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斩妖谜·前尘一窥(一)
肖沙冰2020-01-16 14:131,766

  醒来时应已过了许久。我睁眼,就发现自己被单独撇在屋子里,窗户还大开着,风不断吹进来,将我的床帏一鼓一鼓。

  悲凉感在半醒间就油然而生。

  不帮我收拾窗子就算了,我受了身伤情伤两重,竟然连慰问的都没有,你们不要太绝情好吗?

  我揉了揉胸口,伤处还在隐隐地痛。想要回想昨夜华遥仙君的模样,脑袋里却一片恍惚,只感觉体内似是有股奇怪的气息在四处流窜,运功想要调理也丝毫未见效果,只得放弃,艰难地爬起来下了床。

  日志簿被大大咧咧地摊开放在桌上,随着风一动一动。我走过去,发现昨夜写好的那封信被放在摊开的那一页上,我方将它拿起,它就兀然化作粉末。

  不准走。再垂眼便看见那页纸上龙飞凤舞地写着几个字。

  不用想都只知道是谁干的。

  现在想来,那条金龙肯定是敖清的真身。除了他,还有谁会这么捉弄我?只怪我当时听到华遥的名字就乱了阵脚,才会中他的圈套。我这么想着,脑子却突然有画面伴随“华遥”这念头而来,令我一僵。

  “华遥,你来看……”

  “华遥,你来看这里,是不是……”

  女子脆生生的嗓音银铃儿一般响在脑中。我迟疑着闭上眼,眼前便出现陌生的场景——洁白的雾气中,溪水泠泠流淌,四周草木青翠。雾中逐渐分明一个人的背影。这人一身洁白的长袍,腰间束着玉带,长发飘扬,身姿挺拔,煞是好看。

  我因那美好的背影有些发愣,却见他缓缓转过身来。

  那一双可入画的眉眼。我的呼吸登时被攫住,却见那如同丹青描摹的五官逐渐动起来,一笑,如同春暖花开,弱水破冰,将什么都融化了。

  他向声音所在看过来,愉悦将双眸填得满满当当。

  我从未见过华遥仙君那样欢喜的模样。

  他开了口,好听的声音传过来——

  “晚晚。”

  “晚晚!你怎么样?晚晚!”画面却因着这一声一下子转回到昨夜去,我抬头的刹那,看见他抱着那红衣女子,夜色中金青红三色相交,又是绚烂又是凄凉。

  “晚晚……”

  我心中突然一悸,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再睁眼,额上已经出了一层密密的细汗。

  怎么回事……我擦着汗摇了摇头,余光却扫见桌子对面坐着一个人。我一惊,再定睛,就看见那张久别的面容。此刻他素衣白冠,穿着同师父平时无异,只是长发未规矩簪起,偏要在额前散下两绺,平添几分不羁。分明是相同的装束,这个人只看鼻子以上,已端是比师父好看出了几个层次。

  这时他正饶有兴趣地瞧着我,唇角扬起,眼中尚带着那种熟悉的,微微的笑意。

  一别三百年,那双眼仿佛更深邃了。也更加……危险了。

  我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努力地按下了想夺门而逃的本能,低声叫了句:“七、七殿下。”

  虽然我心里恨他,但是总归不能表现得太明显,这样想着,我还僵硬地扯了扯唇角。

  “伤好些了?”敖清眉毛轻轻一扬,这样问道。

  “好多了。”

  敖清于是向窗外瞥了一眼,牵着唇角道:“早知道你无恙,去斩妖台时也当带着你的。”

  星落九天之刻,便是斩妖台开启之时。我也向窗外一望,此刻尚是清晨,斩妖台应当是刚刚执过刑。

  我一时有些懵,想了想才明白过来,昨夜若那妖鸾被擒住,定是要处斩无疑,可这未必也太快了吧?

  敖清似乎能看穿我的心思,不紧不慢解释:“你昏迷有三日,天帝那边令如山倒,今日一早伏魔刀便见了血。”

  原来华遥口中声声唤着的“晚晚”真的已经香消玉殒。我有些发懵——想来他看那红鸾定是重极了,不知无能为力地看着她死在他面前该是如何心情。

  又听得那边敖清说道,“这算是最好了,若非她出逃碰上的是我,可要被当场击毙。只是我怜香惜玉,才要她能与那情郎见上最后一面。”

  “你有那么好?”我一下没控制住,这话就脱口而出。

  敖清神色一顿,笑意却愈发浓了起来:“洛湘,我也未曾对你做过什么坏事,你如何就知道我好与不好呢?”

  看来大概因为做过的坏事太多,他早已忘了三百年前曾经怎样欺负过我。这样也好,我眯了眯眼,道:“是洛湘失言了。”

  “无妨。”敖清今日心情似乎比较好,也很闲,这样说着,他顺手就又要去翻我的日志簿。

  我眼疾手快地按住。

  “七殿下,这不是你该看的东西。”

  他没松手,只悠然说道:“华遥仙君此刻应是还在斩妖台前罢。如果有人想去瞧瞧,暂时还不算晚。”

  我抿唇,和他对视了几眼,终于还是没能忍耐住,一捏拳头放开了那簿子,起身向斩妖台的方向奔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