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穹朱狱·万劫不朽(三)
肖沙冰2020-01-16 14:162,791

  一个时辰过去,真气在我体内冲撞瓦解的感觉愈发明显。此刻,猪妖终于猛然立起向我扑来。

  我吓得一个激灵,大叫了声从地上跳起,勉强躲过他这次攻击。可不知是否因为惊吓的原因,这时我手指发颤,怎么都难调整好气息,更别说将在体内胡乱冲撞的真气变得平整,情急之下连防御的结界都布得不堪一击。

  猪妖只一挥手,便让那结界撤去,而我无处遁形。

  “有事好商量啊猪兄!”我手足无措地后退,嘴里不断说着,“我错了,我不该打你,大不了你把我打你的打回来,但是……你你你你先别、别过来!”

  可对面的人明显不买账。他呲牙长啸,对着我的头就是一拳,而我头一歪躲过,飞快地从他手臂底下钻过去向前跑,哀嚎:“父王母后师父大师兄救我——”

  余光扫见身后的猪妖已经转过身,一伸手就要碰到我肩膀。

  我正绝望之际,却感到迎面一阵凉气,石块摩擦的声音随之传来——门开了!

  他似乎一愣,我趁机没命地扑了出去,而后带着惊慌迅速转身将那门狠狠压下。

  猪妖略慢一步,撞在了门上,险险被隔在了里头。

  我霎时像是浑身力气被抽离一般,背靠着牢门大喘着气,这才看向打开牢门的人。

  是敖清。此刻他手中拿着钥匙,一脸无辜地看我,又看看牢门,问道:“什么事让你惊慌至此?”

  “什么事?你好意思问什么事?!”我惊魂未定地尖声道,“我差点被里头那猪妖害死了!”

  “里头还有猪妖?”敖清却一副惊愕模样,他说着就要再拿钥匙开门,“我去救九弟。”

  我将他拉住:“里头只有一个猪妖,哪来的你九弟?!”

  敖清怔了怔,随即紧紧皱起了眉,问:“当真?”

  见他这严肃模样,我也是一恍惚,满头雾水地回答:“当然!”

  闻言,敖清的神色更加凝重。他沉思着在这高台上来回踱了几步,突然低声道:“不好。”说着就要拉着我离开。

  可还不等我们跳下高台,眼前就红光一闪,随即身着华服的身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七太子,你未免也太心急了。”那人不紧不慢地说道。

  元烈?!看到他,就算我反应再慢也是立即就明白,我与敖清都被设计了。看来上次的钥匙定是他故意拿给我们看,以试探敖清的真正意图。糟了,我暗想,元烈如今是亡命之徒,他会怎么对我们?况且……我试着运气,发现真气依旧在我体内回还不休,令我使不上劲来,去拿敖清的脉,他的情况也与我相差无几。

  我无措地看着那个面具脸,默默地揪住了敖清的衣袖。

  敖清却淡定下来,站定瞧着面前的人,坦然道:“你已将我九弟囚了九年,此时再不急,便说不过去了。”

  “只可惜你,急也没有用。”元烈面具下的薄唇锋利地一翘。

  这两个身形颀长的男子在这高耸入云的塔顶对峙。塔顶红光在夜空中显得妖异而刺目,此刻寒风烈烈之下,我们的衣袂飘扬,一种苍凉之感油然而生。

  “放了敖真,”敖清直截了当地说道,“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哦?”元烈冷笑一声,“那我要孟晚归来,你可能给我?”

  敖清默然片刻,说道:“人死不能复生。”

  元烈没有接话 ,兀自开口:“若我没有记错的话,七太子,你应当是五方定海阵之一方罢?”他略略歪着头瞧他,“这阵若陨一方,不知四海会有怎样变乱?”

