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 7:夺堡奇兵(上)
赢官人2019-10-13 02:313,727

  ACT 7:夺堡奇兵(上)

  谁能想到,在一个郊县野林之外,居然会存在有一座规模如此之大的堡垒?!

  树皮斑驳的粗大原木围城一堵又高又厚的城墙,从左到右足有四五百米,几乎将河岸这边的大片空地悉数囊括!因为宋酒两人所潜藏的地势较低,无法窥视到围墙后边的盛景,只能从高耸的四角塔楼那边猜想一二,暗暗腹诽内部环境又会是多么夸张。

  宋酒之前的犹疑已经烟消云散,一双微眯的眸子里不停爆射着侵略性的光芒。

  “九哥,你冷静点。”焦子谦艰难咽下口水,劝到:“我知道你想要…我也想…关键咱拿不下。”

  “放屁,不试试怎么知道?”宋酒两眼通红,难抑内心深处的兴奋,血液都快要沸腾了。

  “咱、咱们还是——”

  “你看,背靠活水,无论生活用还是浇灌用,都绰绰有余啊!这原木围墙有三四米高吧?别说行尸,给你你能爬上去不?他娘的,四边都有塔楼,望风预警也齐活儿,还省得在外围布置手脚……诶?外围也有!看到没?”激动的宋酒扯着焦子谦换了一个方向,指着围墙面东一侧兴奋道:“看到没?鹿砦、拒马、铁丝网!应有尽有!绝对专业的!”

  焦子谦耐着性子听他说完,小心翼翼地泼了盆凉水:“九哥,你也说了…专业的,人家那么专业,咱们……”

  宋酒瞬间冷静了下来,脸上的狂热消失不见。

  焦子谦松了口气,想着九哥总算没有失去理智,正要多说几句,却看到宋酒眼中那股熊熊燃烧的火焰。得儿,敢情不是放弃,而是把情绪给集中收敛了。

  “子谦,你别以为我在说胡话。”宋酒闭眼做了几个深呼吸,睁开眼,目光恢复了以往了冷静:“我知道,能在这里建造这么一座堡垒,肯定不是普通人,不说别的,外边那片林子也不是靠人力来伐的。再加上他们的武装力量、物资储备……我估摸着,这里的人应该不是普通幸存者。”

  “那当然了,这哪儿哪儿也不普通啊。”焦子谦一脸理所当然,不知道宋酒扯这个干嘛。

  “你忘了铁路那些人说的?这里除了交换物资,不是还放出风了吗?混不下去可以来投奔。”宋酒舔了舔干裂的嘴角,冷笑道:“收拢幸存者能干嘛?无非扩大生产力,多一批劳动力干活,时间一久,也就自成一套体系了。”

  “然后呢?”焦子谦对自己的理解能力没什么信心,苦于洛宇和梦凡不在,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听下去。

  “想要硬碰硬鸠占鹊巢当然不行,中心开花才是王道。”

  “啥意思?”

  宋酒恨铁不成钢地捶了他一拳,道:“打进敌人内部!家贼难防没听过吗?”

  “九哥……”焦子谦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又端起了一盆冷水:“不是我不相信你,只不过…咱们现在连门都没摸着,你就琢磨占领人家的山头,是不是有点想太多?”

  “不跟你废话了。”宋酒翻了翻白眼儿,矮着身子把焦子谦拉下土坡:“走,回去。”

  “啊?不去探风了?”焦子谦完全傻了,辛苦跋涉一个钟头才到这儿,结果啥都没干就要回去?

  “情况有变,回去好好计划一下。”宋酒平复了心情,脸上总算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我改主意了,这地方古怪是古怪,但值得一拼。”

  “活尸呢?也不管了?”

  宋酒好笑了看了他一眼,乐道:“活尸怎么了?背靠大树好乘凉,别再来找麻烦最好,要还敢来……那就不用走了。”

  焦子谦瞪大了眼,喃喃道:“昨晚是谁跑得比兔子还快来着。”

  被戳穿猪尿泡的宋某人脸上一红,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诶诶诶?九哥,他怎么办?”焦子谦急忙拽住他的衣袖,指了指趴在另一边一动不动的铁道游击队。

  “看看死了没,死了就别管了,没死补一刀。”

  ……

  浓雾慢慢褪去,温煦的晨光将缕缕暖意播洒人间,阳光透过茂密树冠,摔落满地细碎金黄。

  辛梦凡很是惬意地躺在车顶,小巧性感的黑色比基尼衬着雪白肌肤,在空气中喷薄着青春的魅力;留守的一众小伙儿姑娘们百无聊赖,又没辛梦凡那么大的心,坐也无聊站又费劲,一个个懒洋洋地靠在荒地那边晒太阳;洛宇躺在驾驶室小憩,宋酒和焦子谦去了一个多小时还没动静,她也睡不安稳,身体很疲乏,只好赖在座位上,盯着探出车顶那一截白生生的小腿发呆。

  “梦凡,有动静吗?”洛宇喊了一声。

  过了半晌,头顶传来辛梦凡懒洋洋的回应:“还没。”

  “我有点不放心。”洛宇说。

  “那你跟去看看。”辛梦凡答。

  “……”

  车顶响动了几声,洛宇抬眼一瞅,看到辛梦凡从一边探下脑袋,如瀑长发倒垂下来,活像一个吊死鬼。

  “咱们在一块儿这么久了,我就没怎么见你笑过。”辛梦凡的姿势显然不太适合聊天,话没说完白嫩小脸已经涨得通红。

  “有什么可笑的?”洛宇翻了翻白眼坐起身,朝吊死鬼搓了搓手指:“有烟吗?”

