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唐三藏2017-05-17 19:476,794

  “我已经拖我的朋友查过了,这次发过来的这个银行账户是真的,而且,钱我也已经实实在在地打过去了,但是,我朋友告诉我,那张银行卡的持卡人已经死了,根本无从查起,我想,也许是这个勒索者意外捡到了这样一张银行卡,恰好又幸运地弄到了卡的密码”。顾若云道。

  待听到顾若云的这个解释后,坐在一旁的白薇这时似乎想要张嘴来反驳一下,可就在她刚想把话说出口的时候,坐在办公椅上的顾若云说话了:“算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吧”。

  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对了,小薇,我已经把一份报告交到了老板的手里,只要他点头同意,你以后就是这里的副主管了”。

  “真的!这……这……谢谢云姐”!此时,白薇高兴得脸都涨红了,从嘴里说出来的话,似乎也有一些语无伦次。

  “……”

  两天后,白薇升任为副主管的报告已经批下来了。

  其实,只要是顾若云打上去的报告,就一定能被批下来。

  白薇欢天喜地地搬到了顾若云隔壁的一间办公室,开始了自己当副主管的日子。

  这天,白薇被顾若云叫到了她的办公室。

  白薇走进顾若云的办公室,顺手关上门,然后看向坐在办公桌后面坐着的顾若云,问道:“云姐 ,找我来什么事”?

  这时,顾若云把自己的手机丢到了白薇的面前,一句话也没有说。

  白薇拿起顾若云的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短信,看到短信后,惊叫了一声,道:“什么?,对方又要勒索30万!不给钱就对你儿子下手,真是禽兽”!

  此时,顾若云已经呆若木鸡。

  “不行,云姐,这次一定要报警了”。白薇说道。

  白薇把顾若云的手机放回到办公桌上,说道:“上次你儿子一点事儿都没有,这次肯定也不会有事的,再说,总不能这样忍气吞声吧”?

  是的,白薇说的没错,顾若云在也受不了这种一而再的勒索。

  上次,若不是为了儿子考虑,自己怎么也不会白白丢掉20万块钱。

  而这次,对方竟然狮子大开口,要30万!

  不过,这次勒索者并没有给顾若云银行账号,而是让她把那30万块钱装进一个的旅行包中。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估计勒索者已经不担心顾若云会报警,所以这个藏钱的地点也被勒索者选得很嚣张,这次勒索者竟然要顾若云将装有30万现金的旅行包放在公司楼下停车场旁边的一个垃圾桶里。

  于是,顾若云报警了。

  警方接到顾若云的报警后,马上就对顾若云的儿子24小时进行了监控,而且在指定交钱的地点布下了埋伏。

  只要这个勒索者敢前来拿钱,就一定会被警方一举抓获。

  第二天,顾若云准备好了一个旅行包,在里面装好了30万块钱,于是她便按照勒索者的要求,将其放在了垃圾桶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预订拿钱的时间也已经过了,此时却还不见勒索者的身影。

  难道再次被勒索者骗了?这时顾若云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儿子,害怕他会像自己一样,遭到“狼人的袭击”。

  不过,自己的儿子现在在警察的保护下,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如果真要出什么事了,警察也会在第一时间通知自己的。

  就在大家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这时,突然听到“突突突”的摩托车由远及近,摩托车上,一个戴着黑色头盔的人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里。

  “来了”。埋伏在附近的警察小声说,“做好准备”。

  这时,那个骑着摩托车的人看似随意地停在了垃圾桶前,随手就从垃圾桶里拽出了一个旅行包,然后就将其背在了自己的身上,接着,便快速地启动了摩托车,扬长而去。

  “追”!

  这时,几辆警车随即追了上去,而顾若云也坐上了一辆警车,追这个勒索者去了。

  再说这个勒索者,此时骑着摩托的他(她)完全无视警察的喊话,反而加大了摩托车的油门,一路狂奔。

  他冲上了公路,像泥鳅般地在车水马龙中穿梭着,而勒索者后面追赶的警车反而显得笨拙起来,距离越来越远,最终,警方通过努力,还是将这个勒索者逼停在了路边。

  勒索者被抓到了,旅行包又重新回到了顾若云的手中,正当她为这么干脆利落就抓到勒索者感到高兴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手中的这个旅行包有点陌生,但,陌生归陌生,顾若云还是赶紧打开了手中的旅行包的拉链,可就在她看到旅行包里面装着的东西的时候,顾若云的心里突然一惊,她看到,自己手中拿着的旅行包里面根本就没有现金,而是一堆废报纸。

  被掉包了!