  五方定海阵我是听过的。当年孙大圣强抢东海定海神针之后,龙王便布下了此阵以抵御灾劫。这阵也叫五子阵,由东海五个太子各执一方。除了被哪吒损毁肉身,升天成为星宿的三太子,病弱的九太子,再去了两个公主,东海九个龙子当中大太子,四太子,六太子,七太子,八太子都是这阵法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此阵一全,无人可破。

  不过五子阵固然有坚不可摧的抵御力量,却并不常用,因为寻常的变故,小则臣将可平,大则太子龙王可解,实在没有用到这厉害的阵法的必要,所以敖清才不必时时守在龙宫。

  敖清抱臂笑了起来:“定海阵至今未派上用场,今后也未必可以,况且即便我陨落,寻人顶替重铸一方也不过百年。宫主若真聪明,不如多为自己考虑,少为天下忧心。”

  “就是啊,你有破坏别人的功夫,不如为自己求些东西呢,不管怎么着,好好活着才是正理,”我忍不住插嘴,“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何必一意孤行?”

  元烈只冷冷地瞧了我一眼。

  “两个龙神,”他活动着手腕,指尖泛出微微红光,“还赚一个。”

  “我、我算不上赚……”我忙低头往敖清身后缩。此刻我体内的真气虚浮,已经在慢慢流逝,应是渡向敖清那边。可这过程绝非片刻可以完成。

  元烈已经在掌中酝酿着什么,万一他真要动手,可怎么办呢?

  这时敖清手在空中一拂,也召出了自己的长剑。

  “要看宫主有没有这个本事赚。”

  都这个时候了,说什么大话!快跑吧!我心中呼喊着。

  对面的元烈眼睛一眯,不慌不忙地转身,目光看向下方:“这恐怕,就不是七太子说了算了。”

  我顺着他的目光向下一看,顿时瞪大了双眼——只见底下众多兵甲排列整齐,红光妖异。再看天上,也隐约有赤焰天网的痕迹。糟了,我慌乱地想,我与敖清法力皆不稳不说,当下敌众我寡,天罗地网之下我们哪有逃脱余地?

  却见敖清趁元烈转身,俯身对自己泛着蓝光的灵剑低语着什么,将手中的钥匙挂在了剑柄上。

  他不会是想……此时我大概已经吓得面无人色,我就这么征求地看向敖清,而他瞥一眼牢门,朝我点头。

  “别怕,”他压低声音道,“想想办法,一起来,嗯?”

  我愣了愣,咬牙点下头。这也是我们保命唯一的法子了。

  最后看敖清一眼,我深吸气,死死地盯住元烈,俟他一转身,便尖声叫起来:“你别过来!我是无辜的!不要杀我!”边叫边向牢门处退。

  敖清也跟着:“洛湘,你做什么?我们与他殊死一搏!”

  而元烈发出一声嗤笑,紧跟上来:“这般懦弱无能,看来本王在下面布的阵法也派不上用场了。”他说着就出手,直直一掌朝我们横劈而来。我与敖清左右一闪躲过,旋即我紧靠在牢门上布下结界,而元烈转向敖清。敖清自知无力与他正面交锋,又一闪躲避开他的拳头,凌空翻转越过他肩头。

  与敖清单打独斗,元烈想必立时就发现了他的实力不足。他不再防备,指间生出三柄利刃直向敖清抛去。敖清无力抵挡,御剑打回一柄,剩下两柄险险贴着他的脸划过,割断他几缕发丝。

  “敖清,你过来,我们用结界抵挡!”我连忙唤他,而敖清顺势作慌乱状一跃至我身旁,同我联手将结界加固。

  夜色中,风声呼啸,我与敖清偕手而立,真气相融,隔着一层泛着白光的结界与强大的敌人对峙,千钧一发中的片刻静寂使这感觉变得十分奇妙。

  我的心这辈子都没跳得这样快过。

  “不自量力。”元烈笑了一声,腾空借着掌力向我们打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几乎在他手掌触到结界的一瞬间,我与敖清同时将它撤去,牢门也在此刻轰然打开。元烈反应不及,未能及时收住动作,趁机,我们一人拽了他一个胳膊同他一起滚了进去。

  元烈挣开我们想要出去之时,那扇门刚巧在他面前合上。

  此刻,敖清的灵剑已带着钥匙远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