  辛梦凡缩回脑袋,窸窸窣窣一阵,从车顶扔下一根自制卷烟。

  “老绷着脸,累不累。”辛梦凡撇撇嘴,踩着窗框钻进了车厢,隔断了荒地那边炙热的目光。

  “习惯了。”洛宇吐出一口青烟,无奈的笑了笑,指着她嫣红脚趾,问道:“哪来的指甲油?”

  “火车站顺的,那帮铁道游击队可比九哥他们会哄人。”辛梦凡嘻嘻一笑,将手指探进薄薄的胸衣,夹出一枚璀璨的小玩意儿:“怎么样?不赖吧?”

  洛宇顺手接过,哭笑不得:“钻戒?列车长跟你求婚了?”

  “呸,这是我的私人珍藏。”

  “有什么用啊?”

  “结婚呐。”

  “……”洛宇张了张嘴,喉头的话又憋了回去。

  “你是不是想说……没人会娶我这种公交车?”辛梦凡狡黠的眨眨眼,拿回戒指,小心翼翼地塞回胸衣。

  “没,我是想问你今年多大了。”洛宇耸了耸肩,尴尬一笑:“总像个孩子似得。”

  “情人节一过24,法定年龄早到了。”辛梦凡并不在意洛宇的言不由衷,乐呵呵的玩弄着长发,喃喃道:“长这么大,该经历的不该经历的都经历了不少,就是没结过婚。”

  “还没死过呢。”洛宇扔掉烟蒂,随口调笑了一句。

  辛梦凡眨巴着大眼睛看了看她,美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采。

  “怎么?死过?”洛宇摘下腕上的皮筋将散乱的头发扎了起来,见她不言语,带着揶揄问了一句。

  “没,当然没。”辛梦凡弯了弯嘴角,从车窗探出身子又爬回了车顶,衣服被阳光晒了挺久,有一股好闻的“太阳味儿”。

  “梦凡。”洛宇探出头,仰着脸望向头顶的比基尼美女,露出个笑容:“你如果结婚,我可不可以当伴娘?我也没结过,给我体验一回呗。”

  辛梦凡愣了一下,随即脸上绽开熟悉的笑颜,冲她飞了个媚眼:“没问题,不过你可不能老绷着脸,不然别人还以为我——诶,他们回来了!”梦凡止住话头一声招呼,荒地那边晒太阳的小伙儿们呼啦一下全跑了回来。

  ……

  一圈人大眼瞪小眼,看着宋酒和焦子谦抢也似的牛饮了半桶清水,一时都忘了发问。

  “出什么事了?那个老小子呢?”辛梦凡穿上衣服从车顶蹦了下来,左右看看,没找到铁道游击队员的身影。

  “死了。”焦子谦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儿,拍着被水涨圆的肚皮坐倒在地,喘道:“太他妈远了,妈了个巴子的,梦凡美女快帮我捏捏腿,要死了要死了。”

  辛梦凡抬起赤足蹬了他一脚,见两人并没有受伤,更是满肚疑惑。

  “没事,别担心。”宋酒也喝了个水饱,脸上挂着一副莫名其妙的笑容,招招手把众人全部唤到卡车背后的阴凉处,待众人全部安静下来,这才恢复了正色,道:“洛宇,交给你一个任务。”

  “嗯?”洛宇眉毛一挑,奇怪道:“什么?”

  “车留给你,你带人绕路去河对岸,摸摸那边的情况。保证安全的情况下扎营。”宋酒点上一根卷烟,下达了第一条莫名其妙的指令。

  “河对岸?扎营?”洛宇眼中的不解更浓了,问道:“你不是说,要离开这里吗?怎么进去一趟就变卦了?”

  “改主意了。”宋酒笑了笑,朝着焦子谦努努嘴,道:“子谦,跟大伙儿说说咱们找到什么了。”

  众人目光齐刷刷飚向躺地打嗝的焦子谦身上,这位被瞳孔聚光灯环绕的主角撇撇嘴,无奈道:“我们找到了河岸那个营地,九哥决定拔了人家的旗,占山称王。”

  “啊?”人群惊呼,目光又甩回到宋酒身上。

  宋酒笑骂一声,只好自己揽回解释任务,道:“河岸那个营地绝对是一个栖身堡垒,沿岸四五百米都有原木围墙,四边还有五六米高的塔楼,后边靠着大河,防御工事一应俱全。里边的情况还不清楚,我没有冒进,不过规模应该不小。咱们走走停停不就想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吗?这里简直是老天送给咱们的!有活水,有土地,有围墙,只要拿下这里,以后就安生了。”

  “……”

  刚才还议论纷纷的人群瞬间冷场,一个个面面相觑,半天没人开口。

  “看吧看吧,我就说九哥你太心急了!“焦子谦乐不可支的捶打着地面,笑得眼泪横飞:“你们觉着九哥说的靠谱吗?是不是太想当然了。”

  “靠谱,绝对靠谱。”洛宇第一个表了态,生生截断了焦子谦的笑声。

  “洛、洛洛,你怎么也跟着九哥发疯啊?”焦子谦本来以为洛宇会是第一个附和他的,结果他只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尾。

  “不是发疯,我是认真的。”洛宇脸上也显出喜色,看着宋酒的眼神也变得欣慰了许多。

  “开什么玩笑?”焦子谦不乐意了,分辨道:“你们是没看到,那哪儿是营地啊,就他妈一座木头城堡啊,光围墙就圈了四五百米,你们看,后边那边荒地就是他们把树给伐了弄的!这么一大片林子,一般人能搞定吗?”

  “那又怎么了?”洛宇奇怪的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