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五玄劫·踏春寻海(一)
肖沙冰2020-01-16 14:132,809

  许多许多年前,师父跟师叔躲在凡间的一颗橘子里下过一盘棋。

  据说两人酣畅淋漓地大战了好几年,直到那橘树的主人将他们摘下才分出胜负。师父仗着自己赢棋,当场跟师叔要了龙王七公主的十两头发作为战利品。这桩事经凡人口口相传,流传成为一段佳话。

  自此之后,凡间的人开始将他们下的那棋称作“橘中秘”。

  这是师父最爱讲的一个故事。他说是为了向大家传授棋之精髓,可是大家都知道,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突出他对下界巨大的影响,这一点,早在他第一次讲这事时,我就透过他脸上时而狂野时而娇羞的笑容看出来了。

  大约在他连续向我们讲这故事一百年的时候,师父发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由于他当年忘了向那凡人报上自己的名号,导致凡间的记载中自己只留下了一个小肖像,且那肖像特征符合七成以上的年长仙家。

  师父很受伤。思考了很久之后,他最终决定扛着院子里的橘树去周游仙界,以棋对战每个他能想到的神仙,以求给他们些许暗示。我猜想这暗示多半是他要在下棋中间不停地给人家讲那故事。或许还带着他狂野而娇羞的笑容。

  总之,师父要走了,临走之前赏了师兄们各种厉害的法宝,到了我的时候,他在我期许的目光下掏遍全身,却什么都没翻出来。

  我在他所有徒弟中排老幺。总是被遗忘的老幺。

  许是我期待的眼神过于热切,师父不好意思告诉我他再次遗忘了我,终于拍了拍我的肩道:“湘儿,师父向来最器重你,此次,呃,自然也是把最好的给你的。”

  我抽了抽嘴角。

  果然,他只给我撇下一盘残棋,告诉我,我何时能破了那盘棋局,何时就能召他回来,为我排忧解难。

  面对着人手几件庸俗的法器的师兄们,我心中其实还是有些感动的。当然后来我发现这是一盘不可能破解的死局,这是后话。

  总之师父离开之前,再次语重心长地向我讲述了一遍橘中秘的故事,并告诉我,小小棋局,其中暗藏的玄机却无尽。待到有一日,我参透了这个中真意,也便成了一个真正的龙族公主,可以回去接任父王的位置了。

  我对此表示怀疑。更重要的是,我一点也不想回到井里去当一个井龙母,成日住在囚笼一般的水晶宫与水相伴。

  “参透之后还有其它好处么?”这样想着,我扭扭捏捏地跟着他问,“比如说能让某个仙君对某个仙子一见钟情什么的……”

  闻言,师父纠结地看了我一眼:“湘儿,你要这般执着也便罢了,只要你想清楚,便去做你想做的罢。只记着四个字,落棋无悔。”

  看着师父鲜有的严肃样子,我连忙点头。但受完教,我其实还是更关心前一个问题:“那个一见钟情……”

  师父又叹了口气,才迎向我满是期待的目光:“大约是……可以的。”

  我的眼睛一亮。

  而他扛起树扬长而去,只留下一句话——

  “如果华遥仙君眼瞎了的话。”

  ---------------三年后---------------

  仙历五月廿七,华遥仙君要路过五玄宫。

  那是在师父离开后的第三年。我偷偷溜了晨课,蹑手蹑脚地出去候在门口,等了大约有两个时辰,华遥仙君终于出现在彼端云上。

  这是我五十年内第六次见到他,上次距今已有七年。

  我躲在门后目不转睛向那边望。看到那个身着一袭茶色长袍的人离我越来越近,我屏着呼吸想: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精致的男子?他的眼睛那样好看,他的鼻子也很好看,他的嘴巴……也很好看。总之,他真的,很好看。

  以上是我前天的日志。我用尽一切深情把它写好之后,将它郑重而娇羞地藏了起来。今天我翻出来回味的时候,发现底下多了一行小字:洛湘,或许你少逃一些晨课,词句便不会如此贫乏了。

  说的也是啊,看着这话,我不禁对着日志簿点头,要是我多跟师兄他们学学遣词用句,可能下次华遥仙君来的时候,我就能给他作一首诗了!这样想着,我兴高采烈地站了起来,准备找几本诗书看看。

  走了三步之后,我才意识到——哪个王八蛋偷看了我的日志簿?!

