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穹朱狱·万劫不朽(一)
肖沙冰2020-01-16 14:162,234

  梦醒之后,我与敖清便继续赶路。少了对前程的担忧,我的心情十分舒畅,看着沿路的村庄城镇,山峦小溪都无比可人。

  说起来这还是我活了将近六百年以来第一次在外闯荡这样长的时间,我觉得对这种经历十分兴奋的同时,对敖清竟也没有先前那样讨厌了。如师父所言,当你将一个人的所有坏处都看尽之后,总会发现他身上美好的地方。虽然我坚信我有生之年根本看不尽敖清的坏处,但我发现,我对他的看法渐渐改观起来。

  有那么一天,敖清故意怂恿我去一家酒馆要了一桌好菜,却未告诉我在凡间吃饭需要银子,所以当我吃完所有东西准备拍拍屁股走人的时候,看见一排粗犷的汉子堵在我面前。

  凡人解决问题的方式比妖怪们温柔得多,正当我以为他们要将我一顿胖揍的时候,他们却耐心向我讲了等价交换的道理。我窘迫之下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忍痛将颈上师父给的项坠卸了下来交给老板。

  敖清去四周调戏良家妇女回来,正看见我坐在地上抱着一口井黯然神伤。他气定神闲地走过来,低头道:“哟,又被谁捉弄了么?”

  我站起冷冷说道:“不关你的事!”而后甩手就向前走,却被敖清一闪身挡在面前,险些扑进他怀里。

  还不待我开口质问,他便俯身看我,不紧不慢道:“再凶点儿?”声音不高,语气中的威胁却清清楚楚。

  我识相地闭上了嘴。

  敖清满意地勾起唇角,目光触及我脖颈时却一顿:“你将那坠子抵给了他们?”

  “不然呢?”我抽抽鼻子,闷声道。

  他沉默片刻,拉住我的手腕向回走:“走,我帮你把它拿回来。”

  “不行,”我不肯迈开步子,“那是我该付的饭钱,你又没银子,拿法术变东西出来糊弄人家算什么?”

  “你要是不要?”他不耐地问我。

  虽则那是师父给我最珍贵的东西,但我也不能白吃人家的好饭。我心中挣扎了一番,咬牙道:“不要了。”

  敖清大约觉得我很不识抬举,当即就松了手。而我的脸正要垮下来,眼前却一亮。

  我眼疾手快地赶在他垂手之前拉住他衣袖。

  “怎么?”

  “那个……”我瞄着他的珍珠束额嗫嚅,“七殿下,我觉得吧,你散着头发特别好看……”

  “嗯?”

  “你看,你头上那个珠子……我那个项坠可是师父给的……你那珠子……嗯……是吧?”我磨磨蹭蹭地说着。

  “……”

  半个时辰之后,我将项坠拿了回来,而敖清失去了束额。

  我们一起走回栖身的山谷。

  当夜月光很好,敖清在泛着凉光的石台上盘腿坐下,叹道:“灵力微浅还真是不方便,多绕了几回路竟有些累……”他目光一转,朝我招手,“来,洛湘,给本太子揉揉肩。”

  我捏捏拳头,反抗的话口中转了几个圈,出口却是:“就来。”

  我跪立在敖清身后,不轻不重地为他捏肩,而他闭眼享受。微风将那人长发拂过我面颊,带来好闻的气息。我捏了好一会儿才发觉我与他距离很近,而这种靠近竟没有丝毫不自然。

  我是什么时候和他熟悉到了这种程度?我这才发现,在梦中一起跨过的时光太长,虽然我们只共度了不到一月,却像是走过几百年一般。转而又想,正因如此,现在这混蛋好意思让我给他揉肩,以后相处日子长了,还指不定让我干什么呢。

  我不由停下已然酸乏不堪的双手,叹了口气。

  敖清那边没有不满。我垂下手,小心翼翼地绕过去瞧他,只见他呼吸匀稳,已是沉沉地坠入了梦乡。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我想起他今日捉弄我在酒馆出丑,又是一阵咬牙切齿。

  我谨遵师父教诲,平了平怨气绕到他面前盯着他瞧,试图想出这满肚子坏水儿的人身上除了长相之外是否真有美好的地方。

  流光清皎,山涧潺湲,我与敖清相对而坐。

  我托着下巴瞧他轻阖的双眸,脑中闪过那双桃花眼满乘了笑意望入我眼中的模样。

  心中某个地方微弱地一动。这个人,他没事干就去欺凌弱小,人家遇上麻烦,他就落井下石,他以捉弄我为乐,想尽办法惹我生气……可他真的是个十恶不赦的人么?

  东海龙王乃众龙之首,东海龙族更是五湖四海里最尊贵所在,善名远扬,其德传称,可在敖真与孟晚的故事里,我看到的大多是他们的伪善与冷漠。敖真因病困于海底时,一众兄弟里谁也未曾顾念手足之情,唯有敖清,他会骗走守卫去见他,会将自己所看的世界讲给他听,给他深海里仅存的一点温暖与希望。

  他救敖真性命不知几次,他帮他实现被所有人嗤之以鼻的事,在所有人瞧不起他,一任他被囚穹朱天狱之时,只有他在为救他想方设法。

  他说自己做不到真慈悲,也不屑假慈悲,其实这世上真慈悲的人又能有多少?他处处做到不违本心活得自在,所以不辨善恶,可这样的人,心底总归是不坏的吧。

  比起那些表面上道貌岸然的人,甚至比起华遥仙君这样理智而“君子”的人,可能有时候,他会更好一些呢?至少当我摆脱了五玄宫的清规戒条随他走这么一程,我有的是从未有过的感受——惊险,新奇,自在,甚至有那么丝毫的欢喜。

  况且这混蛋虽然高雅不到哪去,抚琴却是……那样好听。

  他的眼睛美过星河。

  这些疯狂的想法一经启发就再收不住。我被迷惑一般盯着他移不开眼,脑中思绪更是纷纷杂杂难理清楚。我试图平静一下,转眼却发现我与他距离十分近,这竟令我脸颊发热,胸中也乱跳起来。

  洛湘,你怎么了?虽然你反应慢,也不至于多想些事儿脑子就要被用坏了吧?师父,你还我命来!我心中这样哀嚎着。

  这时,更要命的事发生了。

  敖清睁开了眼。

  剩下的三天行程里,我都备受敖清异样的眼神煎熬,更是被他的同一句话反复蹂躏——

  “今后我可要当心你,你和龙鸟一样爱记仇,可这报复的方式……当真是太诡异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