  “坏了,上当了”!顾若云捶胸顿足,于是,她又和警察火速返回了停车场,而当他们赶到查找的时候,真正的旅行包却早已不翼而飞了。

  和顾若云一起赶回来的警察是一个火爆脾气,此时的他走到那个垃圾桶旁,一脚便将那个垃圾桶踹翻在地,一边踹,嘴里还骂着类似“他妈的”之类的话。

  市公安局审讯室里

  “说吧,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一而再地勒索顾若云”?一名警察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那名摩托车手问道。

  “警察同志,冤枉啊,不关我的事啊”!摩托车手不等警察仔细审问,就主动招了。

  “恩?那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警察皱了皱眉,问道。

  “我也是迫不得已,我也是按照那个人的要求,骑着摩托车从那里经过,并将一个事先准备好得旅行包拎在手里,让人误以为我是从垃圾桶里拿到的旅行包”。摩托车手一脸苦笑地说道。

  “按要求?谁的要求”?警察问道。

  “勒索者”。摩托车手说道。

  “勒索者?,你不就是那个勒索者吗”?警察问道。

  “不”!摩托车手慌忙摇头,然后说道:“我被他勒索过,因为交不上赎金,所以就遭到了袭击”。

  说完,摩托车手用左手掀起自己右侧胳膊上的衣服,一道深深的伤口赫然在目。

  警察在看到那名摩托车手胳膊上的伤之后,突然愣住了,因为这个伤口跟顾若云肩膀上的伤口是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则是顾若云伤的是肩膀,而这个摩托车手伤的是胳膊。

  看到这,警察的口气缓了下来,问道:“你见过勒索者吗”?

  “没……没有”。摩托车手摇了摇头。

  “没有”?警察疑惑地问道。

  “千真万确,我真的没有见过这名勒索者,我只是接到了他给我发来的短信,短信上说,只要我做了这件事,他就不会在勒索我了”。摩托车手说道。

  “勒索者让你假装去拿钱”?警察问道。

  摩托车手点了点头。

  “……”

  顾若云整日握着手机,既希望又不希望勒索者发短信给她,毕竟这次自己报了警。

  令顾若云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勒索者竟然早有防范,既把钱拿到了手,又不给警方留下一丁点的线索。

  这让顾若云更加担心了,而且,这个勒索者实在是太可怕了。

  顾若云根本猜不透勒索者的动机,他到底要干什么?自己报警了,又会遭到怎样的报复?还有,自己的儿子会不会有危险?

  就在这时,顾若云手中的手机响了,是警局来的电话。

  “请问是顾小姐吗”?电话中的声音很平静。

  “恩,我是,您给我打电话,请问是有什么新的进展了吗”?顾若云问道。

  “很抱歉,顾小姐,下面我说的,还请你不要激动”

  “您说吧,我能承受的住。”顾若云说道。

  “您的儿子遇害了”。

  “不可能”!顾若云对着手机咆哮,”今天早上我还送他去了幼儿园,怎么可能就遇害了呢?你们不是说会24小时保护着他吗?你们这些警察是干什么吃的?!”

  “……”

  顾若云在听到自己儿子遇害的这个噩耗后,便急急忙忙地来到自己公司楼下,然后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停靠在路边,顾若云伸手将出租车的车门拉开,坐了进去。

  “师傅,麻烦你拉我去市人民医院……”。

  “……”

  市人民医院。

  病床上,一张白色的床单将顾若云的儿子包裹了起来,那弱小的身躯显得更加单薄。

  顾若云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不禁声泪俱下。

  这些年,顾若云用尽了一切手段挣钱,而她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儿子。

  她送儿子去最好的学校读书,给他买最好的玩具,给他吃好的,穿好的,玩好的。

  可现在,顾若云唯一的精神支柱,此时已经安静地躺在了病床上……

  顾若云悲痛欲绝,几近发疯地掀开白色的床单,抱着儿子已经僵硬的身体,痛苦流涕。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这就是勒索者的目的吗?顾若云扔下儿子的尸体,疯狂地拨打电话。

  而此时,这个刚刚勒索过顾若云,害死她儿子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

  夜晚,顾若云一个人独自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此时的她想不出该做些什么事情才能让自己不再去想自己的儿子。

