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长子高澄
vivibear2017-06-01 20:173,038

  这次随高欢一同来到北秀容的,还有他的妻子娄昭君和长子高澄。娄昭君容色清秀,谈吐落落大方,处事进退有度,很快就赢得了元玥等人的好感。他们的长子高澄才四岁,眉目神情酷似高欢,却又更多了几分妍丽秀美,想必长大之后又是个惊采绝艳的美男子。

  英娥非常喜欢这个比女孩还漂亮的小公子,经常让下人做些好吃的带给他。高澄也像个小尾巴似的,有事没事都围着她打转。两人虽然年纪相差了好几岁,可因为对吃的共同爱好而很快成了形影不离的一对。

  “阿惠,猜猜我今天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英娥一走进来就献宝似地打开了食盒。放在红色漆盒里的是用蜂蜜腌渍的梅子,颗颗饱满晶莹,透着琥珀般的光泽,一看就让人流口水。

  高澄欢快地低呼一声,嗖一下就窜到了英娥面前,拈起一颗就放入嘴里。

  “英娥,先喝碗酪浆吧。”娄昭君面带微笑地走了过来,放下酪碗摸了摸高澄的脑袋,“这孩子,像什么样子。”

  高澄连忙又拈了一颗往娄昭君嘴里送,“阿娘,你也吃!”

  英娥笑嘻嘻地喝着酪浆,“师娘,阿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呢。”

  自从高欢开始教习英娥箭术后,她就改口叫高欢师父了。对于师父的妻子,她自然也是爱屋及乌。

  娄昭君笑了笑,“他这是怕我唠叨,所以才赶紧拿梅子堵我的嘴呢。”说着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英娥,我之前做的那些豆豉已经可以吃了,你今天就带些回去,顺便也带点给遵业吧。”

  英娥知道这种豆豉的做法并不简单,得先以苦酒浸豆,晒干淋以麻油,反复三遍再拌胡椒粉而成,是佐饭的佳品。娄昭君虽出身富贵,难得厨艺倒也不错,她亲手所制成的豆豉深受大家青睐,尤其适合司马子如的口味。只是……也不知为什么,这司马子如和高欢竟是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只差没拜把子结为异姓兄弟了。

  英娥一想到那家伙似笑非笑的表情,下意识地就想摇头拒绝。这时,只听一个带着笑意的熟悉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晚上我约了遵业来喝酒,到时让他自己来拿吧。”

  一听这个声音,高澄也顾不得吃蜜梅了,笑逐颜开地冲了过去,嘴里不停叫着,“阿爹,阿爹!”

  英娥回过头,只见俊秀男子倚立在门外,墨色长发随意梳起,整个人沐浴在夕阳的余晖里,容颜皎皎如玉,那双茶色眸子流转过一丝清浅柔光,光华四射,仿佛令天上星辰也要黯然失色。

  “师父!”英娥的声音清脆悦耳,带着小女孩独有的娇憨。她越看自己的师父越顺眼,越看越得意,这么美丽又厉害的师父可不是每个人都能遇见的。

  “阿爹,英娥姐姐给我带了好吃的梅子!”高澄一脸的兴奋。

  高欢一手抱起了高澄,朝着英娥展颜一笑,“英娥,留下来一起用晚食吧。我让你师娘做你最喜欢的蜂蜜截饼。”

  英娥刚想应下,忽然想起司马子如也要来,她才不想见那个讨厌刻薄的家伙呢。于是干笑了几声,“不了,师父,今天我答应了菩提陪他。”

  高欢似是猜到了她的心思,笑了笑,“那好,明天早些起来,我带你去远些的地方练习射箭。”

  英娥大喜,“太好了师父!”

  娄昭君在一旁笑道,“英娥,来拿了你的豆豉再走。”

  英娥随着娄昭君走到外间,只见那里除了米粮菜肉外还放着一坛刚开封的酒。她有些好奇地问道,“师娘,这是什么酒?”

