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古言世界(3)
赖尔2020-02-06 12:001,496

  如果沃华池在场,当她看见坐在太师椅上的老爷和一边的夫人后,一定会发表“真是符合这类言情小说之标准设定的脸谱化人物啊”这样的感慨。因为那老爷正如她所预料中的那样,一副严肃而正经的神情。相比之下,一边的夫人就显得和蔼了很多,标准贤妻良母的温婉姿态。

  虽然眼前的是两张陌生脸孔,但是张宽德还是不得不进入角色地喊了一声“爹,娘”。这一声喊得他是浑身不自在,想到自己是认了两个陌生人做父母,他不禁脊背一寒,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幸好对方二人并没有看出他的异状,冲他点了点头,开始慢条斯理地品起茶来。

  张宽德坐在旁边的红木椅上,一边学着二人的样子品茶,一边等待着对方发话。然而,良久都不见他们有什么动静的样子,他不禁有些疑惑起来:莫不是他们喊他来,真的就是只为了喝茶那么简单吧。可是事实似乎就像他所预料的那样,两位老人家除了偶尔开口说了一些他所听不懂的家常话题之外,就没有任何其他表示。

  张宽德绝不是一个急性子的人,然而在灌了半壶茶之后,他终于敛了敛眉,决定挑起话题。他学着电视里古人的说话和行为方式,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望向那二人:“爹,娘,孩儿有一事想和你们商量一下。”

  那老爷果然是严肃派的家伙,话也没搭一句,只是抬起了眼望着他,点了点头,表示“说下去”的意思。而那夫人则相当和蔼地冲他笑道:“我儿何事?”

  “那个,”因为不是向当事人告白,所以这次他没有一点说话不利索的迹象,开门见山地向两位老人家说道,“我喜欢沃华池。”

  “沃华池?那是谁?”夫人露出诧异的表情。张宽德这才想起,既然落到这个世界扮演了相应的角色,那么想必他们的姓名也自然是会“入乡随俗”的了。可是,别说沃华池所扮演的那个丫鬟叫什么名字了,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清楚。于是,他只能尽力地靠描述她的外貌,希望二老可以理解:

  “就是那个,长得非常清秀可爱,皮肤白白的,笑起来眼睛会弯得跟月牙似的女孩子,”看出两位老人家不解的表情,他挠了挠后脑勺,努力回忆她的装束和打扮,“她穿着棉布的裙衫,清一色淡蓝的,没有什么花纹装饰,头上还输着两个包包,扎了两根蓝色带子的……”

  “我儿,”夫人打断了他的话,面色中露出关切的神情,“你莫不是生病了吧?咱们家的丫鬟,不都是穿着蓝色棉裙、梳着丫鬟头的么?”

  “啊?!这样啊……”张宽德立刻傻了眼,他哪里想得到,这个世界竟然还有制服、统一着装这样的说法啊。就当他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幸好那位老爷发了话:

  “不管你说的是谁,”老爷沉着一张脸,“啪”地将手中的茶杯重重地放在桌上,“总之,我家绝对不能容许你做出和丫鬟相好这样的事情来!”

  那位老爷一定怎么也想不到,他的话反而让张宽德放心了下来。太好了,这样一切就向着言情小说中的路线发展了。张宽德在心里舒了一口气,不过心里虽然是欢喜,但是面子上还得做出一副沉痛和悲愤的模样,才能符合剧情的发展:

  “就算您反对,我还是只喜欢她一个。”这句话他说得异常顺口,也许正是因为他想都不想的坚决态度,更加激怒了那位老爷:

  “你小子不要被个丫鬟迷昏了头,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老人家直起身来,蹭蹭地走到张宽德面前,指着他的鼻子怒道。

  我确实不知道这公子的角色姓什么啊。心里做出如此诚实的回答,然而未避免将面前这个老人家气得脑溢血,张宽德并没有将实话说出口,只是注视着对方,眼神没有丝毫的闪烁。也许是因为看见他坚定的眼神,那老爷愤愤地甩了袖子,从鼻中重重地“哼”出一口气来,然后越过张宽德,走出了花厅。而那夫人则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以怜惜的眼神看了看她口中的“我儿”,随即跟着老爷走了出去,只留下张宽德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那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常恋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常恋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