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穹朱狱·万劫不朽(五)
肖沙冰2020-01-16 14:222,127

  穿越一阵苍茫白光之后,我抵达了传说中的丹渊。

  我立足在深渊之底,环顾四周,可见一片死寂当中,四面水草摇摆,泛着亮光的巨石林立,使整片水域都充满了幽幽的红色。

  回到了熟悉的水中,我先前惴惴不安的感觉立时消失了一半。我想了想,化为龙形在这片一点鱼虾也没有的水中游动。四处乱晃寻找着,大约一盏茶的时间,我终于看到了前方水波浮动。

  与此同时,扳指突然泛起了幽幽的蓝光,一股不小的力量将我牵引向前方偏左的方向。这便是敖清说它能助我找到敖真的意思了吧。我想着,小心翼翼地绕过那些怪石,任由扳指将我牵引着向那方向走游去。

  所幸这途中并未遇到囚禁于此的妖魔,我提心吊胆地前行,绕过不知几多巨石,终于到了一大丛珊瑚之前。扳指的蓝光还在闪,那股力量却不见了。

  我想了想,回还人身,轻手轻脚地绕过那片珊瑚,探头望去,正见一个白衣男子背着我打坐。

  我心中一动,但思及上次猪妖的惊吓,我这次没有掉以轻心,轻轻踮着脚尖绕到了他身前,这才大松一口气——面前的人轻阖着双眼,面目苍白俊秀,正是我在梦境中见过的九太子无疑。

  我走到他面前,蹲身轻唤:“九殿下?”

  敖真睁开了眼。许是太久不见生人,他一时怔住,看我半晌才开了口:“姑娘是……”

  “小神是南方井龙王之女洛湘,奉七太子之命来搭救殿下的。”我冲他一笑。

  闻言,敖真却未见惊喜。他淡淡笑了笑,语气依旧不见波澜:“有劳公主。”

  我有些讶于他的平静。转念又想,当年孟晚为救他被囚天牢,他这副模样是寻常,只不知他知道了她被处死又会如何?这样想着,我勉强做出笑颜来问他:“殿下难道不想出去么?”

  “我在陪伴一个人,”于是敖真缓缓说道,“她在牢中,我也在牢中,我凝神打坐之时,她或许也相同,这感觉令我安稳,”他扬了扬唇,又道,“即便我身子离了这座牢,心亦无法离开那座牢,如此,还不若就长留此地。”

  相隔,亦相守。

  看着敖真说这话的神情,我鼻子一酸,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那一瞬我甚至想,让他留在这里与心中的孟晚相守,未尝不是更好的解法?要他知道自己陪伴那人早已香消玉殒,该是如何残忍?

  我不说话,沉默相对中,那边敖真却逐渐皱起了眉,一双眼迷茫地瞧向我,似是因什么异样的感受而迷惑。

  “你……”只见他凝视着我,眉头愈敛愈紧,眼眶亦微微泛红,“不知为何,你让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他这么说着,用手捂了捂心口,似有难耐痛楚,“这究竟……”

  难道是因为孟晚将记忆打入我脑中的缘故?看着敖真的眼神,我心中一紧,连忙堆着笑转移话题:“七殿下要我将我们手腕以仙索相缚,然后他会设法救我们出去。”我说着便拿出仙索开始捆绑,而他只任我动作,半晌才艰难地问道:“是不是阿晚她……”

  他似乎不敢再说下去,便缄了口。

  而我只埋头将仙索绑牢,说着:“九殿下且等等,待我们出去后你便知道。”

  敖真听了这话,就垂下眼,再不出声了。

  我深知此时开口便可能令事态恶化,便也沉默下来,静静地坐在了他身旁,眼巴巴地仰头瞧向我来时的地方,闷闷地想道,也不知何时才能从这丹渊出去。

  *

  我与敖真坐在深渊之底,各自沉默,掐指算来差不多一日。

  时光流逝缓慢,奇怪的是我竟并未有焦急之感,亦不怕敖清真会害我被困在这深渊之中。我不断想,我一次次被敖清陷于险地,为何当他说要我信他之时我却还是会信?而我心中频频出现的那异样感受,又是什么呢?

  在我苦苦思索之时,敖真就放空目光,一言不发地坐着。

  每当我余光瞧见他,我就不可抑制地想起孟晚修行间的那一场大雨,他将她负在背上,在满世界的动荡中踉跄行走。落败婚宴,他自叹无用,那时他可曾知道自己曾给过那个女子世上绝无仅有的温暖。他何曾知道她的眼泪曾经混着大雨淌过他的颈间,何曾知,她曾经多么努力,只为够资格站在他身旁。

  只是她唤他那一句,他终究没有听见,也不会再听见了。

  我这般默然想着,思绪却被一阵波浪涌动打断,抬眼一看,正见有面前生出条细细的漩涡,正飞速旋转着,波纹由那中心一圈圈地荡漾开来。

  有人相救!我心中一喜,腾地坐直了身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愈往上延伸就愈为巨大的圈状波纹。

  “九殿下,我们要出去了。”我又紧了紧我们腕间的仙索,而敖真只是木木地点头,随我一同站起。

  此时,那漩涡已经愈来愈大,直将周围的水域都搅得混乱起来,沙石被巨大的力量带起,绕着小小的中心旋转,我与敖真勉强立稳身子,躲避着被席卷而来的石块。渐渐地,漩涡冲开了不知多遥远的水面,在它与上界相通的瞬间,冲力立时又扩大一倍。

  我与敖真都再站不稳,只能被水波推着旋转。那漩涡的中心移动起来,直直追向我。随着漩涡靠近,推着我们的力量渐渐小了,当我真正站在了最中心,已经能站得稳脚跟。这东西明显只是为营救我一人而来,它中心再容不下其他。我心中暗叹幸好敖清有先见之明令我与敖真捆绑,否则他恐怕就被这水波推开了。

  几乎是在我被漩涡中心完全包围的同时,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向上牵引,我用尽全力一拉坚韧的仙索,于是我与敖真双双腾空,旋转着迅速上行。

  在混乱的水波中旋转了不知许久,我猛然感到身子一轻,头昏目眩地向四周打量,便发现我们二人已然回到了牢狱当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