭窄的小路进入了营地内部的大广场。

  红砖铺就的平坦地面几乎覆盖了整座广场,宽阔广场的正中,一座微缩版特莱维喷泉矗立于前,栩栩如生的雕塑外形比之原版也不遑多让,虽然喷泉里没有水,但光是这座群雕也给广场添色不少。之前从外面看不到内部景象,宋酒还琢摸着里边应该也是树木搭建的简易房屋,近距离观察才发觉自己错的离谱。相比从前见过的那些避难所营地,这里简直就是奢侈的风情区!

  谁见过贴着整齐瓷砖,有着独立铁栅,安着钢化玻璃的避难屋宅?谁听说过躲避行尸的营地还有自来水管道?什么样的人会在行尸侵扰的环境下在房门口养花栽种?为啥深山老林里会有好似社交酒会一样的自助餐广场??

  宋酒几人目瞪口呆,看着喷泉雕塑后面载歌载舞的人群,大脑一片空白。

  几个穿着崭新童装的孩子围着喷泉雕像追逐打闹,一条虎头虎脑的大金毛耷拉着舌头,跟在几个小孩儿屁股后面兜圈子;两旁建筑风格一致的房屋或明或暗,家家门户大开;郁郁葱葱的绿化带给广场点缀了两条翠绿风景线;长桌斜斜摆在场边,一水洁白桌布,案上码放着盛满各种食物的托盘浅锅,夜风轻送,卷着一阵食物香气扑了宋酒几人一脸;长桌间肆意徘徊着百十号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在跳耀火光的掩映下,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喜色。

  焦子谦吞了吞口水,看眼着装体面干净的人群,又看了眼蓬头垢面的自己,神经大条的他居然有些脸红。

  之前在隔断墙那边只能隐约听到人声,站在广场中央才真正体会到了小朱所说的“节日气氛”。长桌尽头是扇形散开的公交排椅,几个面色安详的中年人围坐在一起,手里攥着黑漆漆一物,看那架势,像在演奏。

  “走,过去看看。”小朱站在一旁等了半天,对几人的表情反应很是满意,带着浓浓的自豪感炫耀道:“这都不算什么,知道我们去年年三十怎么过的吗?鞭炮礼花露天烧烤!”

  “你们这么搞,就不怕行尸来一锅端了?”焦子谦艰难地咽下口水,脑子里还回荡着“露天烧烤”的尾音。

  “怕什么?那个时节行尸都趴窝睡觉了,还不许咱们乐呵乐呵?”小朱一脸莫名其妙,打趣道:“难不成你们在冬天也是这么小心翼翼地?”

  “小心驶得万年船。”宋酒笑得很是卑微,眼里掩饰不住的艳羡神情,道:“就算冬天行尸蛰伏,但动静太大还是会惊醒啊。”

  “嘿,话是没错。”小朱倨傲一笑,挥手做指点江山状:“可我们有人,还有枪,醒来又能怎么样?”

  “现在呢?现在可正是行尸复苏的季节,而且还多了活尸四处游荡,你们这样是不是太招摇了?”阿海忍不住插了一句,虽然欢腾的人群极具感染力,但他们仍旧没有忘记自己身处何种境地。这种生活确实令人羡慕、向往,不过相比之下,还是命更金贵一些。

  “把心放肚子里。”小朱笑得云淡风轻,带着四人径直穿过热闹的人群,边走边道:“你们刚才,不理解也正常,今天不说这些,都没吃饭吧?带你们去吃点儿好的,今晚先休息,明天好好带你们逛逛。”

  “那…我们需不需要见见这里的……头儿?”宋酒试探着问了一句。

  “先不忙,咱这儿人员结构比较复杂,一两句讲不清,反正这两天你们跟着我就是了。”小朱看起来人缘很好,过去这一路总有人和他打招呼,他也依旧满脸极具亲和力的笑容,和每个人挨个致意,还不忘介绍身后四个土耗子。

