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相思局·红尘梦了(二)
肖沙冰2020-01-16 14:222,793

  辗转反侧一夜,我直到凌晨才阖眼睡去。但这并未令我误了时辰——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宫里扫地的大娘唤醒。

  托大师兄的福,一夜之间,五玄宫上上下下所有人都知道了我要去青华殿赴约。早在我流连梦乡之时,他们已十分热心地为我准备好了衣裳首饰,甚至还有胭脂水粉。

  我被按在院落中央,大师兄悬了一面大铜镜在我面前,于是一群师兄就不由分说地你一手我一手给我脸上涂抹。

  很快我就被弄成了连爹娘都不一定认得的样子。

  大概是这群人嫁女一般的架势实在太大,敖清也被吸引了过来。只听众师兄的包围之外传来他饶有兴趣的问句:“这是在做什么?”

  闻言,师兄们七嘴八舌地向他解释,并自发为他让开一条路,而在他们中央的我窘迫地把脸侧了过去——这个模样实在太怪了,我一点也不想让敖清瞧见。

  敖清却丝毫不客气,径直走到我面前来将我的身子扳向他。

  目光触及我的脸,他一愣,随即忍着笑意问:“洛湘,你这是……要去唱戏?”

  “你才去唱戏,你放开我!”我挣扎着瞪他一眼,死命地把脸转开,不想让他看见我滑稽的模样。

  “五玄宫只有这样一个小师妹,你们真是太不懂得怜香惜玉,”敖清不松手,却装模作样地向师兄们这样说道,他说着又来勾我的下巴,“唉,本太子最见不惯好容颜被辜负,就让我帮你一帮罢。”

  经他这一勾,我清楚地感到自己的脸霎时红透,身子也僵着动不了,只有木木地盯着面前的人。还好周围有师兄们在附和,才令我不那么尴尬。

  而敖清说着竟真动手为我将妆容尽数除去。他对着我的脸端详片刻,伸手就着残留的胭脂为我眉心点了一点朱红。

  “不错。”他满意地勾起唇角,俯身在我身旁与我一同瞧向铜镜。

  “当、当然不错,我、我长得好看。”敖清离我很近,而我目光躲闪着,不知为何就是不敢看镜子里的他。

  “不论你容颜美丑,华遥都是会‘喜欢’你的,”他压低声音说着,气息吹在我的发梢,“可是这真情假意,你便要自己分辨了。”

  这话中的意思我实在来不及琢磨,只觉得周围空气被他抢走似的,呼吸都困难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我心神不宁地想着,又怕被敖清发现异常,只得一咬牙起身推开他,在师兄们的哄笑声中提着裙裾飞快地向外跑去。

  直到一口气跑出五玄宫很远,我才大喘着气停下,狠狠揉自己的脸,揉着揉着窒息的感觉消去,方才的事也暂时被抛到脑后。

  抬眼一看日光,时辰也快要到了。我于是整整发丝衣裳,向青华殿走去。

  我到的时候午时刚至,却早有人等在殿门口。是华遥的近侍琼栀。她一见我便笑开来,十分熟络地将我向进请:“恭迎仙子。”

  “有劳你,”我点点头,又问,“华遥仙君……也等候许久了么?”

  “仙君今日晨起沐浴更衣之后,便亲自布置酒宴等着,”琼栀冲我意味深长地一笑,“仙君对此可是十分看重呢。”

  想来这时候我应当觉得受宠若惊或者羞涩,可我感觉到的却只有过意不去。

  我干笑了两声,一心随着她向进走。

  只见大殿中央两张长桌未分主客摆放,却相对而置,上面放着些许瓜果,还有杯盏佳酿。我的桌上还放着一个蒙着红纱的东西。

  华遥果然已在座上等候,见了我,他起身,笑道:“你来了。”

  我何曾见过华遥那样的笑?况且此刻的他身着一袭水蓝色的精致衣裳,衬着那清澈笑意, 整个人像是熠熠生辉一般,用一个风华绝代也绝不为过。我不负大师兄期望,在看到华遥的片刻间就愣愣地僵在了原地。

  反应过来的时候是琼栀的手在我眼前晃,再看华遥的神色也已变为了不解。我连忙走过去落座,一边艰难地解释:“我刚才……在想事情。”

  “是么?”华遥也不拆穿我。他坐下来,带着得体的浅笑亲自为我斟酒:“其实赔罪为由,实是我得了美酒佳肴,可独酌着实寂寞了些,便借此贸然请你来,不误事吧?”

