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告别
vivibear2019-09-30 10:463,242

  英娥大惊,忙开口相劝道,“阿爹,你别怪阿兆哥哥,其实是我…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尔朱兆高声打断。

  “叔父,这都是侄子的错,和旁人无关。”尔朱兆斩钉截铁地说完后霍然起身,头也不回地转身朝外走去。

  英娥急切地还欲上前辩解,却被司马子如扯住了衣袖,二话不说地将她拉了出来。英娥想要挣脱他的手,无奈对方的力道竟是超出她的想象,直到带她到了帐外才停了下来。

  “司马子如,你到底要做什么!”英娥恼怒地甩开了他的手,“这次阿兆哥哥被罚完全是因为我的错,是我没有射中第二只野雉,为什么不让我对阿爹说清楚!”

  司马子如淡淡扫了她一眼,“你以为你解释了尔朱兆就能免去这顿责罚吗?身为酋长的女儿,你难道还不了解你阿爹的性子吗?”

  英娥微微一怔。

  “还记得去年围猎之时,其中一位部众因贪功心切,贸然违命稍稍脱离了阵势,结果就被酋长当场斩杀于剑下。今次酋长之前下令时可是说得清清楚楚,让他猎取两只野雉。不管是什么理由,你堂兄没有完成命令是事实。这三十军棍,已经是酋长手下留情。”

  在司马子如的提醒下,英娥也记起这件往事,不禁悚然一惊。阿爹治军素来严整,用苛刻二字来形容来丝毫不为过。要不是她一时任性非要射第二箭,也就不会让堂兄平白受这皮肉之苦了。想到这里,她不禁又是后悔又是懊恼,忍不住朝司马子如抱怨。

  “你平时不是最睿智多谋吗?那你刚才为什么不想个办法让阿爹免去阿兆哥哥的责罚?”

  司马子如似笑非笑地弯了弯唇角,“我确有办法让酋长改变主意,但是我不会那么做。”

  英娥一时气结,“为什么!”

  司马子如敛去了惯有的笑意,深不见底的眼眸闪着幽幽的光,被云层投下的阴影遮住的半边俊秀面容,散发着一种奇特的魅力。

  “只要犯了错自己勇于承担就可以被原谅,这种理直气壮的认知只会让你一次又一次的继续犯错。而相反,明明是自己的错误却偏偏让别人承担了,并为之受到责罚,你才会因内疚后悔真正认识到自己到底错在什么地方。”他顿了顿,声音不由低沉了几分,“人可以犯错,但不能一错再错。英娥,未来的道路很长,但允许你犯错的机会却并不多,你明白吗?”

  英娥愣愣地看着司马子如,眼中闪现诧异,心中更是因为他的话涌起了层层涟漪。

  这好像还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的另一面。有些陌生,有些认真,有些让她感到——不安。

  四周仿佛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两人的气氛似乎也随之变得微妙起来。

  正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尔朱兆的一声闷哼。英娥心头一跳,拔腿就想往那个方向奔去,只听司马子如从背后轻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英娥脚步一缓,也不转身,抬起下颌傲然道,“司马子如,我要去看阿兆哥哥,你别想阻止我!”

  司马子如微微一笑,又恢复了惯有的神态,不慌不忙道,“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一下,男子受棍刑是要脱去裤褶的。你确定要此时去观刑吗?”

  看到英娥的背影像是中了定身法般瞬间僵住,司马子如不由轻笑出声,心情莫名地好了许多。

  子时过后,热闹了大半夜的各处营帐也渐渐安静下来,疲惫不堪的众人纷纷进入了梦乡,唯有几处营帐内还透着光,这其中也包括今日刚受过棍刑的尔朱兆。此刻,他正以一个不太雅观的姿态趴在榻上,皱着眉呲着牙让侍卫倒水过来。

  英娥偷偷溜进来见到的正是这一幕,忙几步上前。

  “阿兆哥哥,你的伤怎么样了?还疼吗?”

  尔朱兆听到英娥的声音,下意识地想起身,却因为忘记了伤势痛的一哆嗦。但他还是强作无事状,回头朝英娥挤出笑容。

  “我没事,一点小伤而已。真的!我现在还能去猎头恶狼呢!”

  “你就别逞强了!”英娥从那侍卫中接过碗,附下身来小心翼翼地用匙子喂他喝水。

  从尔朱兆的方向看过去,她那密长的睫毛微颤,就像是蝴蝶在水面扇动双翼,清浅的波纹在他的心中层层荡漾开来,仿佛有什么无比柔软的东西,随着水纹迅速蔓延…。

  “对不起,阿兆哥哥。其实阿爹应该罚我才对。”她饱含歉意的声音顺着夜风传入了他的耳中。

  尔朱兆望着她低垂的脑袋,不禁有些好笑。

  “我是你兄长,当然得替你担着。再说你也只是一时失手,根本谈不上什么犯错。快别胡思乱想了。”

  英娥蓦然抬起头,清水琉璃般的眼眸笑意流转,“阿兆哥哥,你对我最好了!当然,我对你也很好哦!”说着她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纸包,凑到他眼底晃了晃,“我让他们做了你最喜欢的鹿肝炙,快点趁热吃吧!”

