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 8:夺堡奇兵(下)
赢官人2019-10-13 02:313,742

  ACT 8:夺堡奇兵(下)

  “怎么了?”焦子谦突然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疑问,好像所有人都懂了,只有自己还蒙在鼓里,想到此处不免泄了些底气,犹疑道:“你们忘了那老小子怎么说的?人家营地有枪,不是咱们那种小口径欸!而且按照人家物资的充足程度,拼人数咱们也拼不过吧?我就纳闷儿了,你们哪来的底气跟人家叫板的?咱们的一贯作风不是欺负软的躲硬的吗?这次是什么情况?”

  辛梦凡及时安抚住情绪有些激动的焦子谦,问道:“先听听九哥的意思呗,你急个什么劲儿啊?九哥,你别让我们猜了,按子谦说的,咱们确实没有赢面啊。”

  宋酒摆摆手,道:“子谦的担忧是对的,不过他没搞清我的意思。刚才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考虑,现在差不多有眉目了。”

  焦子谦一听这话彻底泄了气,撇嘴道:“好嘛,你都有招了还让我捧哏,搞得我跟傻逼似得。”

  “你本来就不精。”辛梦凡嬉笑着戳了戳焦某人的脑门儿,看向洛宇,道:“你是不是也猜出什么了?”

  “大概吧,九九说的这么笃定,估计是有主意了。”洛宇抛给焦子谦一根烟,道:“说说看,打算怎么弄?”

  “我打算带几个人混进去,洛宇你带剩下的人去河岸检查一下,看看那边有没有他们的人,如果有……”宋酒顿了顿,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之后呢?”洛宇皱眉问道。

  “之后等我发信号。”宋酒说的云淡风轻:“具体时间要看情况,最多一个星期。”

  “等等等等……我怎么还是什么都没听懂?”焦子谦急忙打断这俩人的哑谜,问道:“先不说洛宇那边,你打算怎么混进去?刚才咱可看到了,这附近连个行尸都没有,冷不丁出来几个活人能进去?”

  “不跟你说了吗?他们和幸存者交换物资,也收留投奔幸存者啊。”

  “你意思是,咱们装成流亡的难民投诚进去?”

  “对啊,不然呢?”

  “……”

  “你带几个人?”洛宇回头数了数,除了宋酒和焦子谦,一共还有十三个小伙儿。

  “三四个吧,太多不方便。”宋酒搓了搓手掌,道:“那里边应该有点儿门道,以防万一,我们尽量稳妥行事。主要是洛宇你这边,如果河岸对面没人最好,如果有人,务必确保不要有漏网之鱼。”

  “放心,绝对一个都跑不了。”洛宇点点头,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吹牛逼呢?万一人有枪咋整?”焦子谦出主意帮不上忙,只好在一边兢兢业业的泼凉水。

  “不用你操心,你和九九一起去的话,管好那张嘴。”洛宇瞪了他一眼,免费奉送俩卫生球。

  “基本就这样,先吃点东西,之后商议些细节,晚上就行动。”宋酒眯眼想了想,确定没有漏掉什么重要事宜,果断下达了埋锅造饭命令。

  “等下,九哥。”辛梦凡沉默了一阵,蹙眉问道:“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嗯?”

  “梦凡别闹,这可不是火车站那帮水货。”焦子谦站起身,劝道:“到时候免不了动手,你跟着添乱。”

  “你边儿去。”辛梦凡没搭理焦大嘴,正色道:“九哥,假如对方不接受你们怎么办?想没想过?”

  “你继续说。”宋酒怔了怔,示意众人该干嘛干嘛,只留下了梦凡三人。

  “我听车站的人说过,幸存者大多是去交换需要的物资,好像很少有主动去投奔的,传言是传言,万一不靠谱呢。”

  “我考虑到了,打算把枪带上,次是次了点儿,终归也是枪,应该差不多。”宋酒说出了自己的打算,隐隐猜到了梦凡的意思。

  “如果你一个人进去,两把枪兴许有用,但四五个人肯定悬。”辛梦凡看了眼洛宇,后者冲她点点头,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九哥你不是说了吗,营地接收幸存者的目的是增加劳动力,你们几个男的,吃的比干的多,一块去还容易抱团,领头的都不愿要这种小队伍吧?”

  “那简单,我们把车开过去当嫁妆。”焦子谦这会儿也进入了状态,思维跟上了节奏。

  洛宇啐了他一口,骂道:“你们把车开走,我们怎么办?河岸那么宽,万一你们发信号我们赶不上怎么办。”

  “所以?”宋酒挑了挑眉毛,试探道:“梦凡你是打算……”

  “没错,我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总比两条枪好使吧。”辛梦凡抻着衣摆转了个圈,做了个极尽妖娆的小动作,笑道:“还是老规矩嘛,砍人你去,上床我来。”

  “不行。”宋酒摇了摇头,道:“梦凡,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女人在那里应该也属于‘物资’之一,就算你进去了,作用并不会比我们大。咱们还不知道小丫头有没有被当做‘物资’交换出去,万一再把你丢了,那可就亏大了。”

  “我是这么想的…”辛梦凡低头想了想,认真道:“就算你们几个混进去,应该也只是苦力吧?咱们以前见到的那些稍大点儿的营地都有自己的权力核心,你们几个干苦力的大头蒜能干嘛啊?总不能把里边的人全宰了吧。杀人放火你们在行,勾引男人不如我吧?”

