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误会
vivibear2017-06-03 19:273,389

  夏夜的星空格外澄澈,月色徘徊在树影草丛之间,恍若撒下了一层银色的薄纱。

  英娥散步往回走时,忽然看到前方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一个熟悉的少年身影。月华如水,淡淡洒落在他身上,仿佛将他整个笼在了清润透明的美玉之中。清风轻抚着他的面颊,那略显散乱的黑色发丝闪亮如清辉流泻的星辰。此情此景,让她以为自己看到了误堕凡尘的谪仙。只不过下一秒,这位谪仙蓦地弯下了腰,以一个夸张的姿势靠着树干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像是干呕却又没吐出什么,将他之前给人的谪仙形象完全破坏殆尽。

  英娥的脸上闪过兴味的笑容,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幸灾乐祸地开口,“司马子如,你这是怎么了?”

  听到她的声音,司马子如抬起头,恍惚间只见一个娇小的身影踏着月光朝自己走来走去,脚步带着欣然的跳跃,就像是踩在云层上的草原精灵。

  英娥刚走到他的身前,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酒味。

  她捏了捏鼻子,嫌弃地扇了扇风,“你好像喝醉酒了?你们汉人的酒量也太小了吧,我可从没看到我师父阿爹和阿兆哥哥醉过酒。”

  少女的眼中流露着揶揄,唇边的笑容促狭却又明媚。

  他按了按额,似乎有些不服气,“我没有喝醉。”

  英娥见惯了司马自如冷静从容的模样,难得见他流露出几分稚气,不禁大乐。

  他看起来似乎头晕的更加厉害了,往前走了两步歪歪扭扭险些摔倒。

  “好了好了,我先送你回去。免得你找不着路。你看你看,我真是对你太好了。”英娥扶住了司马子如,殷勤地将他往住处拖。

  好不容易能看到他醉酒的窘态,她可不想这样错过!

  幸好这里离司马子如的住处已经不太远,英娥将他扶上胡床后就开始打量起他的房间。

  说真的,她好像还从没仔细看过这里。咦?这不是刚从她那里骗去的小金佛吗?哎?那好像是她曾经最喜欢的白玉麒麟摆件。还有这个描花瓷瓶,才插了一次花就落入他的魔手了……看着这些眼熟的东西,英娥先是咬牙切齿了一会儿,随即眉梢一挑想到了个报复他的好主意。

  她提高音量喊了两声,“来人,取些醋和生姜一起煎汤,记得,要多些醋不加蜂蜜。”

  用醋和生姜做醒酒汤在部落里也很常见,只是通常还需加以蜂蜜调合。她故意多要醋不加蜂蜜,自然是要司马子如吃些小苦。

  下人很快就取来了煎好的醋汤。英娥一闻,被那股酸味刺激地连打了两个喷嚏。她两眼弯成了月牙,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了司马子如的身上。

  他的长发不知何时披散下来,乌色的发丝在床上袅袅铺开,仿佛一匹华丽的锦帛。因为醉酒的关系,他的双颊嫣红如朝霞倒映,狭长秀丽的凤眼微闭,卷曲纤长的眼睫轻颤,似乎一睁开就能看到眼中的涟漪婉转。

  英娥愣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居然可耻地被他的美色所迷惑,看他看得呆住了!

  她赶紧拼命回忆起他的那些可恶行径,顿时觉得那张脸没那么顺眼了。稳了稳心神,她扶起了司马子如,口中碎碎念着,“遵业哥哥,快点喝醒酒汤,这是我特地让人为你煎的呢。”

  说着她手上微微用力,捏住了他的下颏,将整碗醋一股脑儿灌了下去。司马子如被呛得连连咳嗽,倒有半碗醋被他咳了出来,英娥的衣服上也溅了不少。她此刻心情极好,倒也不在乎这些,只看着对方似是有些迷茫地半睁开眼,定定地盯住了自己,含糊地开了口,“阿姐……是阿姐吗?”

  英娥先是一愣,随即想到难道这家伙还有个姐姐?好嘛他既然把自己当作姐姐,那她就顺水推舟占个便宜好了。

  “遵业,我是你阿姐啊。”英娥忍着笑,握住了他的手。

  司马子如似乎有些激动,“阿姐,好久不见了。你怎么……你怎么……”

  英娥好奇地接了上去,“我怎么了?”

  司马子如一脸的伤感,“你怎么胖了好多……样子也丑了好多……阿姐,怎么会这样……”

  英娥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还不等她做出反应,司马子如又闭上眼睛倒在了床上。

  “司马子如!”英娥回过神来大怒,用力想把他摇醒,可对方却好像死睡过去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英娥将枕头狠狠扔在了他的身上,气呼呼地甩门而出。

  门关上的一瞬,司马子如悄然睁开了眼睛,他似有些无奈地按了按额,嘴角却勾起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头,还真是痛呢。以后真不能喝这么多烈酒了。

  英娥虽说还未到及笄年纪,但对自己的容貌也如寻常女孩般在意,所以司马子如的话让她颇为懊恼了好几天,尤其想到大家总说醉酒吐真言,她就愈加郁闷了。难道自己在那家伙眼中真的又胖又丑?

