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穹朱狱·万劫不朽(七)
肖沙冰2020-01-16 14:221,790

  我默念着事不关己,正欲跃下塔顶,却感到手腕被紧紧钳住。还不待我反应过来,已被拉着落到了半空中去。

  我惊呼一声,转眼瞧见拉着我的人竟是负伤的元烈。此时他拼尽全力地拽着我前进,颇有些不顾一切的劲头。

  “元、元宫主,你你你要报仇去打敖清啊,我和你无冤无仇你抓我做什么?!”我尖叫,死命地挣扎着,却怎么也甩不脱他铁钳一般的手,只得被他拉着不知朝何方飞去。

  正当我慌张之时,忽而感到另一只手被握住,随即身旁的元烈胸口中了一掌,手指松动,我顺势将手腕抽了出来,回首便见来救我的正是敖清。我连忙反握住他的手,闪身躲在他身后。

  我们三人降落在一处屋顶之上。

  敖清将我护在身后,而元烈手捂胸口喘息着,越过他望向我。

  我猛然与他目光相撞,不免一惊,旋即便有惊讶掺杂着些许心痛而来——他的眼神不似盯着一个猎物,倒像是捕捉着最后的希望,其中有绝望,渴求,更有掩藏不住的悲哀。他为何……我一时怔住了。

  元烈逐渐握紧了双拳。他凝聚全身的力气在手中聚起红光,腾身挥臂,朝着我与敖清相握的手划击。我们各自放手一躲,趁机,他不管不顾地朝我踉跄而来。

  不知为何,与他的眼神相接,我竟一动也动不了,只能愣愣地看着他以不快的速度到了我面前。

  元烈停在离我一寸之处。

  血肉撕裂之声传来,他双目一睁,眸中的希望霎时熄灭。

  剑刃穿透他身体,血潺潺地从他胸口涌出。面前的人每喘一口气,便失一抹生机。他的目光已经游离起来,然而依旧盯着我不肯移开,不甘,更多的是悲伤,那种莫大的哀怆刺得我的心紧缩。

  他双眼被泪水模糊得迷离,仍痴痴地望着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向我伸出手。

  莫名的悲哀从那泪光穿透而来。这时我脑海中混乱一片,却无端想起被孟晚揭下面具的那瞬,他眸底闪过的光彩。我想起就在百年前,他尚是清雅不问世事的鸾中贵族,而只为她卸下他面具的那一个动作,他将双手染上血污。清剿海畔,积愤诸妖,惹得民怨盈涂。他逆天命,起战火,与上界抵死相争。

  可是元烈,敢战苍天的霸主,如今你又在哭什么呢?

  他的手指停在我距我毫厘之处,终究无力地垂了下去,随即整具身子轰然倒地。

  我一惊,愣了半晌才恍然抬眸前望。

  只见身着铠甲的人方抽出长剑,正慢条斯理地以布巾将其擦拭。是英招将军。

  敖清把一脸呆滞的我拉到他身旁,半真半假地责问英招:“将军不知道在有些胆小如鼠的仙子面前,是不能妄下杀手的么?”

  于是英招拱了拱手:“多有得罪。”

  “不、不怪将军。”我摇摇头甩掉方才莫名的思绪,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按着心中泛出的痛楚嘟哝:“你才胆小如鼠……”

  敖清不答,只看向英招:“幸而将军在这最后关头出现,才免我们陷于危难,真是多谢了。”

  英招不会不懂这话里有话,连忙又赔罪:“在下错入漆吴山,故而竟来迟一月,实是无心之失,请七太子恕罪!”

  漆吴山?听到这词,我忽而有种熟悉之感,思索片刻,不由张了张眼——那不就是我与敖清下凡之时,他指给我看的那能困人一月的日落之处?思及此,我方恍然大悟,原来是敖清故意施计要拖延他一月以便自己救出敖真,怪不得敖清要在路上行走半月,又等我在丹渊待足一日才相救,原来都是掐准了时辰的。

  “漆吴山?”现在他却一副惊讶的模样对着英招,“我当日嘱咐过你正确走法,你怎的还入了那地方去?”

  “是在下愚钝,”英招叹了口气,又感激道,“幸有七太子在此控制场面,才使在下未有失职,否则天庭那边真不知如何交待了……此次上天必定向天帝禀告,分功于殿下。”

  ……醒醒啊,英招将军。

  又听这边敖清借机充好人:“这本是我东海的动乱,帮你一帮不算什么。此事传出怕对将军声名有污,不必再多提起,你知我知足矣。将军若真想报答,将玄瑞宫的好酒分小王几盅便可。”

  玄瑞宫酿酒工序出了名的繁复,一向以醇美而稀有闻名,他还真有脸要。

  “一定,一定,改日在下便尽数相赠!”

  我默默掩住了眼睛不忍看英招感激涕零的模样。

  *

  敖清算是将一切做得完美之至。他的目的已达到,我们也该回去了。

  回天庭的路上,我频频回望,却不知道自己在望什么。

  我告诉自己这一桩事便就此结束,心中却又觉得远远没有。直到一片荒乱的赤灵宫淡出我的视线,我才开口问敖清:“你到底答应给元烈什么?”

  敖清不回答,只如同我们下凡之时一般有了奸计得逞的笑容:

  “秘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