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小皇帝
vivibear2019-09-30 10:412,705

  出了宣光殿的英娥兴奋不已,犹如脱了缰的小马般在皇宫里蹦跳穿梭,没几下就跑出了老远。身为大宫女的翠芸一直在胡太后身边伺候,素来也是养尊处优,才追了一会儿就气喘吁吁。就在她停下脚步调整气息的一眨眼功夫,英娥早就跑没了影。

  午后和煦的春风,夹裹着淡淡花香,若有若无弥漫在空气里。英娥夸张地皱起鼻子汲取着香味,心情大好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宫里的人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但见她穿着打扮非同一般,也无人敢上前相问,所以英娥在皇宫的一路自由行可谓是畅通无阻。在追着一双彩蝶七拐八拐失去了方向之后,她终于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自己好像在宫里迷路了。

  英娥自小在草原上野惯了,此刻倒也不慌张。她站在原地先四下张望了一遍,发现这里还真是偏僻,连往来宫人的身影一个都没有。她正打算再往前走走,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压抑的哭声。英娥顿时来了精神,也顾不上迷路不迷路,踮起脚尖悄悄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绕过了一座假山,英娥才看到原来这里别有天地。湖水清浅,波光潋滟。湖边的菖蒲伸展纤长的枝茎,紫色的半卷花瓣玉立婷婷。紫藤盛开到极致,不知何时飘落的紫藤花瓣点点飘落在湖面上。

  与眼前美景格格不入的是坐在湖边将头埋入膝盖哭泣的一个小男孩。英娥见这男孩似乎和自己年龄相仿,不免有些好奇。她走到了男孩的身边,也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

  小男孩似乎被吓了一跳,蓦地抬起了头。

  那张青涩稚嫩的面容宛如花朵一般娇嫩,白皙柔软。秀丽的凤眼里蕴含着朦朦胧胧的水雾,浓长的睫毛上沾了点点泪珠,樱色粉唇也因为哭泣的缘故变得格外晶莹剔透。

  若不是因为他的穿着,英娥差点把他当成个漂亮的小姑娘。

  男孩止了哭声,皱着眉幽幽道,“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英娥答得很快,“我从北秀容来,今日随我母亲进宫见太后。”

  “见太后?”男孩的眼中飞快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又迅速用长睫掩住了眼底的神色。

  英娥点点头,“是啊,太后又年轻又美丽,说话柔柔的,很好听。”

  男孩忽然冷冷瞥了她一眼。这一眼似利刃般尖锐狠毒,竟是和他的年纪完全不符。英娥眨了眨眼,对方的眼神已恢复了温软,这让她确信刚才看到的只是错觉。

  英娥挨近了他几分,颇为关心地问道,“对了,你怎么了?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哭?是谁欺负你了吗?”

  男孩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低声道,“你是一个人过来的吗?”

  英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是啊,我迷路了。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男孩擦去了眼角的泪水,“我对这里很熟。不如我带你回去吧。”

  英娥大喜,“真的吗?你真是太好了!”

  男孩轻咳一声,“不过现在我腿有点酸,站不起来,你扶我一下。”

  英娥自然是殷勤地扶住了他。就在这时,她看到男孩对她露出了一个极为诡异的笑容。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见他慢悠悠伸出了双手,往自己的身上一推----

  春天的湖水依然非常寒冷。当英娥意识到这一点时,整个人已经落入了湖中。她在水里不停扑腾着,竭力想要将头部露出来。就在她偶尔浮出水面的短短一瞬,她似乎隐约看到了那个男孩正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她,那双秀丽无双的眼中只有冰冷的杀意。

  英娥心里又是疑惑又是愤怒,不明白这个男孩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自己不识水性的话,岂不是要活活淹死在这里了?好!既然你这么狠毒,也别怪我不客气!她憋住一口气,假装沉入水中,同时偷偷向岸边靠拢。

  男孩冷冷看着她挣扎着沉入湖中,正要转身离去,不防她忽然从水里窜出,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将他也一起拽了下来!

  男孩显然不识水性,到了水里一个劲扑腾。好不容易冒出水面,他又惊又怒地大叫,“你知道我是谁-----”不等他说完,英娥狠狠将他的脑袋摁入水中。估摸着他喝了不少水,英娥又把他拽出来,让他能及时呼吸空气,接着再将他按下去。如此反复几次,男孩被她折磨地直翻白眼,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见差不多报了仇,英娥这才停手,将半死不活的男孩推到了岸边。

  就在这时,几位宫人神色惶然地跑了过来,见到男孩这副模样顿时吓得面无人色,急忙将男孩连拖带拽拉了上来,口中还尖叫着,“陛下!陛下!您怎么了!”

  英娥大吃一惊,知道自己闯了祸。原来这长得像小姑娘的男孩居然就是小皇帝元诩!对了,之前母亲提起过,当今皇上和她年龄相仿,她刚才居然完全没有想到!这下可糟糕了,要是母亲知道一定会生气的。

  元诩还处于半昏迷状态,不过内心强烈的愤恨还是促使他挣扎着伸出手指向英娥,“她……是她……”是她推朕下水,赶紧将她抓起来!----皇帝想表达的自然是这个意思,只可惜此刻的他却说不出更多的话,将小脸憋得通红。

  还不等宫人们将怀疑的目光投过来,英娥早就一个箭步冲到了元诩的身边,迅速握住了他的手,一脸激动地打断他的话,“是,是在下救了您!陛下,能够救您一命,实在是在下的荣幸,您不需要感谢在下的!”

  宫人们的眼中顿时都带上了感激之色。若是皇上出了意外,她们这些人自然性命不保。

  元诩听她这么颠倒黑白,竟然气得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英娥忙斥道,“你们还不马上送陛下回去!赶紧宣御医!要是陛下有个闪失你们可担待不起!”

  宫人们急忙扶起元诩,匆匆离开。

  英娥这才松了一口气。她也知道眼下虽说躲过了,但纸包不住火,那小皇帝肯定要和她秋后算账。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回到母亲身边,如果能早些出宫就好了。

  只是,她该怎么找到去宣光殿的路呢?刚才只顾对付那个小皇帝,忘记问一下那些宫人了。正当英娥苦恼的时候,忽见一妙龄宫人脚步急促地朝这边走来,似是有事要办。英娥眼睛一亮,忙上前拦住了她笑眯眯地问道,“好姐姐,我不小心在这里迷路了,能不能告诉我怎样去宣光殿?”

  宫人笑着向她行了个礼,指了方向,又详详细细告诉了她怎么走。

  英娥感激不已,道了谢后就欢快地离开了。

  宫人望着她的背影,嘴角微微一翘,转身就朝着相反方向走去,在一棵花树前停下了脚步。一树繁花静静妖娆,树下一位蓝衣少年负手而立,素袖似空,略显单薄。面容却是隐于阴影之下,令人无法看清。

  宫人面露恭敬之色,“主子,不知这个孩子是什么人?为什么主子要帮他?”

  少年悠悠道,“今日北秀容的北乡公主偕嫡长子尔朱菩提晋见太后,他自称从北秀容而来,应该就是尔朱菩提。”

  少年的声音极为好听,优美的语调里带着一丝慵懒,每一个字符仿佛在袅袅起舞。

  宫人忍不住又道,“主子,刚才那样的情况,为何主子您----”

  “你是问我为何不上前相助陛下?”少年似是轻笑了一下,“陛下的性子素来蛮横骄纵,也该让他吃次亏了。能将陛下气晕的人,我觉得还是应该帮一下的。”

继续阅读:05 陛下的报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