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往哪屙呢
任振中2017-05-03 09:363,494

  金秋十月,是收获的季节,近些年来,随着农业机械化的提高,解放出了许多的劳动力,老百姓在秋收的时候,也节省了不少的力气,原本忙碌的日子,变得清闲起来。

  这一天,李艳带着孩子,在任子明的陪伴下回了娘家,顺便帮着父母做些农活。任子明老丈人家的地不多,也就一亩多一点,收的玉米也就没有多少,总共也就几百斤的样子。由于干活的人多,在中午吃饭之前,玉米皮都扯干净了,被摊到院子里晾晒,等晒好之后再去脱粒。

  吃过中午饭后,李艳想去县城给孩子买件衣服,毕竟天气开始慢慢的转凉了,而且在婆家任航是老大,没有旧衣服可捡的,可是她不想带孩子去,就同自己的母亲商量,把孩子放到家里,让母亲看着。

  “那哪行呢,你去买衣服,不带孩子怎么行,买回来要是大了小了,你再跑回去不是白费力气吗?”坐在旁边看电视的任子明不乐意了,指出了不妥的地方。

  “就是,你不带孩子怎么买衣服,瞎蒙啊。”这边岳母大人一听女婿的话有理,也是埋怨闺女做事不认真。

  “谁说的买衣服非得带着人去,我就不带着。任航,你过来。”

  李艳一见老公和老妈都责怪自己,急了,把正在院子里玩玉米的儿子喊了过来,先是让儿子站好,接着从裤兜里掏出了纸笔和一卷裁缝专用的皮尺,随后开始测量儿子的身高,腰围、腿长和臂长,每量好一个,就顺手记在纸上,不到两分钟,李艳就测量出了所有的数据。

  “瞧见没有,这就是我的方法。”收起笔和皮尺后,李艳拿着写满数据的纸条,得意洋洋的朝老公和老妈晃着。

  “算你厉害,你去吧。”当时,任子明和岳母俩人就傻眼了,直接点头同意了。

  “唉,子明,你陪我一起去吧。”

  “我不去,我在家看孩子。”

  “孩子妈看着就行了,你陪我去买件衣服。”

  “不去。”

  “行了,你们俩也别闹了,孩子我给你们看着,早去早回,下午可能要犁地,我和你爸还得支应着。”

  “妈。知道了,我们买过衣服就回来,快走,快走,等一会儿你儿子想明白了他可不愿意。”

  有些不情愿的任子明,在媳妇的拉扯下一起出了房间,避开了在院子里玩耍的任航,像做贼一样溜掉了。

  这人在闲着的时候啊,总会找一些事情来打发时间,比如说看电视或者是串门逛公园,还有就是参加全国人民都喜爱的国民运动--打麻将。这任航的姥姥就是这方面的高手,没事的时候就会搓上几圈,不管输赢多少,就是图一个高兴,这不,任子明夫妻俩离开还没有十分钟,牌友就找上门了。

  任子明的老丈人李洲是兄妹五个,他是最小,上面有两个姐姐和两个哥哥,李洲的院子和二哥李武的院子是紧挨着的,两家是左右的邻居,这李洲的二嫂,也就是任子明的二岳母,也是个牌迷,吃中午饭的时候就串门到了兄弟家,这吃完饭了也没有走,坐在那里聊天。等到牌友找上门的时候啊,李洲的二嫂急了,也不刷锅洗碗,把人拉到自己的家就开始了砌长城。

  这打麻将啊,全国几乎都是四个人打,可是在任子明他们村,却是五人麻将,打的是在北方很流行的叶子牌。这有人打牌,就有人看热闹,胡同里四五家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挤到了不大的院子里,是一边看人打牌,一边逗着在旁边独自玩耍的任航,说说笑笑是好热闹。

  “姥姥,我要尿尿。”正蹲在地上,看蚂蚁打架的任航,仰着自己的小脸儿,奶声奶气的喊道。

  这个时候,任子明的岳母正在考虑如何打手中牌,是胡三张还是胡四张,非常的纠结,就没有听到任航的喊声。任航见姥姥不理自己,就又喊了一声,也许是孩子的声音小,任子明的岳母还是没有听见。

  “你就尿那里吧。”这时,任子明的二岳母,也就是任航的二姥姥,听到孩子的喊声了,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在农村啊,有许多的老人都不是特别的讲究,指挥孙子或者孙女随地大小便的事情是经常的出现,在事后处理一下脏污就行了。

  两岁的任航叫姥姥,说出自己想尿的事情,实际上有两个意思,第一个就是我要尿尿了,你是不是看一下,万一尿身上了怎么办。第二个就是,我要尿了,你告诉厕所在哪,或者是我尿在哪里不受影响。这些都是任子明夫妇在孩子懂事之后,平常没事的时候教的,都是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常识,比如说吃饭要洗手,睡觉要洗脚,拉屎撒尿上厕所等等。

  可是这些事情任子明的二岳母,也就是李艳的二娘不知道啊,还是按照看自己孙子的习惯来处理了。这二姥姥,任航是特别的熟悉,因为奶奶家和姥姥家是一个村的,没事的时候啊,李艳总是带着他回娘家。

  别看任航两岁了,但是还是穿着开裆裤,听到二姥姥的话,就如同得到圣旨一样,蹲在那里哗哗的放起水来。这尿完了,任航也可能是想拉屎,也没有打报告,也没有挪地方,直接就开始工作了,打牌的和看打牌的,那叫一个精力集中啊,全都没有闻到空气中异味。

  “二条!”