  “有道理,好像有道理。”焦子谦听得稀里糊涂,又找不到点来反驳,只好昧着良心当起了应声虫。

  “你们可以把我当做交换投诚的条件,一个星期的时间,你们负责外围,我试着搞内部消息,跟以前一样,里应外合,洛宇最后收尾~完美!”辛梦凡说得兴起,纤手打了个响亮的榧子。

  “唯一的隐患就是活尸和行尸,所以如果真的要干,你们还是要抓紧时间。”洛宇补充道:“昨晚你们看到了,县城行尸数量激增,跟那几个活尸肯定脱不开干系,这里距离县城不是很远,如果尸群过来,我怕顶不住。”

  “这个不怕,据说河岸那些人会定期肃清周边行尸,如果尸群真能过来倒还好了。”宋酒斟酌了一番,嘱咐道:“保证自己的安全是第一,如果像子谦说的对岸有大量火器,那你就不要动了,盯着他们,我发信号的时候拖住他们就行;如果是活尸……”

  “那我就跑,放心。”洛宇应承了下来。

  “我的提议呢?算是采纳咯?”辛梦凡弱弱的吱了一声,刷新了一下存在感。

  “好,按你说的来。”宋酒犹豫再三,还是点头同意了梦凡的方案,道:“老规矩,自己安全最重要,有条件的情况下优先去打探小丫头的消息。”

  “遵命。”

  ……

  夺“堡”计划敲定,人员也分派完成,宋酒带着焦子谦、辛梦凡、阿海还有另一个小伙儿五人一队,洛宇带剩下的人手一队。两杆小口径都让焦子谦带上作为交换物资,随身武器精简到了最少。

  本来洛宇提议留几个人在这边做外援,想来混进去之后应该不那么容易接触到武器,宋酒他们又不是退伍兵,徒手格斗能力也就是流氓打架的档次,没有武器傍身只怕行动起来不方便。宋酒考虑一番还是否决了提议,围墙外面地势平坦,有人从林子出去,塔楼第一时间就会发现,不但起不到外援的作用,反而还可能会暴露。

  “武器不用担心,我就不信里边干净的连块儿砖都没有。”宋酒是这么打消洛宇疑虑的。

  “其实我觉得放火是个不错的方法。”宋酒在等候开饭的时候说:“原木外墙应该没有防火涂料,人工从河里取水赶不上起火的势头,不过烧了太可惜,咱们还得靠围墙保护。”

  “瞧见没,八字没一撇呢,就开始心疼家具了。”焦子谦贱兮兮的打趣道。

  “那是,我喜欢,那就是我的。”宋酒大手一挥,无赖气息显露无疑。

  “幸亏没有女的被你看对眼,不然我们还得帮你强抢民女。”辛梦凡从大锅里给几人盛了碗肉丁粥,调笑道:“真想看看九哥抢女人是什么样。”

  “哈哈哈,有你和洛宇两个美女在跟前儿,我这眼光也水涨船高了嘛。”宋酒心情大好,也跟着开起了玩笑,洛宇坐在树墩子上笑而不语,热粥摆在一旁,认真地帮宋酒打磨着短匕。

  “不用弄了,被搜走都白搭。”宋酒招呼道:“先吃饭,天色晚一点再去探一遍风,熟悉熟悉地形。”

  “可惜了,应该整个望远镜的。”焦子谦握起手做了个套筒的动作,道:“距离太远,看不真切。”

  “不碍事,到时随机应变,地方越大越容易乱,揪住领头的就齐活儿,其他人不用分心。”宋酒他们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大概行动方式也算是有了一定的默契,虽然这次的目标比以往强大了许多。

  “擒贼先擒王嘛,我也懂。”辛梦凡理了理头发,嘚瑟道:“火车站的王还是我擒的呢。”

  “不说我还忘了,这次你可千万小心点儿,能不动手尽量别动。”宋酒想起火车站那个被割喉的倒霉鬼,认真叮嘱道:“别乱来。”

  “知道啦。”

  ……

  夜幕垂下,荒土野林一片死寂,没有蝉鸣,没有蛙叫,只有徐徐穿过林间的风,以及远处大河流动的声响。

  几个黑影在林间快速穿梭,停在了一片高高坟起的土丘后边,露出两只眼睛,注视着林外光亮的河岸木堡。相比白天的沉寂,夜晚的河岸营地更像是活人聚集的避难区。距离过远,几人听不到想象中的鼎沸人声,只能从映亮河面的火光中猜测里面的人们正在做些什么。

  “够招摇的啊,这么亮,也不怕引来行尸。”焦子谦舔了舔嘴唇,摸黑潜行让他有种扮演刺客的错觉。

  “艺高人胆大,自有不怕的道理。”宋酒应了一声,低声道:“所以咱们更不能放弃这里。”

  “现在就过去吗?”辛梦凡换了一身比较素的衣服,洗掉了平时烟熏火燎的浓妆,披着莹莹月光,又纯又美。

  “再等一会儿。”宋酒左右看看,给阿海和另一个小伙儿使了个眼色,俩人得令各自从怀里掏出一根巴掌长短、黄瓜粗细的纸筒,用塑料袋裹了一层,抹了些油光潋潋的玩意儿,矮着身子从土坡挪了下去。

  “能行吗?“辛梦凡扭过头低声问道:“受潮了怎么办?可就俩信号弹啊。”

  “瞎操心,难不成你旱道也出水啊?”焦子谦一脸贱笑,话没说完后脑又挨了一巴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