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穹朱狱·万劫不朽(二)
肖沙冰2020-01-16 14:162,446

  三日之后,我与敖清站在赤灵宫门口,一同望向远处高塔泛着红光的尖端。

  “怕么?”他问我。

  “有点儿,”我诚实说,随即又补充,“但我一定能将此事办好,你只说要我怎么怎么演,戏我可以做足的。”

  “这倒不用,”敖清转向我安顿,“你只要不说话就行了。”

  “……好吧。”

  我们如同上次一般穿过那层层叠叠的红走过去,只是这次是由我来拉着敖清。到了门内他才勉强握着我的手振奋起来,强作淡定地朝前走。

  这回众妖没有对我们兵戎相向,反而过来向敖清问好,并去通报元烈。

  很快,我们又站在了东海妖王的宝座之下,而元烈一只手支撑着头颅,慵懒地斜在宝座上看着我们,面具遮掩之外的唇没有一丝弧度。

  我始终没有说话。而敖清几句话解释清了这些日子周折——原来井龙王的小女竟身怀绝技,不仅轻松逃狱,更是施计将他的法力吸走,幸而他同她周旋许久,终于给她上了迷魂之咒语,封灵之仙锁,才将她顺利带了回来。

  可他现在元气大伤,大约再禁锢不了这孽龙,所以……

  “所以你想动用穹朱天狱?”他话音未落,元烈就这样说道。

  我揣摩不清他语气中的情绪,连敖清也微微一怔。

  可很快,敖清又恢复了淡然,以退为进道:“我何曾这样说过?”他顿了顿,语气不善地挑明:“你我之间若连这点信任都没有,恐怕我也不必在这里待下去了……若不是前些日子我违反天规为你剿灭了那群天兵,再无回头余地,本太子也懒得为你要的这人质大费周章。”

  剿天兵?他说的莫不是英招将军的兵马?他怎么办到的?我在一旁想。

  这时,元烈终于动了动唇角,语气却依旧不慌不忙:“是本王多心,多有得罪,”他站起来整整衣袖,道,“既然这龙女本事大,便由穹朱来招待她。本王这就将她,亲自带去。”

  我默默地看向元烈。只见他转过身摩挲了几下宝座的顶端,那里便有白色的光泛出来,随即一个精巧的盒子慢慢在光的中央凝结。

  盒子一开,正是一把钥匙。

  得来全不费功夫。我与敖清按着欣喜对视了一眼。

  元烈将钥匙收好,转身朝我们走过来。他随即与敖清告了辞,带着我径直朝穹朱天狱攀去。

  鉴于我扮演的是一个被迷魂咒弄得意志模糊的人,一路上,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只任他摆弄。到了那泛着红光的牢狱门口,元烈却忽而停下问我:“你信他?”

  我的心被他弄得一咯噔,面上却没有反应。

  “我尚且对他不敢全信,而你,如何知道他对你是蒙骗还是真心?”他垂首看着我。

  我懵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已经看破我们的目的?还是此事另有隐情?

  迷茫间却又听得那边自语似的一句:“小公主,你是真被迷魂还是装傻?……本王此次既是铁了心要舍命跟天庭斗,便什么都不怕了,你们最好不要在这时候,惹我生气。”

  这话听得我背后冷汗津津。

  还不待细想他这般举动的意思,我便被推得一个踉跄,一步跨入了打开的牢门。

  沉重的大门在我身后缓缓合上。待我稳住身子定睛时,便发现这是一个一丈见方的石牢,除了顶上有许多缝隙透着夺目的红光之外,四周皆为密不透风的石壁。

  我眼尖地发现墙角缩着一个黑黑的影子。

  他应该就是九太子了!我心中一动,走了过去。还不待我开口,那人便缓缓地转过身来。

  我抽了一口冷气。

  只见面前的这东西肥头大耳,膀粗腰圆,眼小鼻长嘴大,简直不能用一个猥琐来形容。这哪里是风度翩翩的九太子,是头猪妖还差不多吧!

  看着他色眯眯地盯着我瞧,我的心情一时十分复杂。

  “敖……真?”

  “哼哧。”对方流着口水回答我。

  ……

  敖清你这个王!八!蛋!

  *

  距离血盟失效的时间还有五日,而我被敖清骗入了穹朱天狱,和一个法力不低却只会说“哼哧”的猪妖共处。

  我在四周布下了结界免得那妖精烦我,抱膝缩在墙角想了一天。

  我如今的处境是:和一头看起来对我既有食欲又有色欲的猪一起,被囚于世上最坚固的牢狱之一,而五日后我即将失去自保的能力。而这处境的成因?如果我没有做梦的话,可能只有一个——我又被敖清坑了。

  虽然我已经完全习惯被敖清以各种方式戏弄,但这时要我接受他这样害我还是有些困难。我对他没有威胁,利用价值也不甚大,他何必大费周章地骗我?再者说,如他所言,他不是不知道赤灵宫根本不足撼动天庭,若非为了从穹朱天狱救出敖真,他与元烈盟合又能得到什么好处?还是他另有目的?

  这些杂乱的问题在我脑海中交织,令我毫无头绪,只剩下烦躁。我不断地想,若敖清真的不来救我,那我该怎么办?难道我要被在这地方囚禁几十年,几百年,甚至余生就在此度过?更糟的是,这里还有一个对我虎视眈眈的猪妖,以后我能不能保命都说不定。

  我决定先趁着法力高把这家伙震慑住再说。

  第二天,我撤了结界,在猪妖面露凶光地扑过来时将他撂倒在地一顿狂踢。

  第三天,猪妖趁我闭目打坐偷袭,被我逼到墙角胖揍半个时辰。三次。

  大概由于我每次都把他当成敖清来打,所以下手难免有点狠,第四天,他已经没有半点骚扰我的力气了。

  到了第五天,我坐在几束红光中间,眼巴巴地盯着那扇紧闭的牢门。

  我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想见到敖清。我的生死捏在他的手中,全部的希望都在他身上。我安静却焦灼地等着,没过多久,却感受到了高塔上空日月轮转。

  几乎是明月升空的同时,我的身子开始有了异样的感受——我体内气息变得不稳,真气不受控制地在经脉流动,指尖一阵阵地泛麻。我心下一凛,试着运气,发现虽然自己灵力依旧强大,却极不稳定。我知道这是血盟解除的前兆。

  掐指算算,最多再有两个时辰,我就要变回那个灵力微浅的小白龙了。

  敖清这个混蛋,他真的不来了么?!

  就在我心慌意乱地在心中咒骂之时,本来在睡觉的猪妖突然清醒过来。他耸了耸鼻子,眼里忽而放出精光。见状,我暗念糟糕——听说修为高的人周身能散发出一种自然的带着威慑的气息,而修为中等以上的人能察觉。也就是说如今我灵力发生变化,那边是能感到的。

  看着他眯起眼,意味不明地盯着我,我心中的紧张逐渐积聚,额上渗出一层冷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