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超级模仿秀
任振中2017-05-07 09:143,226

  模仿,是一个多义词,是指个人、组织和群体受到非控制的社会刺激而形成的一种心理行为。模仿,在一定的条件下也可作“摹仿”。即照某种现成的样子学着做,其摹仿的内容包括声音、样貌、风格、格式等等方面。

  家中有孩子上学的家长们都知道,现如今,每天繁重的作业能压倒孩子们的脊梁,监督和指导孩子按时的完成作业,成为家长每日当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同时,家长的签字,成为老师批改作业时的一种凭证。

  辛海,任子明的同学加死党,两个人都是一个村的,离的也比较近。这辛海喜欢喝酒,没事的时候啊,两个人就会聚到一起,弄上三四个小菜,拿上两瓶酒喝上一顿。任子明的酒量不行,每一次都是一个陪衬,吃得多,喝得少。

  他们两个在一起喝酒,就是聊天,说一说家里的情况,谈一谈工作上的事,再聊一聊自家的孩子,互相比较一下。喝多了,就会说到国家大事和国际情形,吹一吹牛皮,这一顿酒也就过去了,两个人是各回各家。

  五一劳动节,厂子里放假,好长时间没有喝酒的辛海就打电话给任子明,说晚上喝酒,任子明是爽快的答应了。到了晚上,任子明拿了两瓶二锅头就来到了辛海的家,原来按照辛海的意思,是在家里喝,可是他老婆周文不愿意,两个人只好出去找了一家小酒馆。

  “子明,来,干一个。你别介意,周文就那样的人,见不得我喝酒,你又不是不知道。”

  任子明端起酒杯与辛海碰了一下,杯中酒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后说道:“我才不介意呢,和女人较真有啥意思,丢咱男人的脸。”

  “说得对,咱们啊,犯不着,来,再走一个。”

  两个人是推杯换盏喝了起来,是边喝边聊,这聊着聊着,话题一转,就说到了孩子们的身上,辛海把就被往桌子上重重的一放,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不知道,我家的那孩子前两天闯祸了,把周文气得不轻,这几天正找我别扭呢,说我不管教孩子了。”

  “那咱散了吧,别回头你老婆过来把场子咋了。”

  “没事,你坐下,咱大老爷们还能让她给吓住了。”

  “咋回事啊,说来听听。”任子明又给辛海将杯子满上,好奇的问道。

  “唉,也没啥,屁大点儿事。这不前两天,闺女的班里开家长会,周文她去了,这一听,听出问题了。”

  这辛海虽说和任子明一样岁数,但是他结婚早,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大儿子叫辛诚,十一岁,上小学四年级,小闺女辛洋,和任航一样大,幼儿园同学,都是七岁,也是小学一年级,不过两个人不在一个班里。

  “你闺女惹事了,没听说啊。”

  “不是我闺女,是我儿子,你别急,听我我慢慢跟你说。周文不是开家长会吗,这家长会说的都是孩子学习上的事,你也知道,周文她就是初中毕业,没念过多少书,就把希望寄托在了孩子的身上。我平常忙,两个孩子的学习从小到大,都是周文在管着,我就没插过手。这家长会结束的时候啊,老师说了一句话,说一定要指导孩子独立完成作业,并每天要记得在作业本上签字。这周文听过之后,就想起一件事来。”

  “啥事啊?”

  “啥事?就是签字的事情,我们家周文当时就想起来,这几天忙,没有看着辛诚写作业,也没有在作业本上签字。这回家之后,就找我儿子要作业本,询问签字的事,辛诚不给,周文就觉得里面有事,就把电话打到辛诚班主任那里了,这一问,问题出来了,人家老师说辛诚的作业本上,每天都有签字,还夸奖周文教育的好。”

  “挂了电话,周文就拿着擀面杖,逼着我那儿子拿出了作业本,对照着日期检查作业,就发现了上面有她的签字,在周文的威胁恐吓中,我儿子说实话了,说是他自己模仿着周文的笔迹自己签的。”

  噗,任子明将喝在口中的酒有吐了出去,刚好喷了辛海一脸,笑着说道:“你儿子本事不小啊,还知道模仿,那老师就没有发现,两个人的笔迹不一样?”

  “发现个屁,”辛海用纸巾擦了擦脸上的酒水,一脸怒气的说道:“你不知道,周文写的字跟鸡爪似得,和刚学写字的小学生没有多大的区别,我儿子和她写的字是非常的相似,除非你做笔迹鉴定,不然你靠双眼是看不出来的,再说了,他们班里五六十个学生,任课老师能在第一时间把作业批改完就不错了,哪里还有时间去关心签字是真是假。”

  “你说的也对,现在老师的压力也非常的大,后来你老婆怎么处理你儿子的。”

  “那还能咋样,当时周文抡起擀面杖就揍了一顿,辛诚到现在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

  “行了,不说你儿子了,咱们继续,喝完了早点回家,小心你家周文让你睡地板。”

  “她敢,反了她了!”