  “怎会?”我连忙答道,“能与仙君共饮求之不得。”

  虽然我首先想到的是华遥能与之同饮的仙家其实多得很,但我也不是没有情趣的人。我喜滋滋地琢磨,听说人最容易对在患难之时给予自己安慰的人动心,指不定就是上次我在斩妖台前劝他那一回令他对我萌生情愫呢?

  华遥举杯与我一碰,眼里依旧是温和的笑意:“唤我华遥罢。”

  “好。”我乐呵呵地点头,饮尽了杯中佳酿。的确是好酒,只是比起昨日玄瑞宫送来的差了些。

  思及此,我竟无端想起敖清——他临别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来着?

  这么一想可好,之后的半个时辰中,我的脑海中都无法控制地浮现出敖清的模样。他为我眉间点上丹红时,那双惑人的眼微微眯起瞧着我的样子,他呼吸吹在我耳侧发梢的温热。这令我几乎失却了往常面对华遥时的那种兴奋欢欣之感,只觉得恍惚。

  不过这大约也与华遥与我相谈的东西有关——华遥此人清雅,脑中装的也不是诗书就是棋艺,要么便是最无趣的经法。这样文绉绉地应答几番,再多的兴奋也难免消磨殆尽。只是对面的人实在太招我喜欢,才撑着没有困意而已。

  “洛湘,你有心事?”这时,华遥停下了话,这样问道。

  我回神,见他并未有不悦才松了口气:“没有。只是……只是想起师父在时你还偶尔与他对弈,如今他老人家一别许久,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这种时候扯师父总没错。

  华遥点点头:“是啊,青莲仙尊棋技真令我甘拜下风,”他转而又问,“他走时未定归期?”

  我摇头,想了想又道:“师父走时倒是给我了一盘棋,说是若我能解开那盘棋局,便能召他回来。”

  “哦?”

  “我天资愚钝,这局我破不了。”

  “这不打紧,”华遥微微一笑,“若你不嫌弃,明日可将棋盘搬来,你我一同钻研,兴许能得出结果。”

  不知为何,这一笑与我梦中的他重合。这神色,仿佛是对着孟晚吧?

  我心中动了动,难以抑制地泛起一种细腻的欣喜。

  “好啊,明日我便拿棋盘来。”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我点头。

  华遥又好看地笑了笑,而后将目光投向我桌上一直被忽视的红纱:“前些日子我偶尔得了一件宝物,便想着为你留着,你瞧瞧喜不喜欢。”

  “这……”我有些不好意思,但他目光灼灼,我也不好推脱,只说道,“你费心了。”

  揭开红纱,只见底下是一支十分精致的笔。那笔笔杆通体白皙,其上细细环雕着龙状花纹,那龙栩栩如生,打眼一瞧似会移动似的,龙爪底下的祥云都似是在漂浮。这简直像是把我的真身定在了上头,漂亮中带着诡异。

  “素闻你善书画,想来这支象牙凤毫笔能配得上你。”

  我的确钟爱软毫笔,可只用过鸡毫鸭毫,凤毫所制的笔还是头一次见。我把玩着这精致的玩意儿,冲华遥笑:“真是多谢。”

  “你喜欢便好。”

  我再次沉浸在梦境般的欢喜里无法自拔。

  一直到离开青华殿,我的心情还是轻飘飘的。喜悦虽然来得不真实,却依旧支使着我一路欢欣雀跃地蹦跶回了宫。天界可真是天碧云清,我哼着小曲儿四处望,仿佛已然看到了我与华遥仙君双宿双飞的美好新未来。

  不过话说回来,敖清附在我耳旁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来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海荒·灵珠渡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