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相思局·红尘梦了(一)
肖沙冰2020-01-16 14:222,299

  我跟敖清就这样回到了五玄宫。说来敖清与元烈争斗也耗费了不少元气,可他上天后,只稍事休息,便又急匆匆地下了凡。猜也能猜到他是去照料自己那不让人省心的九弟去了。而我只得独自面对五玄宫的无知民众。

  失去了集体取笑对象的一个月间,十八个师兄已经在自相残杀的路上越走越远。我本以为见到我,他们定要兴致勃勃地问一问我凡间见闻,好让我借机树立斩妖除魔的高大形象, 可他们除了唾沫横飞地向我互相揭短之外竟然什么都来不及做。

  那些把柄的惊人程度令我掩面。很快,我就完全抛却了什么凡间,什么仙魔,愉快地全情投身到了抖八卦的队伍当中。

  兴到浓时,大师兄拿来了玄瑞宫送来的好酒,我们十九人痛快地对饮。

  我们从午后时分聊到月从西来,到了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大殿内醉得只剩下了我和大师兄。他是因为酒量好,而我是因为逃酒技术高超。

  “小师妹,你有心事啊。”大师兄打个酒嗝,放下杯子看我。

  我虚着双眼,托起下巴看庭院,一月前被折断的桂树已然生了新芽。

  “觉得这将近六百年活得很无趣。”我撇撇嘴角。

  “嗯?”

  “唉,也没有什么,只是一直风平浪静地活着,陡然经历些狂澜骤雨,开了眼界,一时有些回不来。这叫什么?动了凡心罢,”我停了停,又道,“哼,我们这种清净修行之地,就不该由敖清那风流胚来管,也不知道师父怎么想的。”

  大师兄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毛:“凡心未断,还上天修行?”

  “可是井里还不如天上啊,没一点……唉。”

  “要有意思的?”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般坐直身子,挤眉弄眼道,“这个月华遥仙君隔几日就来一次,跑得真勤,他是不是对你……”

  “去。”我嗔了声。

  他大约以为我没听清,就又字正腔圆地强调了一遍:“华遥仙君专程来寻过你,并且拐着弯儿刺探你对他的心意,我们可都说了。这是好事将至?”

  “你们!”我哼了一声,骂道,“都吃饱了撑的么?嘴这样多。”

  闻言,大师兄像是见到顶奇怪的事一般看着我,半晌才说:“洛湘,你确定自己没醉?我说的可是华遥,你这反应也太……不激烈了罢?莫非你已经移情别恋了?”

  我自己也是一愣。

  “谁说的!”我直了直身子,嚷道,“我对华遥可是一片真心,本公主不让他动心誓不罢休!”

  话音刚落,就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一顿,随即轻咳的声音传来。

  不、不是吧……不祥的预感登时泛滥。

  我没敢回头,只看向大师兄,而大师兄抬头一望,瞬间捂着头“醉倒”在了桌上。

  这个混蛋……我深吸一口气,刚准备站起便听见声音:“宫内无人,我便……贸然闯入着实唐突,若有不便,我改日再来。”

  是华遥仙君。

  听着这声音,我的心脏一阵阵地收缩,熟悉的紧张之感又尽数回来。我捏着手指,平息气息好一会儿才猛地起身:“洛湘酒后胡言冒犯仙君,这、这并非我本意……”

  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再加上方才的酒意,我瞬时又蠢得舌头打结,脸也一直红到脖子根。

  华遥一如往常,白色长衫甚为素雅。他站在离我不远处,见我转身,略有不自然地笑了笑:“这……”他似乎不知如何接话,便有些尴尬地重开话头儿,“呵,你回来了。”

  我暗自松了口气,又心想敖清告诉我华遥牵挂下界局势,他这些日子来找我多半是为了此事,便点点头:“我与七殿下方从赤灵宫回来,那里的叛乱已然被英招将军平定了。”

  华遥却对此未有什么反应,只颔首问:“你没有受伤罢?”

  我?听了这话,我一时有些受宠若惊,怔了怔才摇头:“没、没有。”

  “前些日子我出手误伤你,还来不及请罪。”

  原来他还念着这件事。我这才恍悟,连忙摆手:“那点小伤不碍事的,仙君千万不必挂心。”

  “这怎么行?”华遥却温厚一笑,“前些时日我偶尔得了些佳酿,还有一件仙器,料想你会喜欢,便为你留着,等你归来去我宫邸同享……不如就用这个来赔罪罢。”

  我更加受宠若惊了。虽则以华遥这样性子,对自己出手伤人之事耿耿于怀亦是寻常,若我不给他这赎罪机会反倒会令他于心不安。但真要应下他的邀约,我难免忸怩——这可是我一百年间想也不敢想的事。

  “我……”我红着脸绞手指。

  “不肯赏脸么?”他半开玩笑道。

  “不是不是!”我连连摇头。我隐隐察觉到华遥对我似乎有变化,他从前对我总像是对待一个小孩子,如今却不同。也不知为何。

  “那便是肯了?”思忖间,他已向我走来。

  看他愈走愈近,我心中有些雀跃,更觉得脸颊发烫,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可还不待我万般娇羞地答应他,门口方向就冷不丁传来一个声音:“这入夜时分,邀一个仙子去贵宫同饮,仙君真是好兴致。”说话间那人就已到了面前,抬眼一看正是敖清。他依旧那副玩世不恭模样,垂首轻嗅我身旁,补充道:“而且,还是个喝醉的仙子。”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华遥。

  怎么什么好事都有他搅和!我在心中咒骂那人一遍,抢白道:“我才没喝醉呢!”

  敖清没有理我。而华遥笑了笑:“我并非现在就要带她走,只是问问,”他转向我,“洛湘,明日午时,你可愿赴约?”

  我娇羞地咬着嘴唇点头。

  见状,华遥朝敖清一笑,拱手道:“即是如此,在下告辞。”

  “告辞。”敖清微微颔首,于是华遥再与我相视一眼,便施施然离去了。

  我目送着那抹白色的影子,一直到他淡出我的视线,依旧痴痴移不开目光。

  而敖清在一旁唏嘘:“啧,这样的人,你喜欢他什么?”

  我回神,抱臂道:“你难道没有瞧见么?人家华遥彬彬有礼,一表人才,可是典型的……”

  “典型的伪君子。”还不待我说完,敖清就接话。

  “呸!你才伪君子呢!”我知道他意有所指,又不想听他再提“假慈悲”那回事,便哼了一声不再看他,径自回自己屋子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