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成长
vivibear2019-07-24 17:433,069

  北秀容的春天,今年来得格外早。和煦的风吹拂过草原,卷起了零零落落的各色野花花瓣,夹带着清新香味四下飞扬,有的打着旋儿轻舞,有些落在了湖里,搅动一池碧水,荡开层层涟漪。

  离湖边不远处,一位少女姿态洒脱地斜倚在马背上,微眯着眼朝空中张弓引箭。蔚蓝清透的天空中,有几只雀鸟正在盘旋,鸣叫着在空中划过优美的轨迹,全然不知死亡近在咫尺。

  少女秀丽的脸上褪去了孩童时期的稚气,她的肌肤不是洛阳贵女们那种娇弱的白皙,而是细腻光润的小麦色。目光流转澄澈明净,小巧的嘴角微微勾起,草原上所有的鲜花绽放都比不上她此时的笑容。在她身后策马而立的男子风姿朗朗,肤色有着鲜卑人特有的洁白,一双茶眸含着淡淡笑意,深邃辽远地仿佛映出了蓝天浮云。

  弓弦渐渐拉满,就在这时,男子忽然开口阻止,“等一下。”

  不等少女过头,男子已经策马行至她身旁,侧过身伸手将她弓箭的方向略略往上拨了一下。少女嘻嘻一笑,转过头正好对上男子的目光。两人眼神相交的一瞬,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变得柔软起来。

  只听嗖一声,箭如流星般离弦而出,仿佛长了眼睛般冲那群雀鸟而去。随着雀鸟的一声悲鸣,被射中的猎物急速坠了下来。少女再也按捺不住,翻身下了马飞跑起来,身姿动作轻灵的仿佛林间小鹿。她捡起猎物,只见一支长箭同时射穿了两只雀鸟。

  “师父,你看!”她将猎物高高举起,雀跃之情溢于言表。原来一支长箭同时贯穿了两只雀鸟。

  男子微微一笑,“英娥果然进步不小。”

  尔朱英娥前些日子刚过了十四岁的生辰,这几年一直随着高欢学习射箭,技艺日渐高超,部落里很多男子都不是她的对手。

  听到他的肯定,英娥更是欢喜,“过些日子阿爹带部落里的人去狩猎,师父你可一定要带着我。到时我一定不会给你丢脸的。”

  高欢眉梢眼角轻轻往上挑,“原来这些日子你又是给我送吃的,又是说好话哄我开心,为得就是去能参加这次狩猎之行?”

  “当然不是只为了这个啊。”英娥连忙否认,“我可是一直都对师父很好的呢。”她指了指高欢腰间佩戴的羊皮钱袋,“除了师父,我就只送过阿爹亲手做的钱袋。”

  高欢的目光落在那个针脚粗陋的钱袋上,神色更加温柔了几分,嘴角的笑容越加深邃。

  英娥一见他的神色就知道有戏,笑容更加甜蜜,“我就当你答应我了哦,师父!”

  高欢轻咳了一声,“那你就好好准备起来,不然到时什么都没猎到,我可不承认你是我的徒弟。”

  英娥一声欢呼,“我就知道师父最好了!”

  “行了,别尽给我灌甜言蜜语,到时你得紧跟着我,不能自己乱走。狩猎的地方有猛兽出没,万一落了单遇上就危险了。”

  英娥吐吐舌,“我不怕!反正师父会救我!”

  自从上次落水误以为自己是被高欢所救后,英娥就对他格外地亲热起来。除了发自内心的崇拜之情外,她对这个救了自己两次的那人更有一种满满的信任和依赖感。那是一种和对父亲兄族长辈不一样的依赖。高欢虽然在教授她射箭时相当严格,但其余闲暇时也会哄着她宠着她,两人的师徒之情倒是日渐深厚起来。

  高欢轻弹了一下她的额角,“别狡辩,答应我。”

  英娥俏皮地眨眼,“知道了,师父,我一定寸步不离你身边。”

  从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疾驰的马蹄声。英娥抬头望去,只见一位俊朗不凡的胡服少年迎着阳光策马而来。英气十足的五官和野性剽悍的气质完美的相融在一起,比闪耀的艳阳更让人睁不开眼,好一个出类拔萃的契胡儿郎!

  “阿兆哥哥,你怎么过来了?”英娥有些惊讶,“今天你不是应该陪阿爹接待其他部落的客人吗?”

  尔朱兆哈哈一笑,“英娥,快点跟我回去看热闹!”

  英娥愣了愣,“看热闹?”