  看就看了,还要加评语!

  意识到这一点后,我顿时火冒三丈,袖子一撸就要出去找那群无法无天的师兄理论,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想,这个人这么猖狂,会不会还留下其它蛛丝马迹?再回去打开簿子看,发现那行字底下竟真大大方方地落着个名字——敖清。

  敖清?我皱了皱眉,合上簿子想,这莫非是哪个师兄的笔名?听起来确是有些耳熟……慢着,敖清?!

  我的表情僵在了脸上。

  *

  这世上的龙神大致分为三种,一种是海龙神,一种是江河龙神,一种是井龙神。其中海龙神为尊,掌管凡间风调雨顺;而江河龙神次之,分布各方造福百姓;至于井龙神,目前无人知道他们有什么用。包括他们自己。

  我是现任南方井龙王的独女,名为洛湘,现年五百九十三岁,一百年前被送到五玄宫修习。

  而敖清,东海龙王敖光第七子,现年九百六十岁,长年在四处云游,是个三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他天资聪颖,风流倜傥,生得一副好样貌,弹得一手好筝琴,平日喜好云游,以及,据我观察,欺凌弱小。

  在我满一百岁之时,曾听过有关他的一则传闻。说是东海龙王七太子敖清幼时师从菩提祖师,还未到三百岁便学成归来,极其风光。那离开时尚是幼童的七太子归来,正当少年模样,明眸皓齿风姿楚楚。他伴着司春之神一同下凡回归,于是七太子踏到的地方,处处都生了洁白的花。他就那么朝着东方走过去,在那柳絮飘摇时节,终于停在东海之畔,对着滔天海浪笑言:“父王,母后,孩儿归来了。”

  在我尚是条幼龙之时,这副翩翩少年踏春而来止于海畔的场景不止一次地出现在我荒芜的梦境中,为我所幻想的井外天地增添许多光彩。

  没过多久就听人说,七太子哪里是学成归来?想那神通广大如菩提祖师,连多少年前的泼猴都能耐心驯服,竟被这小龙气得气度大失,才不到两百年就将他赶了回来,并要司春天神亲自护送以确保他永世远离他的世界。

  想想也是,毕竟据说那七太子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攥着人家一把胡子呢。

  四海龙王的儿子实在很多,当时我有些记不过来,便把他们名字一一列下,然后在后面写上特征。原先敖清后面是“踏春生花”,听说了这话之后就改成了“拔胡子龙”。

  后来又听说,在祸害了很多师父之后,东海龙王还不死心,一意要让自己儿子外出修习。而这头拔胡子龙随着年纪增长终于日渐乖巧,自己去第九天界拜师上古大神鸣玉,成为他唯一的弟子。这段才是真正的佳话。

  当然这只是下界的佳话。我后来上了天才知道,敖清根本就是吃准了鸣玉上仙心思最纯良,向来有求必应这一点。那时的鸣玉有天界第一美男子之称,不知是多少仙子倾慕的对象,她们听说这条拔胡子龙要拜师广真殿,联名上书给天帝阻止这一惨剧发生。可是,狡猾如敖清,只略施小计,就让她们都住了嘴。

  敖清就这样成了鸣玉上仙的弟子。鸣玉好闭关修行,一入关三四百年也是常事,根本不管教他。估计敖清也是看中了这一点。从此之后他就成了一个比较可怕的存在。因为,如我所言,他不仅欺凌弱小,还云游着欺凌弱小。

  我之所以会得出这种结论,主要是因为我被他欺凌过一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