  打开纸包,英娥拣起一块塞进尔朱兆的嘴里。尔朱兆面带笑容地嚼了几下,忽然面色变得有些古怪。英娥一脸疑惑,“怎么了?不好吃?”说着她也拣起一块放进了自己嘴里,顿时面色一变,忙不迭地吐了出来。

  “呸呸呸!这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苦!糟糕!难道我不小心把苦胆给弄破了!”

  看着反应强烈的英娥,尔朱兆却是自己又拿了一块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着吞咽下去。苦涩的食物入腹,胸口竟仿佛涌起了一阵温暖的风,这阵暖风吹拂他的身体,包裹住他的心脏,渐渐地,伤口也好像也没那么痛了…。

  “英娥,将来无论发生什么事,记得都有我给你担着…。”

  “知道啦,阿兆哥哥,你就快睡吧…不许再睁开眼睛了…。”

  英娥从尔朱兆帐中出来时,隐约听到了小儿的哭泣声。她循声而觅去,在不远处看到高澄正手足无措地哄着自己的幼弟高洋。高洋是娄昭君去年生下的次子,长相和父母并不相似,和妍丽秀美的高澄更是差之甚远。

  英娥急忙上前,从高澄怀里将小高洋抱了过来,哄了几下倒是让孩子安静下来了。高澄这才松了一口气,举袖轻拭额头的薄汗。

  “阿惠,你们怎么在这里?师娘呢?阿进的奶嬷嬷呢?其他的人都去哪里了?”英娥轻摇着小高洋问道。

  高澄面上露出几分羞涩,“奶嬷嬷忽然腹痛,让我在这里帮她一会,即刻回转。我阿娘正忙着帮阿爹准备出行前的必备之物,免得到时手忙脚乱。”

  英娥一愣,“出行?师父要去哪里?”

  高澄似乎也有些惊讶,“阿姐还不知道吗?我阿爹很快就要和天穆叔去青州平乱了。”

  英娥更是一惊,正要说话,忽见一高挑挺拔人影匆匆而至,虽步履急促,却依然风姿朗朗。

  高澄看清来人,不禁面上一喜,出声叫道,“阿爹!”

  高欢冲他微微一笑,“阿惠,你阿娘正在找你,你先过去吧。阿进有我看着。”

  高澄如释重负地点点头,缓步离去。

  此时,一轮明月自云层后探出,银色月光如轻雾般弥漫开来。英娥抬起头,看到高欢的面容在月色下如美玉般白皙清冷,周身上下似乎浮动着淡淡的月华。

  “师父,你要去青州了?”她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

  高欢点点头,“七日后就走,从这里到青州也需些时日。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或许半年之内就能回来了。”

  英娥的鼻子有些发酸,眼眶微微泛红,“师父,你要答应我,千万不能受伤,好吗?”

  一片细小的叶片随风飘来恰好落在了她的鼻尖,英娥耸耸鼻尖,打了个喷嚏。高欢不禁莞尔失笑,伸出手拂去了那片叶片,旋即手一抬,轻轻揉搓了几下她的头发。

  “放心,我一定不会受伤的。我还要回来教你吹奏笛子,不是吗?”

  英娥重重地点点头,忽听怀里的小高洋发出呓语,低头一看,发现他正在睡梦中吐着泡泡,不由有些兴奋地招呼高欢来看。

  “师父,师父,你看!阿进会像小鱼一样吐泡泡呢!”

  她笑起来的瞬间像是有千万朵花同时绽放,耀眼靡靡。高欢有一瞬间的怔忡,心底深处仿佛有一缕心弦,被这笑容轻轻拨动了一下。恍惚间,他似乎感觉有无法抗拒的命运之轮开始缓缓转动起来。

  英娥见高欢并无反应,不觉讶异地抬起了头。只见他正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眼神柔和朦胧,仿佛有什么复杂难辨的情绪氤氲其间。

  那是她从未见过的神情。

  就在这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一侧传来,“贺六浑兄,此去青州尽管放心,我和绍棠他们一定会照顾好嫂子她们。”

  这句话就好像一盆冷水兜头浇下,高欢迅速从瞬间的失神中清醒过来,他看了看一脸懵懂的英娥,不觉有些懊恼又自责地轻轻摇了摇头。

  英娥也循声望去,不远处,身穿窄袖胡服的汉家少年神色平静地站在那里,晚风翻卷起他的衣袂,更显俊秀不凡。

继续阅读:22 纳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