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算计
vivibear2019-09-30 10:432,758

  司马子如这话一说出口,其他人的反应也是各不相同。尔朱荣的脸上飞快闪过一丝诧异,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尔朱兆则脸色黑沉,眼神颇为不善地望向司马子如。侯莫陈丽的脸上瞬间失去了血色,目光如利刃地般刺向莫名躺枪的英娥。

  “那又如何!”侯莫陈丽冷哼一声,“如今你们尚未定下婚约,一切都做不了数。尔朱英娥,有本事你就和我比上一比,若是我输了,我再也不会打扰你们。若是你输了,就干干脆脆将你的情郎拱手相让!”

  族长抚掌大笑,“不愧是我鲜卑儿女,你想怎么做阿爹都支持你!”说着他回首望向尔朱荣,“尔朱酋长,这些小儿女之间的事,我们做长辈的就别掺合了吧。就看看他们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尔朱兆心头发急,插嘴道,“叔父,英娥-----”

  尔朱荣用目光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笑着用征询的眼神看了看司马子如,“遵业,你觉得如何?”

  司马子如笑若暖风,“我相信英娥。”

  尔朱荣点点头,“既然遵业也不反对,那我们做长辈的就拭目以待吧。好郎君,是要抢回来的!”

  族长笑得更加响亮,“没错!好郎君是要靠抢的!”

  英娥有些发懵,直到尔朱兆连喊了几声她的名字才回过神来。这算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地她怎么要和人抢男人了?而且那个男人好像还一直和她不对盘!

  她意识到现在的处境很不妙,刚想开口拒绝,忽听司马子如的声音低低传入耳中,“英娥,你不必答应她。若是你输了的话,整个契胡部落可就被外人小看了。”

  英娥心里顿时就不舒服了,原来这家伙这么小瞧自己,算准了自己一定会输吗?

  “这已经不是你和她两人的比试,而是两个部落的角逐,听说侯莫陈丽的射术在部落里也是数一数二的,英娥你还是放弃吧。”司马子如又是摇头又是叹气。

  英娥抿唇不语,一股子火气却是从心口慢慢聚起。偏偏在这时,侯莫陈丽又挑衅道,“如何?尔朱姑娘是怕了我不成?要是你没胆子比,那么以后就不要再和我抢人!”

  英娥终于按捺不住火气,冷笑道,“谁怕了你不成?比就比!”

  司马子如唇边的笑意一闪而过,“好英娥。”

  英娥这才意识到自己是中了激将法,但此时已骑虎难下,只好狠狠瞪了司马子如一眼,硬着头皮接了下来。

  侯莫陈丽显然是被那句“好英娥”刺激了一下,柳眉扬起,冷哼道,“那我们就比射箭!”

  英娥对自己的箭术颇为自负,朗声道,“那好,何时比赛?怎么比?”

  “就现在!”侯莫陈丽一甩鞭子,“比赛规则我来定。”

  英娥自然也不示弱,“好!来什么我都奉陪!”

  侯莫陈丽思索了一下,便对手下低声吩咐了几句。没过多久,那名手下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口袋走了过来,里面不时传出雀鸟尖利的叫声。

  “尔朱英娥,这里一共有九只雀鸟。当雀鸟飞出时我们一起射箭,谁在最快时间内射下最多的雀鸟就算胜出。”侯莫陈丽指了指口袋。

  这不仅仅是比箭术,还要比速度和反应能力,对射箭者的要求也更高。

  众人纷纷散开,将足够大的空间让于两人。下人刚一解开口袋,得到自由的雀鸟就扑棱着翅膀四下乱飞,拼命挣扎着想找出一线生机。说时迟,那时快,两位少女极为迅速地朝着目标搭弓引箭,动作仿若行云流水,令围观者看得眼花缭乱。

  “扑!扑!”被射中的雀鸟重重跌落下来,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道诡异的弧线。两人的箭术速度显然不相上下,短短几息过去,她们各自脚边的雀鸟数竟是一模一样,俱是每人射中四只。唯一幸存的那只雀鸟竭力朝前飞着,仿佛只要飞到云端之上就能逃脱这一次劫难。

  英娥这次的动作却是略微一顿,待侯莫陈丽的箭先射出后才有所动作。

  只见侯莫陈丽的箭准确无误地朝着雀鸟而去,就在箭尖即将接近鸟身的一瞬间,从后方极为刁钻的角度忽然有一箭如流星闪电般追来,夹带着凌厉气势,于电光石火间劈开前一支箭,犹如新生般破箭而出,结结实实地插入了雀鸟的腹部!

