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龙鸾争·眉目入画(一)
肖沙冰2020-01-16 14:132,363

  敖清来的第一日,除了在我的日志簿上留下评语之外,没有做出其他过分的事。这主要是因为我听说他来五玄宫的消息后,便告病躲在房里寸步不离,生怕一出门就被坑。

  一别近三百年,他捉弄人的本事不知长进多少,可我也早已不是那个天真烂漫的小龙女了。我认真地分析了一下:如今他虽说接管了五玄宫,但总归没什么道理欺压五玄宫中修习的师兄们,否则也不好向师父交代,这样一来,剩下的只有与他同为龙神,要尊他一声“七殿下”的我。

  师父一走不知要多少年,这日子还能过么?

  我托着下巴坐在师父留下的那盘棋前很久,试图将它破解召唤师父回来救我于水火之中,怎奈棋技不好,一直到半夜都无果。最终,我决定写一封信给师父,要求当他的侍棋随侍左右,不行的话,帮他扛扛那棵橘树也是可以的。虽然师父总嫌弃我,但我对他一片忠心,他不会不接受吧?

  我斟词酌句,写好信的时候已是深夜。我落下笔,仔细地折起了信纸,才活动活动有些酸乏的手腕,推开窗子向外看去。

  此刻月亮正巧转到了五玄宫不远处,一片清辉覆下,让我窗户所对的后院显得格外静谧好看——这里很清静,十分广阔的院落里零落地栽了几棵桂树,若有若无的香气暗涌,院子中央有一个不大的石桌,上面刻着一个棋盘,桌子周围几个石凳零零散散地摆着,光洁凳面隐约映照月光朦胧。

  我突然想起了华遥仙君。

  我想起华遥仙君着实跟其他事没什么关系,只是一闲下来就会想到他而已。

  我第一次见到华遥的时候大约也是这样一个夜晚,师父九千岁诞辰,大宴群仙,华遥是座上宾。那是将近一百年前的事了,我却至今记得清清楚楚。

  彼时我才新入天庭,不通礼数,也不懂得什么规矩,在那一众高贵的天人中间手忙脚乱。在我遭到无数人的嫌弃以及无视之后,师兄终于忍无可忍遣我去端盘子倒酒。

  那时候人来人往,场面十分混乱,我端着木盘四处走,一不留神就撞上了人,一时间酒盏倾覆,满满的一盏琼浆尽数泼在了那仙家身上。

  眼见那人身上一袭白衣被弄脏,我吓得六神无主,差点又神游到那年端午去。

  抬头就看见一张愠怒的脸。

  “会不会做事?手脚这样不利落!”那人估计仙级略低,没办法立即用法术将衣裳恢复如初,一时间十分烦躁。

  其实这种事放在我身上我也会烦躁,因为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不仅把酒泼到了人家身上,还在不顾人家阻拦地拿一边的抹布拼命地擦那一滩东西,导致他前襟更加惨不忍睹。

  “你做什么?!”那人一边用力地推开我,一边喊道。估计当时他杀了我的心都有。

  我吓得没说出话来,被他推得脚下一个踉跄。正当我以为我要摔个四脚朝天的时候,一只手搭在了我肩膀上。

  一股很安稳的力量传过来,让我不至倒下,反而在原地站直。这一刻,我清楚地看见面前的那人尴尬地僵在了原地,盛气凌人的姿态瞬间消失,转而恭敬地看着我的身后。

  我无措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下子就觉得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了被他握着的肩膀上。

  这个人一袭华服,玉冠素绶,长身玉立,像是脱身于画中一般,华而贵,静而雅。连那眉眼都像是最最精细的画工一笔一笔描出来的,墨彩浓淡没有半点差错。在一片皎洁之下,他周身像是熠熠生辉一般。我甚至不敢将多余的溢美之词加给他,因为再怎么形容,也是不足的。

  他神色从容,宽和地看了我们一眼,才将修长的手拿开:“区区小事,仙君何至于这般为难一个下人?”说着,他施施然走过去,只消一挥手就让那仙人的衣裳恢复如初。

  方才气急败坏的那人这才冷静下来,连声道谢。于是那华服盛装的人笑了笑,便让他走了。

  在这过程中我一直愣愣地盯着他看,思考他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美男子鸣玉上仙,直到他转过身来望向了我。

  我几乎是被灼烫到般一缩,手指也握得紧紧的,呼吸困难。

  “呵,真的吓成这样么?”他靠近过来瞧我。

  此刻我的反应还停留在他的前一句话上。

  “我……我不是下人,”我目光不知道该往哪放,索性垂着头嗫嚅,“我是青莲仙尊的小弟子。”

  我听到那人轻轻地笑起来。就连笑声都那样好听。

  他的手抚在我的发顶,安抚地揉了揉:“是么?那你好好随青莲修行,往后定是前途无量。”

  我能感受得到他的气息,清清淡淡的从衣袂传过来,好闻得不得了,这让我很是紧张。我这个人一紧张就比较蠢,这时候又被他的接近弄得快要窒息,甚至连道谢都忘记,只是一力点头,再点头。

  如果不是有人叫他离开的话,我可能脖子都点断了。

  “华遥仙君?你令我一番好找。”是另一个仙人的声音。

  “来此透透气罢了。”那个好听的声音这样回答道,说罢,他亲自俯身拾起酒盏递到我手中,拍拍我的肩,便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我还是垂着头,紧紧捏住了手中的酒盏,一遍遍在心里重复他的名字——华遥。华遥。

  等我再抬头,那人已然渐行渐远,只留下飘忽的背影,被月色模糊成一道虚无的光……

  想到这里,我扯着嘴角笑了起来。仿佛又回到那天夜里,温暖的手抚在我的头顶,声音温和好听:“你好好随青莲修行,往后定是前途无量。”

  我带着甜蜜叹了口气,托着下巴看向后院里那个刻着棋盘的石桌。

  约莫二十年前,华遥仙君来过五玄宫和师父对弈,就在这个小桌子上。彼时我躲在桂树后,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了整整两个时辰……自那以后,那小石桌就成了我在五玄宫最爱的东西。

  我傻笑着瞧了它很久,终于决定再去抚摸它一遍。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我准备动身之时,只见一道白光直直打了过来,不偏不倚地将那桌子劈成了两半。在我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又一道光过来,它成了四半,八半,十六半……直到化为粉末尸骨无存。

  我愣在窗前,思绪瞬时回到四百九十六年前的那个端午……不!我摇摇头,卯足了劲喊出来:“大师兄——有人要——毁灭五玄……”

  我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接下来的话被我看到的画面生生地堵回了喉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