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古言世界(2)
赖尔2020-02-06 12:001,650

  听她这么一说,他恍然大悟地拍了下手,再仔细看向她的穿着打扮,果然是一幅大户人家的丫鬟味道。而说起这种类型故事模式,因为无论是古典小说还是影视作品都常常提到这种题材,因此不用她说明,他也能大概猜出一个经过来:无非是公子与丫鬟相好……想到这里,他突然被一个念头吓住了,脸颊飞上红晕,一直从耳朵根红到了脖子,说话也结结巴巴不利索起来:

  “那……那……那我们不是……私……私通?”

  “是啊,没错,就是这个样子,”她大大方方地回答道,然后露出惊讶的表情,“没想到你也知道这种故事嘛,不错不错,孺子可教,我开始对你刮目相看了。”

  这算是夸奖么?张宽德脑海中不禁冒出这样的念头,苦笑了一笑。脸上的红晕逐渐褪去:“那,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完成这个故事呢?”

  “很简单啊,”她笑了起来,“这种故事都是很模式化的嘛。公子和丫鬟对上了眼,但是因为门不当户不对,所以遭到了家人户主——说穿了就是老爷的反对啦,然后二人没有办法,就决定私奔了。再下面,老爷勃然大怒,派人将二人追了回来。这个时候就分成两种情况了,如果是悲剧,丫鬟八成是被逼得投井了。如果是喜剧的话,影视剧就会让丫鬟怀了孩子,老爷看在孩子的面子上饶了他们。但是咱们纯洁的言情小说,是很少设计出未婚先孕这样的情节来的。于是呢,老爷罚公子跪祠堂什么的,要不然就是家法伺候,也就是打几板子之类的。丫鬟见了心疼,冲上去扑住公子,宁可受罚的是自己。老爷看二人情深意重,长叹一口气后,就此作罢。下面就是HAPPY ENDING啦!”

  听她连气都不喘一下,一口气就将整个故事说了下来,张宽德不禁听傻了。过了好半天才理解整个故事的流程,他皱起了眉头:“你的意思是,这次不是跪祖宗牌位,就是挨板子?怎么你们言情小说,总按安排打人的伎俩啊。”

  最后一句,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抱怨,这引来了沃华池的侧目:“要挨打才能显示出男主角决心的坚定,毅力的顽强,以及对女主角忠心不二的忠诚度嘛。”

  听到“忠诚度”这三个字,张宽德不禁脊背上升起一种莫名的寒意,并且产生了这样的感慨:这究竟是找男朋友找老公,还是找条忠犬啊。不过这番心声他也只是在心里嘀咕而已,若是光明正大地说出来,怕是要被她的口水攻击所淹没了。

  而她也没看出他心中所想,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大有安慰的意味在其中:“不过你放心,这次我会扑得快一些的,要打也打在我身上。反正我不想看到你再挨打了。”要是在以前,依沃华池受言情小说熏陶多年的情况来看,她一定是会悠闲地抱着手,看着他被多打一会儿,并且美其名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同时表示,打得越凶,就越能体现男主角无畏的意志和深情。然而,在经历过上次校园故事的事件之后,她却再也不想看到他被打的样子,于是才做出了上述说辞。不过张宽德却显得并不领情的样子:

  “绝对不行!”他吼了出来,可是想了半天,也没能想出个什么理由来反驳她的话,于是只有反复嘀咕着“就是不行”这样毫无说服力的说辞。

  他是在担心她呢。阅言情小说无数的沃华池又怎么会看不出他的心思,不由地觉得心头甜丝丝的,眯了眼望着他笑:“行啦行啦,到底换谁挨打的事情,到时候再商量,现在就别争了。现在的问题是,要怎么安排私奔。待会咱们先去见见这个故事里的老爷夫人,然后再来确定下一步如何私奔。再然后,咱们故意跑慢一点,让那些家丁什么的追上咱们,最后再演一出洒狗血的桥段,就可以完成这个任务,进入下一关啦!”

  仿佛是要验证她的说法似的,她当说完,就有一名家丁气喘吁吁地从回廊那边跑了过来,对张宽德鞠了一躬:“少爷,老爷和夫人叫您去花厅用茶。”

  开始了。二人对望一眼,随着那名家丁往前厅走去。没想到刚走几步那家丁突然回过头来,冲沃华池怒道:“你跟着干吗?还不赶快去干活?!”

  “哦。”沃华池无奈地应了一声,停下了脚步,随即向张宽德使了一个“就交给你了”的眼神。在接收她的眼色之后,他点了点头,只身前往正厅,去见那未曾蒙面的“父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常恋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常恋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