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穹朱狱·万劫不朽(四)
肖沙冰2020-01-16 14:163,151

  发现自己中计之后,元烈一时间十分气急败坏。可正当他想过来与我们再战之时,方才缩在角落的猪妖却站起朝他扑了过去,看样子是和他有仇怨。元烈正愁火气没处撒,很快就和他打得不可开交。

  我如释重负地缩在敖清身旁,正准备找个舒适的位置观战,却被他一扯一推坐了起来。

  “诶诶诶……你做什么?”

  敖清没好气地看我一眼:“忘了血盟么?”他与我对坐着,将双手与我的并起,命令道,“快,运气,我们一同将蛊毒化解。”

  看着那边打斗的两人各自凶神恶煞的模样,我连忙照做。

  我与敖清盘腿对坐,双掌合并,各自念着龙神心咒,而我们周围逐渐生出风来,身子亦相对而转。真气被敖清带得终于顺了起来,丹田处仿佛有一个结缓缓地打开,身子一重,旋即又变得轻巧。

  旋转在此时缓缓停了下来。

  再试着在指尖凝结力量,就发现原本法力高强的感觉已然全然消失。

  敖清带着满足,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我们同时收回手掌,调顺气息,瞧向那边战得正酣的两人。

  其实说是两人大战,不如说是猪妖被元烈狂揍。然而这并非元烈所愿,是猪妖一直不知死活地缠着元烈不放,一副不被打死不罢休的模样。我摇摇头,看向敖清,却发现他神色并不轻松。此刻他正死死地盯着元烈,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这才想起我们原本的目的是救出敖真,可那人至今还未见踪影。

  我默默地靠着牢壁坐下,心想,敖真好歹是个龙太子,若他的元神消陨,天庭不会不清楚,那么赤灵宫定会惹上大祸。既然元烈能安然至今,敖真便没有性命之虞,可既然穹朱天狱中没有,他又会被关在哪里?

  盘算间那边的打斗已然停止,猪妖被放倒在地,看来是只余半条命了。

  元烈想必已经感受到敖清恢复了功力,所以并不向我们动手,只是缓缓走过来。

  敖清站起,就在原地瞧着他。

  “现在,宫主便没有选择了。”

  “不愧是七太子,”元烈的面具脸看不出神色,语气冷然“可若你指的没有选择是死路一条,那本王悉听尊便。”

  “放了我九弟,你大闹天庭为孟晚报仇,我不会再干涉,并且先前我为你谋得的兵力依旧由你处置,元烈,死也有死法不同,你就甘心被白白困毙在此?”

  “白白困毙却不然,”元烈冷笑一声,“不是还有一个九太子被永世囚禁,一个七太子也非得徒然同我耗费光阴?”

  闻言,敖清终于再耐不住,他拧眉瞪着面前的人,猛然伸手掐住他脖子,悖于太子之尊的劣性子显露无余:“红鸾妖,你别以为年长本太子几百岁便有资格张狂,本太子杀你如同碾死一只蝼蚁,更有无数法子教你生不如死,你最好不要不识抬举。”他的声音低且沉,却带着种令人战栗的威慑。

  我还没见过敖清这样凶残的模样。

  元烈不为所动,双眸不带一丝波澜地瞧着他。

  敖清眯了眯眼,思索片刻之后,突然伸手扯住那金色面具试图将它卸下,元烈察觉他的意图明显一惊,再去护它,力量却不敌,还是让敖清得了手。“我说了,你最好识相一点。”敖清拿着面具,粗暴地一推,便令他重重撞在墙上。

  我吓了一跳。开始扯面具了!下一步该要掐成一团了吧!

  为免他们强强相争误伤到我,我连忙去拉敖清的手臂:“你你你别生气啊,动肝火伤身的!”

  转眼却见敖清已经恢复寻常神情。“哪只眼睛看见我生气了?”他轻声一笑,把玩着手中的物什,像是故意说给元烈听似的,“只是这面具之中的玄机,我倒是想好好探探。”

  “诶?”

