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龙鸾争·眉目入画(二)
肖沙冰2020-01-16 14:132,168

  一条金色的龙急急地冲进了我的视线。它盘旋在五玄宫的上空,巨大的龙啸声霎时响彻云霄,耀眼的金光亦自它身上发散出来,使方圆几里的地方亮如白昼。此刻那金龙似乎在跟什么东西斗法,那是一团鲜艳的红色,由于移动得太快,我分辨不清到底它是什么,只见那形状似是一只生着翅,拖着长尾的巨鸟。它们飞快地周旋着,不断有光束打下来,重重地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坑来。

  那红色巨鸟出招甚是凶戾,可明显落了下风,又被金龙纠缠着逃脱不得,只能不停尖利地啼着,一次次直冲,似乎要避开那条咄咄逼人的龙,可后者却丝毫没有想要放过它的意思。他步步紧逼,不时对着它长啸一声,让它招架不住地后退勉强稳住身形。可金龙似乎也没有取它性命的打算,只是在虚张声势地出些闲招,因此虽则两人的声响都很大,这场斗法却并不格外激烈。

  饶是如此,这场面在素来平静的五玄宫也算是千年难遇,于我而言更是惊天动地。我扒着窗棂目不转睛地看那两个修为不知比我高多少倍的高手斗法,呼吸几乎停住。

  它们在上空周旋许久,巨鸟似乎体力有些不支,红光也渐弱,逐渐落到了低空,金龙紧追不舍,一个俯冲追来,突如其来的光芒令我几乎睁不开眼睛。

  我眯了眯眼,待到我适应了金红两色的亮光之时,只见纠缠在一起的一龙一鸟已距我十分近,我这才看清那长翅长尾的鸟分明是一只红鸾,她尾稍受了伤,拼命挥动着双翼也再掌控不了方向,只好惊慌地在金龙的追逐下横冲直撞,几乎将院子里的树全部撞倒,连石凳也不能幸免,碎了个彻底。

  眼见着他们离我愈来愈近,我正想要关上窗户躲避,却见那金龙尾巴一摆,两扇窗户就成了碎片。

  我惊得尖叫一声。就在这时,那只红鸾似乎瞅准了金龙分心,攒足了力气向他的爪子啄过去。金龙未料到有此出,一个闪避不及,红鸾的喙便就那么险险从它的前爪上划了过去。

  趁着金龙一倾身的当口,它拼命地向南逃去。

  我原以为它们终于可以离开五玄宫,却听得耳边急急一句:“愣着做什么?快出来相助,不能让它逃了!”

  我?助它?开什么玩笑!

  “不行!”我后退躲避着它。

  “如果你想见华遥的话。”金龙也没逼迫,只撇下这么一句,便径直去追那只红鸾了。

  华遥仙君?怎么回事?我脑海里一片混乱,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开口问它,它们已经再次激战在半空。我看着上方的金红闪烁,犹豫片刻,还是捏了捏手指,一跃化作真身,朝着它们盘旋的地方飞去。

  红鸾与金龙的修为都不低。我接近才感到,那鸾鸟并非仙家,身上妖气重极,也不知道它为何会出现在天界,但妖类擅闯天宫,被发现一准是死罪。此刻它已经耗费了许多元气,在用最后的力气挣扎,而金龙却不依不饶,仿佛非要逼她到筋疲力竭才罢休。

  金龙说要我襄助,可我却并插不上手,只好在它们周围盘旋,一边混乱地思考着:这犯下死罪的妖精,会和华遥仙君有什么干系?

  大概是这边的动静太大,五玄宫,兼连四周的宫邸都渐次亮起了灯,许多人出来探查情况。

  此时已过了四更。

  我远远望见华遥仙君的青华殿那边也有了动静,胸口难免又乱跳起来,不停地在金龙身旁转着,问它:“喂,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只鸾鸟,”金龙一边挡着红鸾的攻击一边道,“同青华殿的纠缠了有……四百年了罢。”

  “什么?!”我一惊。

  “它逃出天牢去寻华遥,叫我撞个正着。”他轻巧地说了这么一句,随即像是发现什么般翻身去瞧。

  我停在原地,头脑发懵,一时间忘了动作,再回神时正见一道凶狠的红光打过来。我一激灵,少有地没有瞬间神游了去,而是下意识地用尽全身力量反击自卫。这时却有一道青色从金龙转身的方向划来,将我施出的力量又打回,同那红光一起不轻地击在我胸口。

  红光击中我的瞬间,似乎将什么东西打入了我体内,让我气息瞬间逆转。我哪里受得了这般力道,头朝下转了几圈便去了龙形,一时间头晕目眩,耳朵嗡鸣,连尖叫的力气都失了去,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嘈杂起来。在这片嘈杂之中,我准确地辨出了华遥的声音,虽然模糊,但我听见他在一声声唤“晚晚”。

  我落在了一个人怀中,勉强忍痛抬头看,却见华遥仙君真的出现在这里。此刻他正怀抱着那个也化作人形的鸾鸟,没了往常的从容,急切地说着:“晚晚,你怎么样?晚晚?”

  我立刻就明白刚才那道打过来的青光来自他。

  我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随即意识亦模糊起来。

  我原本就不清楚这事的来龙去脉,如今更是不明不白,不知在谁怀里,亦不知将要发生什么,甚至正在发生的事也因为视听的模糊而难以捕捉。可在这时候,我只觉得很难过,那种刺透心脏一般的难过。这种难过跟方才被击中的疼痛混在一起,让我竟忍不住要掉眼泪。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我都无力去探听亦不在乎,在他们交谈或争执的时候,我只是伏在不知谁的肩上哭。

  我将那人小心翼翼地存在心中百年,可他现在就这么毫不留情地打在我身上,明知道我那样弱小,根本伤不了那鸾鸟分毫。原本应该委屈愤恨的,可我却不停想,要是我没有上来加入他们就好了,即便来了,她打我的时候也不该还手,这样说不定华遥就不会气得竟要打我。如今他出了手,是不是以后,我还来不及好好地让他认识我,就已经被他讨厌了。

  我就这样哭了不知多久,恍惚间被抱着飞来飞去,最后也不知是因为伤势还是疲惫而睡了过去。

  陷入梦乡之前只有一个念头:今后,我与那条该死的金龙势不两立,不共戴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