  “碰!五饼!”

  对门打出一张废牌,刚好是任航的二姥姥需要的,碰二条,打五饼,她就听牌了,而且是三张子,心里头别提有多么的高兴了,正一心一意准备自摸的二姥姥就觉得右脚面上热乎乎的,百忙之中低头一看,差点儿气炸了肺。

  “小孬种!你往哪屙呢!”

  原来啊,任航拉屎拉到二姥姥的右脚上,可是怎么会这样呢。事情的经过是这样啊,任航看过了蚂蚁打架,又看蚂蚁搬家,就跟着蚂蚁跑,恰好这蚂蚁洞是在麻将桌的边上。而任航的二姥姥是侧着身子坐在凳子上,两条腿是放在麻将桌的外面,任航跑来跑去,就跑到了二姥姥的脚边,这在刚才撒尿的时候,不经意的动了一下,这二姥姥的脚就跑到了屁股下面,于是乎,任航的二姥姥就十分幸运的中了大奖。

  “哈哈哈……”

  其她人看见了这样奇事,是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任航的二姥姥闹了一个大红脸,一下就站了起来,本来她是想把脚从任航的屁股下面抽出来,这一着急,本来是抽腿的动作变成了抬腿,啪,好大一坨屎又还给了任航,全部糊在了屁股上面。

  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了这么一件奇事,任航的二姥姥有些拉不下脸,抬腿的力道有些大,蹲在那里正拉屎拉的起劲儿的任航就来了一个狗吃屎,你说巧不巧,那可爱的笑脸刚好摔进他自己的尿里面。

  “啊……”

  摔得有些疼了,任航是哇哇的哭了起来,经这么一闹,麻将也没有办法打了,只好散伙。任子明的岳母顾不上收桌上的钱,赶忙走上前,将任航从地上拉起,捏着鼻子把沾满了粑粑的裤子脱掉,又打来一盆温水,清洗着任航的屁股,还不时地数落着闯下大祸的外孙子。

  “行了,行了,别哭了,谁叫你屙人家脚上的,你二姥姥不让你陪她的鞋子就不错了,又没有打你,不就是摔一下,不碍事的,别哭了,你再哭小心你二姥姥找你要钱。”

  “小孬种,你每次来都在姥姥这里吃好的,喝好的,我哪里亏待你了啊,你这么对我,等一会你爸爸妈妈回来了,姥姥的鞋子让他们洗。”任航的二姥姥回屋换了鞋子,又回来帮助弟妹清理脏了屁股的任航,还不忘了发出威胁。

  别看任航只有两岁,聪明的狠,也不管两个姥姥是不是给自己开玩笑,立马就不哭了,瞪着两个乌黑的大眼睛是左看看,右看看,想着不受惩罚的对策。

  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任子明和妻子李艳从县城回来了,李艳不但给孩子买了两件衣服,还给父母也各买了一头秋衣,当在给任航试衣服的时候,听到自己母亲说到下午任航的囧事,小夫妻俩是哈哈大笑,笑的两个人捂着肚子躺在了沙发上。

  “航航,你怎么能拉在姥姥的脚上面,你忘了妈妈平常是怎么教你的?”笑过之后,李艳忍着笑疼的肚子,轻轻的问着儿子。

  “嗯,是二姥姥让我拉的。”只见任航咬着右手的大拇指,小声的说道。

  “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让你屙的?”二姥姥在隔壁听到了侄女的笑声,就知道两个人回来了,就从家里走了过来,谁知刚进屋就听到了任航的话,气得喊了起来。

  “我要尿的时候,是你说尿这吧,尿完了,我想拉屎,就没动地方。”

  “我是让你撒尿,没让你拉屎。”

  “那也不怪我,是你把脚放我屁股下面的。”

  “我说你这个小孬种,你怎么这么气人……”

  “好了,二娘,你消消气,你外孙子又不是故意的,你要是跟他说厕所在哪,他还能拉你的脚面上,一般我们在家都不会让任航随便的屙尿,都是在厕所。以后啊你也要注意,小孩要养成好习惯,不能被你们的坏习惯带坏了。”

  “艳儿,你就是说我今天下午的丑白丢了?”

  “二娘,屁大一点儿事,至于和你外孙子较真吗,回头让李艳帮你把鞋子洗了。来,拿着,这是刚买的蛋糕,可好吃了,你拿一点回家尝尝。”

  正准备看孩子的任子明见两个人有吵起来的迹象,赶忙将给岳母买的蛋糕分出了一部分,装好之后递给了二岳母。

  这任航的二姥姥也没有追究的意思,小孩子嘛,哪有不犯错的时候,就是被任航说的话给气着了,拿了东西之后,也就借坡下驴,说了任航两句就离开了。

继续阅读:第四章 如何尿的问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倒霉孩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