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穹朱狱·万劫不朽(六)
肖沙冰2020-01-16 14:222,122

  在混乱的水波中旋转了不知许久,我猛然感到身子一轻,头昏目眩地向四周打量,便发现我们二人已然回到了牢狱当中。

  如释重负之感油然而生,可方才旋转带来的眩晕令我暂时还缓不过来,只感到仙索一离水便立即松开。我揉了揉眉心,定睛一看,面前站着的竟是元烈。

  是他施法将我们救了出来?我怔了怔,瞧着那张苍白的脸,正见他眉宇展开,满眼欣悦地盯着我,似乎还带着微微的激动。我警惕地向后一缩。还不待我细想他为何会出手,就猛地被敖清给拉到了身后。

  “看够了?”他对着元烈这样说道,而后者这才回过神来,恢复冷然的神色,移开眼去。

  于是敖清回身问我,“没事吧?”

  我摇头:“当然没有,我可是将九殿下安然无恙地带回来了。”

  敖清嗤笑了声,转向一边默然而立的敖真。

  “老九,你准备这样闷声多久?”

  敖真抬眼,想问什么却不敢开口的模样,最终只叫了句:“七哥。”

  敖清叹了口气。我本以为他为营救敖真这样大费周章,待到事成定会欣喜若狂,终于得见这令他费心的弟弟,他亦要与他亲近地热泪盈眶一番。可我竟并不见他在敖真面前显露什么,仿佛救他未曾费吹灰之力。

  又想也是,若真如同我想,那就不是敖清了。

  “从今断了执念,好生度日罢。”他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兄长的口吻这样说道。

  “阿晚她……”闻言,敖真终于鼓起勇气问出这句话。

  “你还有颜面问起她。”这时,一旁的元烈冷冷开了口。

  “宫主若要得好处,不妨少过些嘴瘾。”敖清挑眉,出言维护自己九弟。

  得知这人是不戴面具的元烈,敖真又沉默下来。

  而元烈勾了勾唇角,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我:“好,本王可以不再为难你们,只是牢狱之外海畔诸妖尚在,你最好别耍花招。”

  敖清只轻声一笑。

  元烈要得好处?我在一边听得云里雾里。看样子是敖清用什么条件与他交换,才使他救我出来,可事已至此,他还贪图什么呢?我拽了拽敖清的袖子,低声问:“哎,你要给他什么啊?”

  敖清却不回答我,只凝视着牢门的方向。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那门正缓缓向上打开。

  随着亮光与新鲜的空气从愈来愈大的缝隙中透入,敖清的灵剑勾着钥匙一跃而入,回到了他的手中。

  “做得好,稚玉,”敖清对着它赞许了一句,而后随意将钥匙一抛,丢到了元烈手中,“还你。”

  此时牢门已然大开,我们四人缓缓走了出去。

  一越过那扇沉重的石门,清新的空气就扑面而来。此时正是晌午,高塔之上日光十分明媚。我们方停在高耸入云的塔顶,敖清便将稚玉递给了敖真,嘱咐他:“这里不是你久留之地,去寻玄虚子,他会告诉你一切。”

  我知道他怕元烈再对敖真不利,而敖真应该也明白自己多留无益,点头安顿道:“七哥多加小心。”说罢,带着灵剑一跃而去。

  元烈没有阻拦。他与敖清神色都淡然,而我却有些心慌了——如元烈所言,赤灵宫诸妖还守在下面,即便敖清法力已恢复也终究寡不敌众,敖清究竟要给他何物才能让我们脱身?

  思索间,敖真已然安全地走远,而元烈开了口:“七太子,本王已放了你九弟,你也该履行承诺了吧?”

  敖清却抱臂笑起来:“哦?本太子看起来像是遵守诺言之人?”

  我扶额。元烈呀元烈,你在这世上活了多我两倍有余时光,就连敖清写在脸上的“骗子”二字都看不清么?也不知这家伙究竟用了什么法子迷惑他。

  元烈却未见多么惊讶,只缓步向高塔边缘踱去:“眼下遵不遵守不由七太子说了算,本王……”他的话戛然而止。只见他目光落在底下之时,脸色瞬时变得煞白。

  见状,我看向敖清,却见他并无异样,只是冷冷勾了勾唇角。

  好奇之下,我也走了几步朝下看,一下子被惊得目瞪口呆——只见原本气派的赤灵宫此时竟只余下了处处残垣断壁,广阔的宫邸处硝烟四起,原先整齐排布的军队早已不见踪影,有的只是隐约能看见的被打回原形的鸾鸟伏尸,四处是折断的兵戈与破裂的铠甲,一片狼藉,惨不忍睹。我几乎能想象到这里经历了怎样一场大战。远处又有人行走,我定睛,能分辨出那是些银色盔甲的兵士押着红甲的战俘向南天门的方向去,那应当是善后的天兵了。

  是天庭的人清剿了赤灵宫叛党?可敖清不是说天兵已被他歼灭了么?倘若没有,他们应当早都出手,如何会偏偏在这时分才来?我疑惑地摇摇头看向身后气定神闲的那人,正欲发问却被元烈咬牙切齿的声音打断。

  “敖清!”只见他怒得双目通红,一副恨不得将敖清千刀万剐的模样。

  敖清却莞尔,微偏头向他致意:“宫主有何吩咐?”

  见状,元烈没有再废话,一伸手召出自己羽鞭向对方攻去,而敖清灵剑不在手,只徒手招架。两人很快打成一团。

  元烈此时正是气急攻心,出招十分狠戾,那羽鞭挥舞得咄咄逼人,可敖清显然有所准备,即便空手迎敌亦毫不落下风。他们两人身影飞速地纠缠移动着,令我分不清谁是谁,只见金红两色交织闪烁。

  这里已经没我什么事,为免他们强强相争伤及无辜,此时还是走为上策,我这样想着,默默地向后退去。可正当我蹑手蹑脚转身想要开溜的时候,忽而听见后方传来一声闷响,我本能回头去看,只见元烈被敖清打倒在地,他口中吐出鲜血,羽鞭一下子断成三截。

  我默念着事不关己,正欲跃下塔顶,却感到手腕被紧紧钳住。还不待我反应过来,已被拉着落到了半空中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