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武侠世界(2)
赖尔2020-02-06 11:562,127

  好不容易才从她所描述的故事中理出一个头绪出来,张宽德终于表示理解地捶了一下手掌:“依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得完成这个故事剧情,才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没错!”她点了点头,兴奋地道,“所以,开始剧情吧!”

  “可是……”他顿了顿,眼里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可是,我不是大侠,你也不是女飞贼啊。”

  她做出“受不了”的表情:“这有什么?在这种异世界中,设定了你是大侠你就是大侠,至于原本你是卖茶叶蛋的还是卖盗版光碟的根本没有什么问题。这就是异世界故事的好处啦,迅速代入,绝无隔阂。”

  一边说着,她一边拎了拎对方的领子:“看见没?这叫做长袍。”她又指了指他腰上的剑,“看见没,这就是你的剑。既然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这种身份了,你就是大侠了!”说完,她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放心,言情小说的落入奇异世界的故事,通常是只在乎落入地点而不在乎人的:落到皇宫你就是太子,落到武林你就是大侠,如果不幸掉到小渔村,你也可以幻想一下自己是龙王的第三百六十四代子孙。所以,你不用担心专业不对口啦!只管接受这个好用的身份就好了!”

  “可是,”他苦笑起来,“就算穿着打扮再像大侠也没有用啊。”

  “为什么?” 这次轮到她疑惑了,明亮的眸子看向那张国字脸。

  “我们不会武功啊……”

  “……”呆了半晌之后,她猛然叫了出来,“耶耶耶耶耶?天!连武功都不会,那还做什么男主角啊?!这是武侠式言情小说哎!”她抓了抓脑袋,“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一定是!对了!你赶快试试,气运丹田,一定会觉得有种暖暖的气息在丹田流动,那就是内功了!”

  他听了她的话,正准备尝试,突然转过脸望她:“那个,丹田在哪里啊?”

  “……”她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为什么那些言情小说中,从来没有说到这种情况呢?如果是掉入异世界让他们当大侠,好歹把准备工作做得充分一点嘛。没有理由连头发都能入乡随俗地长,武功却没有给他们准备好吧。

  “对了!”她灵光一闪,一拍手掌,“不会内功没关系,也许你是剑术无敌,一招就能致对方于死地,所以根本不需要去考虑内功的问题了!一定是这样,你试着舞剑看看!”

  他依言拔剑。不过,因为剑鞘很紧,所以他拔了两次都没有拔出来,好容易在第三次终于依靠蛮力硬生生将剑抽了出来,他看着明晃晃的剑身,呆了一呆,随后看向她:“怎么舞?”

  “随便啦!”她道,看见面前的翠竹,突然想到,“你就试试砍面前的竹子!”

  “哦。”他握紧剑柄,对着面前的竹子,从上到下猛划一道,没断。再从左到右划一道,没断。再从右上角向左下角划一道,没断。他忍不住两只手一起抓住剑柄,横握着对竹子就砍起来——我砍,我砍,我砍砍砍……

  沉默,一瞬间的沉默。只听见竹林上空飞过一只不知名的鸟儿,发出“哇哇——”两声叫唤。

  “你……”她看得嘴角不停抽搐,“你以为你这是在砍柴么?”

  终于了解到现实的残酷的她,丧气地坐在了地上。他看得不忍,走过去想说什么,可又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能说些什么。支吾了好半天,才凑出一句:

  “那么,我们还去找什么秘籍宝藏么?”

  “找!怎么不找,找不到就回不去了!”她抬起了头,握紧了拳头道,“既然不会武功,也不指望能在这里吃香喝辣的了,当然要早点回去了!”

  “但是,又不会武功,怎么找,怎么和人家抢?”他指出现实的残酷。

  她呆了一呆:“没办法也得去找啊……”不过下一刻,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你还记得不记得大学刚入学军训的时候,教官教过擒拿术来着的?记得的话咱们赶快练一下,聊胜于无啊,万一遇到敌手,说不定能有个自保。”

  他露出苦笑:“咱们那班光顾着和教官作对,他怒了,没让我们练擒拿,天天罚我们走正步。你呢?你还记得多少?”

  她听了立刻蔫了:“我要记得还问你干吗?”

  沉默,又是片刻的沉默之后,他敛了敛眉,突然道:“不过体育课上老师教的那套太极,我倒是都记得。”

  她没好气地瞥他一眼:“那太极算什么武功啊!那是老头老太太们早锻炼的招数,根本使不上半点力道,说能强身健体我都不信。”

  “可我唯一会的就是那个了。”他无奈道。

  “唉——”她叹了一口气,随即认命地站起了身,“那就练练吧,好歹聊胜于无,从小到大唯一和武术沾上半点边的,也只有这个了。你站我前面,我照着你的样子打,我上课的时候没好好听。”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站定。张宽德站在前面,动作慢悠悠地动了起来:“起式——”一边踏出了左腿。

  当沃华池正跟着前面张宽德的动作,复习到“云手”的动作时,突然听见一声中气十足地高喊:

  “呔——”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从天而降,“你们怎么知道我们武当派不外传的太极拳法?!说,是哪儿偷学来的!”

  虽然白衣男子的长相还算是不错,但是那种傲慢的态度首先引起了沃华池的不满。她冲对方没好气地随口诌道:“我们从哪儿学来的,你管得着么?!告诉你,这是张三丰教的!”

  “啊!”白衣男子一听大骇,“唰”一声跪下了:“拜见两位师叔祖!请恕弟子先前无礼。”

  沃华池听见了自己下巴“嘎嘣”一声掉下地的声音。半晌,扶起了脱臼的下巴,她转过头,和前面的张宽德面面相觑,二人眼眸中分明交流着这样一个信息:不……不是吧?!这样都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常恋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常恋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