  “还给我!”元烈见状就要起身,却被敖清隔空一个招数压下。他方才耗费了不少力气,当下暂时无法反抗,于是敖清唇角一勾,慢悠悠地将视线投向那金色的东西。

  我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近距察之,那面具散发着微弱的金光,却又不像是金子打造,打眼看去便很有灵气。它表面除了暗纹点缀并无其它,最上方的一颗玉石却十分显眼。那玉石原本埋在元烈发间,戴着的时候全然看不出,它通体红色,周身流动着妖异的暗色光芒。

  敖清掂了掂那东西,试探着将它悬在自己面前。在那面具隔空与他面庞重合之时,我清楚地透过那露出双目的孔看见他双目一睁。

  元烈见状,瞬时失去了奋而夺之的念头,垂手顿在了原地。

  “果然,”而敖清将面具放下,唇角一挑看向他,“宫主这块金玉陆,用得当真巧妙。”

  金玉陆?我怔了怔,这才恍然大悟:这金玉陆乃当年盘古开天辟地之时先人趁乱炼出的法器之一。彼时混沌初开不止岁月轮转混乱,更会产生空间的缝隙。那时便有能人趁机造出隔绝于三界之所在,这些无定界域由法器开启的有三——虚融界隐于玲珑木,迷湖幻境发于和藏烛,丹渊启于金玉陆,听说演变至今,三者都作囚笼用途;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无际山,这便说来话长了。

  所谓穹朱天狱,原来就是能以金玉陆开启的丹渊啊……

  正在我恍然间,被夺走面具的元烈面上有了冷冷的笑意:“可惜七太子不知进入法门,硬闯绝无好处。”因为长期接触不到日光,他面色有些苍白,这使这话气势陡然就弱了三分。

  “是么?”敖清想了想,大言不惭道,“那我今日倒要试试。”

  元烈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自顾自席地打坐:“七太子请便。”

  不要了吧。见状,我心里发毛,思忖着,敖清若是进去了,我一个人面对元烈跟半死不活的猪妖岂不凶险?可是我若跟着去,万一与他一道被困在那鬼地方可怎么好?

  正当我心中纠结之时,敖清向我转过身来。他脸上带着我熟悉的邪笑。

  我当即就有了危机感:“你、你想清楚啊,丹渊这种地方……反正别想拉我去!”

  “小洛湘,留你下来,我不安心呐。”他微微俯身,这么轻声说道。

  不知怎的,这话令我心中有些许异样的感觉滋生。我不自在地转开眼,沉默片刻,竟垂着眼鬼使神差地答了句:“那……那好吧。”

  其实我刚说出这句话就后悔了,没想到让我后悔的还在后头——只见敖清十分自然地拍了拍我的肩,说道:“那你便进去吧。”

  我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敖清的企图,不由张大了眼向后缩:“你做梦!”开什么玩笑,连他都不一定能逃得出来,更何况我?进去送死吗?

  那边敖清顿了顿,神色却忽然认真起来。先前的笑意一收,他眉头微敛,眼神变成从未有过的诚恳。

  “洛湘,帮我这一次。我定然不会令你受困,你信我。”

  信你?我哪一次信了你有好下场的?若不是信了你,如今我会是这落魄模样?!

  我心中这样叫嚣着。可是说来实在奇怪,看着那双惑人的眼,这些话我竟一句也说不出口,异样的感觉又在心头涌动,令我仿佛不会思考一般,只能躲开他的目光:“你确定吗?”

  “我何曾害过你?”

  我已经无力去想究竟是多厚的脸皮才能支撑敖清说出这句话。可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变出一个扳指给我戴上,自顾自低声安顿:“拿着,若遇上不轨之徒,逃跑足够了,并且它能引你找到九弟,”他说着又变出一节仙索,“你寻着了敖真,便将他的手腕与你的捆住,到时候你们能一起出来。”

  若是敖清一人下去,我定然保不住金玉陆,到时候事态必然严重,我们两人下去更不必说,面具会重落元烈手中,后果不堪设想,我下去是唯一的选择。可虽说敖清一副成竹在胸模样,他真能救我出来么?

  我这般考虑着,心情矛盾地接过他的东西,只是还未想出结论便不受控制似地答应下来:“好吧……”我咬咬牙,又补充,“才不是帮你,我是看着九殿下可怜才这样的!”

  敖清抿唇一笑,将面具立在半空中,施法使那朱玉散发出强烈的光芒来。只见原本金色的面具逐渐变得透明,周围有冰冷的气流流转。我紧张地举步走向那气流中心。

  进去之前袖子却被敖清一拉。我回身,便见他又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样子。

  “怎么了?”

  “你……一定当心。”他不放心地看着我,说着,又拿了两个防身的法器给我,才放了手。

  “去吧。”

  我心下有些不忿他小瞧我的能力,但是想想我修为确实不怎么样,就收下他的东西,说了句“放心吧”,一跃进入了那个逐渐扩大的入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