  正当顾若云痛苦得万念俱灰时,她的手机响了,顾若云听到响动,伸手一把抓过床上的手机,然后将手机拿到了自己的眼前。

  顾若云看到,自己的手机屏幕上,此时正有一条短信静静地躺在那里。

  顾若云没有犹豫,点开了那条短消息。

  就在顾若云点开短信的一瞬间,一条短信弹了出来,浮现在了顾若云的眼前。

  “你真以为50万能买一条命吗?哈哈哈哈哈……”

  非常熟悉的号码,正是那个勒索者短信的号码。

  此时顾若云的心里一悸,50万买条命?勒索者两次向她勒索,前后加起来刚好是50万,而且,她的儿子还丢掉了性命。

  顾若云看着眼前的短信,使她不由得想起了一件往事。

  在儿子上幼儿园的时候,他和另一个同学在滑梯上玩儿,两个人要争着要先滑滑梯,于是便争执了起来,这时,儿子不小心推了一那个同学一把,结果那个孩子就从滑梯上摔了下来,头部着地,当场死亡。

  这件事发生后,顾若云就凭着自己积攒下来的人际关系赔了那家人50万了事。

  难道这次的勒索和儿子的死都是那家人的复仇?

  顾若云想到这,便用手机报了警,但2天过去了,警方也没能联系到那家人,就仿佛一夜之间突然在人间蒸发了一样,没人知道那家人到底去了哪里。

  同时,这件案子也再次陷入了死胡同。

  在社会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的顾若云直觉判断这是对她很了解的人在给她使坏。

  难道,这个可怕的勒索者就是她身边的人?

  她身边的这个人,会是谁呢?

  是那些形形色色的男人吗?不然为什么会自称“狼”呢?

  可是,她从来都不知道,这些男人中有谁的儿子,而且还和自己的儿子在同一所幼儿园上过学。

  正当顾若云胡思乱想之际,她的手机响了起来,顾若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显示屏,是白薇的电话。

  可是,顾若云却没有接,任凭手机铃声在手里响着,过了一会,手机铃声停止了。

  顾若云放下手机,一个人坐在床边发着愣,似乎在想着什么。

  顾若云知道,最近她没少麻烦白薇,虽然她才来公司没多久,可却对自己的事情很上心。

  几次三番地麻烦白薇,顾若云还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

  可是,想到这里,顾若云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身边人”?顾若云嘴里喃喃地说道。

  难道是白薇?这个看似最没有可能性的人,说不定就是想要害自己的人。

  现在的顾若云似乎已经“走火入魔”了,她开始怀疑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

  回想起白薇的点点滴滴,顾若云越发觉得她跟别人不一样。

  白薇是半年前到公司来实习的,在实习的过程中,她不断向顾若云示好,让顾若云心情大好,再加上她本来就有一定的能力,顾若云毫不犹豫地就将白薇收到了自己的麾下。

  后来在顾若云的帮助下,白薇顺利地当上了人事部的副主管。

  算起来,比起那些形形色色的男人,白薇似乎走得和自己更近一些。

  对于白薇,顾若云除了知道她有一个在电信公司上班的男朋友,其他的就一无所知了。

  自己身边竟然有这样一个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真是太可怕了。

  想着,想着,顾若云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起来,说不定,白薇还真是隐藏在自己身边的定时炸弹。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顾若云就迫不及待地给白薇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云姐,找我有什么事吗”?白薇在电话里问道。

  “小薇,今天云姐有点事情,咱们找一个地方面谈吧”。顾若云说道。

  而电话这边,白薇只当是顾若云因为失去了儿子,想要找人倾诉,便欣然答应了。

  一家咖啡厅内。

  顾若云看着对面坐着的白薇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面露哀伤地说道:“小薇,我身边再没有什么亲人了”。

  白薇在听到顾若云所说的话后,先是用安慰的眼神看了坐在自己对面的顾若云一眼,然后说道:“云姐,你不要太过伤心了,这不还有我在你身边呢吗?以后只要是云姐的事情,就是我白薇的事情,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听到这话,顾若云笑了笑,说道:“谢谢小薇,可你还有你的家人,将来还会有自己的家庭,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不想,白薇听到顾若云这么问,脸色立马就变得忧郁起来,说道:“其实,我和云姐差不多,本来我有一个大家庭,父母,哥哥,嫂子,还有一个可爱的侄子,可现在他们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对不起,是我多问了”。顾若云不知道原来白薇竟然有这样的家境,不禁叹息。