  娄昭君看了一眼,又转过头去拿豆豉,“你师父平时喜欢喝烈酒,不过遵业酒量平平,所以昨天他特地和人换了这坛温和些的果酒。”

  听到这里英娥心念一动,忽然就有了个捉弄司马子如的好主意。她趁娄昭君不注意,悄悄走到酒坛子旁,将手里捏着的蜜梅扔了好几个进去。

  做完这一切,她笑容满面地带着豆豉离开了。

  第二天清晨,英娥按捺不住兴奋之情早早就起了床。草地上若有若有的白雾渐渐散去,碧色草叶青翠欲滴,浓浓淡淡的绿色好似织就了一张半透明的纱网。草叶上的朝露在晨曦照耀下折射出温柔和煦的光芒。

  英娥来到练箭场时,很意外地看到了一位不速之客。一身黑衣的司马子如策马立于高欢身边,身姿挺拔,柔软的眼波比朝露还要明媚,只可惜半边脸颊上布满了红色疹子,完全破坏了美人本身的协调。

  英娥心里暗自发笑,她早就知道这家伙一碰蜂蜜就会起红疹,看来昨天那几个蜜梅发挥作用了。

  “哎呀呀,司马子如,你的脸怎么了?怎么破相了?”她一脸的幸灾乐祸,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对方发飙的样子。

  一旁的高欢露出几分抱歉之色,“昨天请遵业喝了酒,没想到就成这样子了。”

  司马子如微微一笑,“无碍,或许是我不适合喝那果酒吧。”

  英娥不依不饶继续挑衅,“我看是某些人平时行事太阴险,所以才被老天惩罚了吧。不然怎么就你一个人变麻子脸呢?”

  司马子如摸了摸下巴,“说得倒也有道理。”

  没有如愿看到对方气急败坏的模样,英娥有些失望,连带着语气也变得不善起来。

  “今天师父教我射箭,你来做什么?”

  高欢笑道,“遵业今日正好无事,所以也来看看。”

  这时,几只大雁鸣叫着掠过天际,飞过上空时慢悠悠盘旋了几圈。

  司马子如弯了弯嘴角,“我只是来看看而已。莫非有人射术不精,愧于见人?”

  英娥高高扬起了眉,“我射术再不精也比你强。有本事你射下一只大雁来,光靠嘴皮子算什么英雄好汉?”

  她知道司马子如这样的贵公子对武艺可是一窍不通,所以眼中闪过了一丝轻视。

  司马子如轻笑出声,“英娥,你可别小看嘴皮子。我若是能凭着嘴皮子也能射下大雁来,你信吗?”

  英娥愣了一下,随即就笑得直不起腰。

  “哈哈哈,难不成大雁是被你唠叨怕了一头栽下寻死?”

  司马子如不再看她,右手握起放在唇边,忽然发出了刺耳的利箭出弦的声音。

  就在英娥琢磨这家伙居然还擅长口技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原先在盘旋的几只大雁中,其中一只落在后面的大雁竟然扑腾着翅膀往上飞之后直直下坠-----在英娥的目瞪口呆下啪一声掉到了地上。

  她呆呆愣了半晌,终于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高欢也忍不住问出了口。

  “遵业,你是怎么做的?”

  司马子如翻身下马,捡起了那只大雁,察看了一下后露出了笑容,“兄长可曾听过惊弓之鸟的故事?”

  高欢点点头,似是恍然而悟,“难道这只大雁也----?”

  “没错。刚才我已听出这只大雁鸣叫有异,再看它飞的姿势缓慢偏低,很有可能是受了箭伤。前面那几只大雁在空中盘旋不去,应该是在等着这只大雁。所以我就试着发出弓弦之响,它害怕再次被箭射中,就想要往上飞,一使劲伤口更加疼痛,翅膀也飞不动,于是就掉了下来。”

  司马子如说着将大雁递了过去,“果然不出我所料,它的左翅有箭伤。”

  高欢看了看那只大雁,脸上露出了钦佩赞赏之色,“遵业果真多慧!”

  司马子如一笑,“也是运气好,正好碰上只受伤的大雁。不然我真不敢在英娥面前跨下海口。”

  英娥早就被震得说不出话来,虽然想挣扎着表示一下不屑,但心里却也是佩服不已。

  司马子如将她的表情尽收入眼底,以一个优雅的姿势又上了马,开口道别。

  “好了,我也不打扰兄长授课。先走了。”

  经过英娥身边时,他忽然弯下身子将一样东西塞到了她的手中。

  英娥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夜露般清柔的声音低低在自己耳边响起,“若不想让你师父知道是你使得坏,明天就把你新得的那座小金佛送到我那里。”

  英娥抬头,映入眼帘是对方那似笑非笑的眼波。不知为何,尽管那张脸被红疹所覆,可他眼中灼灼光华却是比晨染朝露还要灵动璀璨,更透着几分恣意的美。待到那人已经走远,英娥低头一看,发现放在掌心的是一颗被浸泡过的蜜梅。

  她的脸顿时剧烈抽了几下,好啊,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

继续阅读:14 异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