  焦子谦路过长桌时没忍住,探手从托盘里顺了一只油汪汪的鸡腿,近旁几个打扮靓丽的姑娘毫不掩饰鄙夷的目光,嗤笑着闪到了一边。

  “你俩吃不?”焦子谦才不管白眼儿几何,嚼的满嘴油腻,还很仗义的招呼阿海和另一个小伙儿,后边俩人看得眼馋,无奈却不能进食,只好眼巴巴的谢过。

  要说宋酒团队其实不算最贫苦的,从队伍成型以后,他们就很少再四处流窜,之前也有自己的营地。虽然不如这里这么奢靡,但果腹完全不成问题,期间也不乏野味荤腥,卖相是糙了点儿,味道绝对够正。不过同样的食物在不同的环境下确实有着不一样的滋味,就好比这一根鸡腿,在这儿可以一边吃一边看着欢愉人群载歌载舞,而以前的营地只能蹲在树杈上两口塞干净,碰上紧急状况,连擦嘴的功夫的都没有。

  焦子谦虽然没喝酒,但却感觉自己快醉了,看似普通的烧鸡腿简直香入了骨髓。焦某人直接连骨头一并塞进嘴里,嘎吱嘎吱嚼成碎渣,嘬尽骨中美味,张嘴吐了满地骨头残渣。宋酒对这没出息的兄弟已经无话可说了,只好装作没看见,继续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听小朱在那儿吹牛逼;阿海和另一个小伙儿四只眼珠子不住在人群中穿梭,时不时还交头接耳,说几句“这个胸大,不过没梦凡那股骚劲儿”、“这个也还不错,但还是喜欢洛姐”诸如此类的评语。

  一番虚情假意地寒暄客套,宋酒四人总算是挤出了人群,他们三个满脸汗,焦子谦一嘴油,见三人看他,满足的拍了拍肚子,打了个响亮的饱嗝儿。

  “九哥,资本主义就是好。”焦子谦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嘴角快扯到了后脖子。看着情形,赶明小朱要给他端来盘烤乳猪,估计这小子都能把宋酒几人给卖了。

  宋酒捶了他一拳,笑骂道:“照你这吃法,没两天人再给咱轰出去了。”

  “那不能,这才什么跟什么啊。”正巧小朱也挤了出来,正好听到宋酒的调侃,走过来一把揽住了宋酒和焦子谦,张嘴就是一股酒气:“这就是咱平时的伙食,晚上都不饿,随便整点儿东西下酒的。”

  “我瞅着这里人不少啊,能禁得住消耗?”宋酒顺势接过话茬,直接问出了关于物资的疑问。

  “嗨,咱们物资供应链那可是……呕……”小朱话说一半打了个酒嗝,话也就卡在了半路,等这口气顺下去了,小朱人似乎也清醒了许多,当即转移了话题,指着前边一座平顶红砖房道:“这儿就是咱的大食堂!”

  宋酒一阵懊恼,只好宽慰自己不要心急,转而将注意力放到了这个活像棺材的大食堂。

  这间食堂应该是目前见到的唯一一个风格迥异的建筑,外墙没有贴瓷砖,只抹了溜光的水泥墙面,横向足有十米宽,两扇双开门左右分列,方形通风窗紧闭,里边隐约有闪动烛光。

  “哥们儿先给你们上第一课。”小朱在大食堂门前停下,颇为神秘的指了指里边,小声道:“在咱这座营地,你可以不把老大放眼里,但切记,千万千万不能得罪咱们主厨!”

  “咋地?主厨是你们老大的姘头?”焦子谦这个大嘴巴吃饱了就把不住门,一脸的不忿:“这么牛逼?”

  ‘吱扭~’

  食堂大门一声轻响,从里缓缓推开一条缝,缝隙里探出一顶白色的主厨帽。

  “佳姐……”小朱轻声低唤,身子向后退了两步,道:“呃…来新人了,我带他们来吃饭……”

  “噢,进来吧。”主厨帽抬眼扫了几圈,露出温柔一笑,拉开木门退到了一边,然后指了指正要抬脚进去的焦子谦:“你,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