  “原来,小薇和我一样啊”顾若云心里想道。

  这时,只见白薇笑了笑,说道:“不过,我还有一个弟弟,虽然他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康复出院的”。

  “你哥哥,他怎么会在医院里呢?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你方便,可以和云姐我说说”。顾若云说道。

  白薇听到这话,不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说起来还真是不幸啊……”

  原来,白薇这么努力工作,都是为了挣钱给弟弟治病。

  有一年夏天,白薇的家人组织了一次家庭旅游,可惜白薇当时恰好有事情没能和家人一起出发。

  就在这个时候,载着白薇家人的大巴车出了车祸,除了白薇的弟弟还留有一丝气息外,其他人全部遇难。

  白薇躲过了一场灾难,却面临更大的灾难,失去亲人的痛苦更是不断地折磨着白薇本人,让她整日以泪洗面。

  可是,弟弟还躺在病床上,不久便耗光了家里的积蓄,而白薇必须想办法养家糊口,更要为这个唯一的幸存者的弟弟筹钱治病。

  “幸好,经过治疗,弟弟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医生说,弟弟现在的身体状况很好,可以进行下一步手术了”。此时白薇的脸上挂着微笑。

  “……”

  自从顾若云了解到白薇的遭遇后,工作中更是时时照顾她,希望能减轻这个小女孩儿的心里负担。

  可是,顾若云在经过一番调查之后,还是找不出究竟谁想要害自己,自己身边的人被一一排除,难道自己还有漏掉的?

  可是,突然有一天,白薇却不见了。

  顾若云四处打听白薇的消息,毫无进展,而白薇则是真真地从自己身边消失了。

  一个月后。

  顾若云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是白薇发来的。

  云姐,当你收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你也不要在傻傻地找我了,因为你根本找不到我。

  那天,你把我叫出来,询问我家里的情况时,我知道,你其实已经开始有所察觉了。

  不过,你却被我的演技骗了过去,这么说呢?有一点我骗了你,我的小侄子并不是那场车祸中丧生的,而是被你儿子推下滑梯摔死的。

  还有,我的弟弟已经康复了,还要谢谢你捐助了“50万块钱”。

  可是,当我有一天发现自己拥有一种非同常人的超能力时,我便利用这种超能力为弟弟筹钱治病。

  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自导自演了这样的一出戏,我知道,当你收到勒索短信的时候,并不会真的相信“狼袭”也不会理会勒索短信,所以我第一次给你的银行账户根本就不存在。

  我想你已经想到了,我所拥有的超能力就是隐身以及催眠,而且,我还可以自由地出入我想去的任何地方。

  我弟弟的伤势很重,而医疗费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我不光对你下手,我还对别人下过手,可惜,有些人因为受不了这种袭击,竟然当场暴毙,而更多的人则和云姐你一样,右侧胳膊或者肩膀上只会留下一个深深的疤痕。

  现在我们在来说说我的小侄子吧,你还记得那个被你儿子害死的孩子吗?他是那么的可爱,所以,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自己儿子的滋味,我想你一定不好受吧。

  会不会晚上做梦的时候都会梦到你自己的儿子?会不会看到家里的任何地方,都能想起和自己儿子在一起快乐的时光?

  你放心好了,我小侄子会在另一个世界好好照顾你的儿子,他们不是在同一个幼儿园吗 ?听说两个人还是好朋友呢。

  想必你也已经察觉,你嗜血,食生肉,这就是我走之前给你留下的最特别的礼,而且,这个毒素是没有解药的,你自己留着好好享受你的后半生吧。

  而狼人袭击,则是我虚构的,我要报复,我不光要报复你,我还要报复这个世界 ,因为我觉得,你们这些人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

  随后,顾若云在一次报了警。

  半年后,白薇的尸体被警方找到,而白薇口中所说的超能力也是她自己编造出来的,但顾若云中的毒却是真实存在的。

  至于白薇是怎么死的,警方却一直没有公布,到现在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

  也许,有些人,被现实所发生的事情刺激后,就会变得心里扭曲,而且,他们还拥有极强的报复欲望,事业欲望,而这些欲望最终让他们失去了理智,最终迷失了自我。

  没准,在你的身边,就有这样的人存在,也说不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案事件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案事件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