  喝过酒回家的任子明,把辛诚的事当做笑话说给了妻子李艳听,夫妻俩哈哈一笑,都没有当回事就睡去了,哪知道后面发生的一件事情,让两个人提高了警惕。

  五月中旬的一天,任子明下班回家,发下家里没人,店铺也关着,找邻居一问,才知道岳母那边有个孩子出事了,李艳和任航都过去了。

  任子明当时就吓了一跳,骑上车子就往岳母家赶,心里还一个劲儿的犯嘀咕,这小舅子没结婚啊,岳母家哪里来的孩子,不会是小舅子在外面瞎胡搞,让人家找上门了吧。胡思乱想的任子明以火箭般的速度来到了丈母娘家,进门一问,才知道是亲戚家的孩子。

  出事的是李艳大伯父家的孙子,李艳的大伯父家有两个孙子,大的叫李涛,今年九岁,小的叫李想,才刚刚五岁。

  这天恰好是星期六,这小哥俩就在屋里看电视,看的是某一位国际巨星早期的一部电影。其中有一个危险的镜头,让人看着是热血沸腾啊,也就是主人公拿着一把雨伞,为了躲避仇家的追杀,把雨伞当做降落伞用,从一座高楼上面跳了下来,从而顺利逃生。

  这李涛看到这里啊,就有了想法,也想试一下,就与弟弟李想商量,说道:“李想,你看这多好玩,拿着伞从楼上往下跳,肯定刺激,咱们试一下?”

  “会不会摔死啊,那么高。”

  “不会,你看咱家的房子还没有电视上的高,肯定没有事。你去不去?”

  “好吧,要不要跟奶奶说一声。”

  “不要说,说了奶奶就不让我们玩了。”

  “那快走吧,别让奶奶发下。”

  李涛找了一把雨伞,就带着李想上了二楼。这李艳大伯父家的房子是新建的,主房是三层的,厢房和门楼则是一层的,李涛领着弟弟李想就站在了厢房的顶部,隔着花墙往下面瞅了瞅说道:“你看,不高吧,我是哥哥,怎么会骗你。”

  正如李涛说的那样,房子确实不高,房顶离地也就三米二,如果换做一个成年人往下面跳,就是不拿雨伞,也是一点事都没有。可是话说回来了,李涛还是小孩子,身高才一米多一点,他要是往下面跳,结果又可能不一样。

  “李想,我先跳,你在上面看着,等一下你在跳,好不好?”

  “好,哥哥先跳。”

  不等李想把话说完,李涛翻过围墙,撑开雨伞就跳了下去。咚的一声,李涛直挺挺的落地了,一下没站稳,身体往前一倾,整个人面部朝下就趴在了地上,哇的一声,李涛是嚎啕大哭。

  “啊,哥哥跳楼了,哥哥跳楼了……”厢房顶上,看着李涛跳楼的李想是手舞足蹈,欢快的叫喊着。

  啪,正在厨房洗碗的奶奶听到了李涛的哭声和李想的叫喊声,失手就将手中的碗筷掉在了地上,忙不迭的跑到院子里,抱着吓傻的李涛就哭了起来:“哎呀,我的傻孙子哎,你这是干啥呀,没事你跳啥楼啊……”

  老太太的哭声惊动了四邻,友好的邻居帮着忙叫了救护车,又打电话找来了李涛的父母,这才去忙自己的事情。

  经过医生的检查,李涛没啥大毛病,就是吓得,幸好他手里拿了一把雨伞,起到了一定的缓冲作用,要不然李涛非得摔断腿不可。庆幸的是,李涛当时只找到了一把雨伞,要是多了一把,小李想也跟着跳下去,说不定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事情出来之后,周围的邻居和亲朋好友说什么的都有,不过绝大多数都将矛头指向了孩子的奶奶,说看一个孩子都看不好,怎么怎么滴了,气的老太太三天没吃下饭。

  当然了,也有替老太太抱打不平的,说不能瞪着眼睛看孩子,自己一点事情都不干,小孩子瞎胡闹,谁也看不住。

  这从岳母家回去之后,受到刺激的任子明夫妻整整给任航上了两个小时的教育课,是大讲特讲胡乱模仿的坏处,直到儿子哈欠连天了,夫妻俩才结束自己的演讲。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大人的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倒霉孩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