  四周有片刻短暂的沉寂,忽然间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高亢的欢呼声。

  尔朱荣神色温和地望向女儿,眉目间是掩饰不住的骄傲和欢喜。尔朱兆先是大喜,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迅速沉下了脸。倒是司马子如,依然一副悠然自得老神在在的模样,仿佛英娥的胜出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侯莫陈丽脸色不悦地扔了下手中的弓箭,倒也干脆地认了输,“这个男人,是你的了。”

  英娥面色有些尴尬,下意识地抬眼望向司马子如。那人正眼含笑意地看着她,那笑容中隐隐有一丝温柔,一丝慵懒,就好像明媚的阳光照映在清浅溪水上,折射出淡淡光华。

  英娥的心底某处仿佛被小猫的爪子轻轻挠了一下,麻麻痒痒的,说不清的感觉,却又不让她感到讨厌。

  尔朱兆留意到了两人之间细微的互动,不禁皱起了眉。这两人一直以来不是都不对盘吗?怎么感觉从这一刻开始,有什么不受控制的东西好像要发生变化了?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变化,但他确定自己并不乐于看见这种变化。

  侯莫陈部落的人不久之后就离开了。慕容绍宗用力拍了拍司马子如的肩,促狭的笑道,“原来你这家伙喜欢将军的女儿,难怪这些年从不沾女人。”他刚说完,其余几人也围住司马子如嘻笑起来。

  英娥听见这些调侃的话语,又恼又羞,想要反驳些什么却又不知说些什么。倒是尔朱兆脸色变了几变,冷哼一声插嘴道,“英娥未来的夫君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当的。有的人别太把自己当回事,过得了小爷这关再说!”

  “尔朱兆,你说谁是阿猫阿狗!”慕容绍宗冷了脸色。

  “在下确实也有话要说。”司马子如拨开围住他的那几位,向一直静默语不语的尔朱荣行了礼,“方才一时情急,在下借了尔朱姑娘的名义脱身,请将军责罚。”

  尔朱荣神色复杂地看着他,“无妨。我们胡人不拘这些礼节,英娥也不会怪你。”

  英娥转了转眼珠,“阿爹,侯莫陈丽现在可是和我结下了怨,这都是拜司马子如所赐。至少也要让他拿出点诚意,我才能原谅他吧。”

  尔朱荣的眼中笑意一闪而过,“就你鬼点子多。我也不管了,你们自己商量去吧。”

  说完他起身朝居所走去。

  司马子如微微笑,“英娥要我拿出什么样的诚意?”

  英娥眨眨眼,“这样吧,你要答应为我做三件事。至于什么事,反正不是让你杀人放火。而且我现在一时想不到,等想到了自然会告诉你。”

  司马子如摸了摸鼻子,“听起来好像有些不妙。”

  英娥笑得有些奸诈,“那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要知道在你们汉人那里,你那样说心仪一个女子后果可是很严重。说不定要娶我过门呢!”

  司马子如像是受了巨大惊吓般夸张地连退了好几步,忙不迭地说,“我答应!我答应!”

  英娥不禁有些郁闷。自己就真的这么吓人?一听要娶她过门就吓成这样子,至于吗?气人!

  “那你听好了,第一件事就是把从我这里讹去的古董全部还来!”英娥气势汹汹地放下这话,看到对方脸色明显不善时才感到出了一口闷气,得意离去。

  在英娥转过身的一瞬,她并没瞧见司马子如嘴角溢出的一丝轻笑。

继续阅读:18 狩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