  尔朱兆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今天鲜卑侯莫陈部落的族长来见叔父,他的女儿侯莫陈丽见到司马子如就说那是她的逃夫,还有还有,你一定猜不到,原来那侯莫陈丽我们见过,就是上次甩鞭子到处找人的那个特别凶的小姑娘!哈哈,这真是太有意思了!”

  英娥觉得自己有点晕,这也未免太巧合了?不过司马子如现在一定是焦头烂额了吧?不趁这机会落井下石就不是她尔朱英娥了。想到这里,她顿时笑颜如花,轻盈地翻身上了马,“师父,遵业有事,我怎么也要去关心一下,先走了!”

  待尔朱英娥赶到部落时,正好看到现场还热闹着。一位容颜娇俏的胡服女子手提鞭子拦在了司马子如面前,满脸的欣喜若狂。当事人依然一派云淡风轻,旁边的尔朱荣和高欢等人倒都有些哭笑不得。

  英娥仔细打量了那少女几眼,虽然对方眉眼已经完全长开,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果然就是当年那个特别凶的小姑娘。

  “据说这侯莫陈丽今年已有二十,但因眼光格外挑剔而迟迟未能嫁出去。我看遵业和她年纪相仿,倒是相配的很。”尔朱兆在她耳边调侃地说着。

  听了这话,英娥挑了挑眉,却没有说话。不知为何,看到这两人站在一起的样子,她之前的那些幸灾乐祸好像被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情绪所代替。

  “尔朱酋长,我们鲜卑儿郎都喜欢直来直去。既然我女儿喜欢这汉家小儿,不如就干脆做成这桩婚事。从今以后,契胡部落就是我们的好亲家,好兄弟!”侯莫陈部族长笑着开了口,打破了此刻尴尬的气氛。

  侯莫陈丽脸上顿时露出喜色,脱口道,“他早就应该是我的夫君了。要不是上次他从我手里逃了出去……”

  族长赶紧咳了几声,阻止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无论草原上风气多么开化,但强抢男子的行为还是太过出格了一些。众人面色有些发窘,几道同情的目光落在了司马子如身上。

  在草原部落上,联姻无疑是巩固联盟最有效的方式。不可否认,尔朱荣也有一瞬的心动。但他很快就清醒的意识到,他无法代替司马子如做出决定。这几年的相处下来,他比谁都了解司马子如的才智能力。一旦对方心中生出嫌隙,那么只会得不偿失。但拒绝这次联姻,却又实在有些可惜。侯莫陈的实力不弱,假如能和契胡联合,自然更有利于自己成就大事。

  族长见尔朱荣犹豫,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了,“怎么?尔朱酋长,我侯莫陈部最珍贵的女儿难道配不上你的一个汉人下属吗?”

  侯莫陈丽更是嚣张,用力一跺脚,“阿爹,女儿一定要嫁给他!若是不嫁给他,我就一辈子不嫁人!”

  尔朱荣面上飞快闪过一丝不悦,正寻思着该如何回答,却听司马子如慢悠悠地开了口,“遵业多谢族长和姑娘错爱,只是遵业已有心仪之人,早就发誓非她不娶。”

  他的话音刚落,英娥就震惊地微张开了口,什么!她没听错吧?这家伙居然早有心仪之人?是哪个姑娘这么倒楣?!

  “你说什么!”侯莫陈丽的声音变得尖锐,狠狠甩了一下手中鞭子,“是谁!我不信!我不信!”

  族长面色微沉,“年轻人,用这种借口推脱是看不起我们侯莫陈部落吗?”

  司马子如微微一笑,“遵业不敢,当然不是。”

  族长冷哼一声,“那就把你心仪的女人带到这里让我们看看。如果没有你说的这个女人……”

  侯莫陈丽咬牙切齿道,“对!把这女人带来!我倒要看看谁敢和我抢男人!”

  不知不觉中,英娥已经没了看热闹的心情,莫名为司马子如担心起来。她心里猜测到这心仪的女子多半是他胡诌出来的,可问题是到哪里找这个一个女人呢?这件事如果处理的不适当,影响到两个部落间的关系,必然是阿爹不想看到的。

  就在她胡思乱想时,却见到司马子如不慌不忙地笑道,“这个女人,已经在这里了。”

  英娥一愣,心里忽然涌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接下来,她看到司马子如施施然朝着自己走来,站定在她的面前,一双眼眸柔情似水地凝视着她。

  “我心仪之人,就是尔朱酋长的长女尔朱英娥。”

  轰!英娥只觉得头上炸开了一道雷,脸上的肌肉都不受控制地抽动起来。什么?她听到了什么?

继续阅读:17 算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