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武侠世界(3)
赖尔2020-02-06 11:562,193

  原先,沃华池和张宽德还在为不会武功而犯愁,不知道怎么打入江湖并且去找寻秘籍宝藏。然而此时此刻,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不得不让她感慨言情小说故事的奇妙。那日,那名叫作“沈剑寒”的白衣少年误以为他们二人是祖师爷张三丰在民间收下的弟子,而将他们带上了武当山。没想到武当山上,各路英雄豪杰竟然积聚一堂,在商量如何去找前任魔教教主死前收藏的秘籍。

  众人的说辞是:“魔教教主的秘籍邪恶无边,一旦被恶人抢夺后果不堪设想。因此要抢先找到秘籍,并且将之毁去,以除后患。”然而这番说辞听在沃华池耳中,却显得并不那么让人信服。

  她一边以喝茶作为掩饰,一边向旁边的张宽德询问:“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因为坐在离主座最近位置,他们不得不放轻了声音说话。

  附带一提,按照辈分,现任的武当派掌门也不过是张三丰的徒孙,因此根据沃华池的说辞,已经快五十岁的掌门也得敬称他们一声:“师叔”。原本掌门是想让张沃二人坐在主位,不过二人绝意不肯。于是掌门便安排他们在距离主位最近的地方坐下,以表示辈分上的尊重。

  “明显是假话啊!看他们那一个个急得那猴样儿,根本是想去找到宝物,然后独吞嘛。”沃华池喝了一口茶,如此说道。这番说辞立刻引来了张宽德的感慨:

  “啊,看不出来你察言观色这么厉害嘛。我倒是觉得他们都很正派啊,没有什么你说的猴急的样儿。”一边说着,他一边在各路武林高手的脸上再度观察了一遍。

  “其实我也没看出来啊。”她有些得意地道,“不过反正言情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嘛!那些正派高人,就不会有多少人是正派的。”

  “啊……是这样啊。”他呆了一呆,过了好半晌才道,“难道,言情小说是让人警醒的批判文学么?”

  “哈哈!”听了他的说辞,她立刻大笑起来。这笑声立刻引来坐在旁边的掌门的侧目:“师叔,难道有什么不适之处么?”

  她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多谢掌门关心。”

  沃华池和掌门的对话,突显出她和张宽德的存在。这个时候,武林众多豪杰才发现主坐旁有两张生面孔,于是作了一揖,向掌门问道:“请问这两位是?”

  “哦,这两位是在下的师叔,是师祖生前在民间收下的弟子。”

  掌门这一番解释过后,立刻引起底下一片哗然。诸如“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这样的感叹此起彼伏,既而还有人提出要一览大师风范,看一看武当神拳的要求。掌门一听,便询问张、沃二人的意见。这一问,沃华池立刻心中雪亮:若是掌门不想让他们显示武功,早已回绝了。然而此时故做询问状,分明就是有意让他们下场亮亮真功夫,让他探探虚实。

  这下沃华池心里可犯了难。下场展示吧,在一群行家面前,会不会功夫一见就知道,根本藏都藏不住。不下场吧,掌门肯定不会就此罢休,最终肯定还是要逼他们亮相的。更严重的是,如果是张宽德还能完整地打出一套太极来,可是她根本记不得了。正这么想着,她瞥了张宽德一眼,对方也正看着她。

  那张方正的国字脸,当看见她的眉头微皱的时候,立刻理解她的苦恼。他动了动嘴唇,做了个“圆场”二字的嘴型。沃华池是个聪颖的人,立刻理解,随即点了点头。于是张宽德学着武侠小说中尝有的动作,冲众人抱了抱拳,直起了身走下了主座。

  两人微微颔首之后,张宽德便照着体育课学来的招式,标标准准地打了一套太极。沃华池一边看着他的动作,一边在心中默念:“一个西瓜,切成两半,一半给我,一半给他”来缓解紧张,生怕他一个打错。看他一套拳法打下来,沃华池竟然是出了一身的汗,心中不停抱怨道:早知道当初上体育课就认真点了,也不至于现在这么紧张。幸好有张宽德会这套,否则非得早穿帮不可。

  当张宽德一个“收式”站定之后,四座一片安静。半晌之后,一个身穿灰衣的年轻人率先打破了沉静:“这拳法怎么无半点劲道?”

  “太极拳法,不讲以力压人,而在于以柔克刚。”沃华池站了起来,开始实行她的圆场大任。她保持着僵硬的微笑,向众人说明道。

  “就算以柔克刚没有半点劲道,也不该连半点内息也感觉不到吧?”灰衣青年继续问。

  “内息绵长,收发自如,便可使其断,使其续。既可以如江海怒涛,也可以如扁舟一叶浮于江面,波澜不惊。”面子上保持着温和的微笑,可事实上,沃华池直冒冷汗:言情小说里的主角不都是一帆风顺,什么都能糊弄过去么?怎么轮到她,就变得不那么好对付了?

  年轻人没有再说话,倒是他旁边一个灰衣老者开了口:“武当太极名震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两位前辈,在下佩服,佩服。”

  此言一出,立刻引来四下一片附和之声。在众人“前辈”长“前辈”短的叫唤中,沃华池和张宽德冲众人颔首,他也回到了主座旁。不过没坐多久,他们就向掌门提出要回房休息的要求,既而率先离席。

  被那名叫“沈剑寒”的白衣少年领回了相邻的两间客房之前,沃华池招了招手,示意张宽德先到她房里商量一下对策。二人关上房门,终于舒了一口气:

  “天啊,吓死我了!真担心会穿帮!”她一头载在桌面上。

  他给她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后,再给自己倒上了一杯。一边啜着茶,他一边问道:“与其这么紧张地瞒着自己不会武功的事实,不如自己去找那什么宝藏,不是比较好?至少不用担心穿帮。”

  她摇了摇头:“你说得倒轻巧。既然他们说了是前任魔教教主的宝藏,要不就是戒备森严,要不就是机关重重。咱们两个又不会武功,死在里面都有可能。但如果跟着这帮人嘛,虽然要担心穿帮,但是得到宝物的几率要大上很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常恋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常恋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