  尔朱兆留意到少女已经反常地在湖边安静地坐了许久,不禁诧异万分。平时让这妹妹安静坐一会儿简直比杀了她还难,今天是怎么了?不过看她的情绪好像有些低落,难不成是受了气?

  “英娥,你这小脸怎么鼓得像个蒸饼?是谁惹你了?哥哥替你去揍人!”尔朱兆霍的站起身来。妹妹偶而皱一下眉他都要心疼半天,真要是有人惹她生气,他绝对不会轻饶了那人。

  夕阳下,清澈的湖水倒映着少女的面容,未脱去稚气的眉目秀丽如画,双颊微鼓,粉唇嘟起,看起来果然像个刚出笼的蒸饼。

  英娥瞪了他一眼,“你才像蒸饼呢,还是带了干枣馅的蒸饼。”

  尔朱兆见她开口反击,心也放下了大半,笑道,“对了,刚才我看到遵业在钓鱼。要不我们去和他开个玩笑?”

  尔朱兆知道妹妹和司马子如向来不对盘,如果能成功捉弄到司马子如一定能博得妹妹的欢颜。英娥听他提议后果然来了劲,眼珠一转顿时有了个坏主意。她让尔朱兆弯下腰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尔朱兆听着听着嘴角一抽,忍不住笑出了声,“好,好,我这就去!”

  英娥露出了一个奸诈满满的笑容,司马子如,你一定会喜欢这份礼物的。

  大约过了半盏茶功夫,尔朱兆就笑眯眯地提着个篓子回来了。

  “英娥,我一共弄到了三条水蛇,个儿都挺大,你看接下去要怎么做?”

  英娥扬起眉,“一会阿兆哥哥你去引开他,我就趁机将他篓里的鱼都换成蛇。”

  尔朱兆哈哈大笑,“这小子打开鱼篓摸到一条蛇,一定会吓得半死吧!”

  两人依计而行。趁着尔朱兆引开了司马子如,英娥悄悄地跑到了岸边放鱼篓的地方,手脚敏捷地将两个相同的鱼篓掉了包。本来做完一切就该离开,可英娥太想看到他被吓到的样子,于是干脆爬到旁边一棵树上躲了起来。

  不多时,司马子如就回来了。他面色沉静地坐在了石头上,重新放下了钓竿。夕阳的余晖落于他的身上,更显眉目妍丽。

  就在英娥等得快要不耐烦的时候,鱼儿终于上钩了。英娥满怀兴奋地看着他从钓竿上取下鱼儿,准备打开篓盖将鱼放入。

  对,对,就是这样!快,快打开鱼篓,然后被吓得跌倒啊!

  英娥的内心狂喊着,谁知就在紧要关头,司马子如突然停了下来,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英娥将身体前倾了几分想要看个仔细,谁知就在这个时候,树枝因为承受不住她的重量而发出了咔察一声脆响-----

  英娥在一阵头晕目眩中着了地,感觉好像还撞翻了什么东西。幸好树还不太高,所以并没受伤。可还不等她庆幸,一条滑腻腻的东西沿着她的身体爬了上来,停在她的胸口用一对小眼睛阴森森地盯着她。当英娥和那东西对视了几秒后,顿时从地上跳了起来直往后窜。

  “英----”司马子如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就看到她扑通一声掉进了湖里。

  英娥一落入水中就立刻被四面八方所涌来的水所淹没,她的水性不算太好,但保住小命应该还是可以。只是这次不知是不是运气太差,她的脚好像被什么缠住了。努力挣扎了好几次,却还是没能挣脱。她又是焦急又是恐慌,想开口喊救命,可一张嘴水就灌了进来,根本发不出声音。

  就在英娥精疲力竭失去意识的时候,隐约看到有个人影在水中靠近,接着,一双手有力地托起了自己的身子,朝着有光亮的地方游去……

  司马子如刚将英娥捞上了岸,就看到高欢快步朝这里走了过来。高欢看清眼前情景顿时脸色大变,急忙上前轻轻按压着她的胸口迫使她吐水,口中唤着英娥的名字,神情是前所未有的焦虑和担心。

  司马子如神色不明地看着英娥,直到英娥吐出了水他才转身离开。

  “英娥,英娥!”高欢轻拍着她的面颊,“没事了,别怕。”

  英娥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那双熟悉的茶色眼眸。此时,这双眼眸里溢满了喜悦,眼神里有种令人沉醉的感觉。夕阳余晖自树影下斑驳洒落,照映在他的脸上,原本就俊美无比的容貌更是熠熠生辉。

  她感到仿佛有什么在心底深处溶化,薄雾般弥漫缠绕,一点一点温软地将她包围。这是她从出生到现在从来不曾有过的奇妙感觉。

  她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袖不放,嘴角缓缓绽放了笑颜,“师父,你又救了我一次。”

继续阅读:16 成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