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秘密
vivibear2019-09-30 10:462,967

  宣光殿内殿。

  微风偶尔吹起流水般的层层纱幔,隐约可见里面弥漫着热气的汉白玉浴池。飘渺的水气在空气中蒸腾,化开阵阵入骨的幽香。一位只穿白色单衣的绝色男子一手托腮斜倚在池边,姿态优美地往池中撒着熏了香的花瓣,含笑的双眼毫不避忌地望着池中美人在水中若隐若现的玉肤。

  只听一阵悦耳的水声响起,美人缓缓抬起一只如白色莲藕般的手臂,似是一副娇弱无力的模样。她虽然年纪已经不轻,但肌肤细嫩面色红润,一双秀丽的凤眼含娇带媚,举手投足充满诱人的成熟风情。

  绝色男子动作娴熟地拿起一旁的香巾替她擦拭手臂上的水珠,指尖还颇具挑逗意味地在她肌肤上摩挲了几下。

  美人娇嗔瞪他一眼,又很快笑了起来,“季然,如今孤身边最贴心的人就是你了。”

  这位小字季然的绝色男子正是深受胡太后宠信的中书令郑俨,几乎夜夜宿于太后寝宫,与另一位宠臣金禄紫金大夫徐纥共同把持着当今朝政。

  郑俨展颜一笑,“能做太后身边最贴心的那个人,微臣就是死也无憾了。”说着他又殷勤地帮着太后摁揉头部,手势轻缓恰到好处。

  太后惬意地闭上双眼,“季然你总是知道怎么逗孤开心,”她顿了顿,笑容微敛,“只可惜,孤唯一的亲生儿子却总是让孤头疼。”

  郑俨的双手微微一顿,“太后平时操劳政事已是辛苦万分,若是陛下能体谅您一些就好了。”

  太后似是想到了什么烦心事,皱了皱眉,“孤前些天又驳回了尔朱荣的二次上书,他想明正言顺奉诏出兵征讨作乱的葛荣,可孤也担心,万一他除去了葛荣后掉头扑向洛阳如何是好。更何况,据说那葛荣拥兵近百万,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她轻叹了一口气,“当初我也是小看了尔朱荣的野心,要知道那时就该将他的嫡长子留在洛阳。”

  郑俨目光微闪,像是不经意般说道,“微臣听说那尔朱荣有一女,颜色姣好聪慧伶俐,尔朱荣和北乡公主都对她爱若珍宝。若是太后此刻下旨让她进宫伴驾…。那尔朱荣或许会有几分顾忌?”

  太后的眼睛一亮,但很快又摇摇头,“女子嫁夫随夫,若是她到时帮着皇帝对付我们,岂不是弄巧成拙?”

  “太后,那我们只要想办法让皇帝厌弃她不就行了。当她狠狠从高处跌落时,太后您及时伸出援手,还不怕那小娘子乖乖在您掌握之中吗?”郑俨的眼中闪过一抹阴狠。

  太后默然不语,似乎还在思索之中。

  “太后,恕微臣失礼了。”郑俨嘴角微勾,忽然身体一动,在太后的惊呼声中直接将她的身体从池水中捞了出来,横抱在身前,大步朝着内室寝榻走去。

  纱幔外的随伺宫女们听到从里面传来的两人嬉笑声,似已是见怪不怪,纷纷神情平静地退了下去。

  第二天,太后召见了传旨官员的消息就传到了西昭殿。

  从刻有仙山神兽的琉璃博山炉中升起氤氲白烟,颇有几分仙气缭绕的意境。伽罗沉香的香味清凉香甜,随着云烟在房间里缓缓弥漫开来。

  年轻皇帝的脸上难得露出了几分喜意,双目灼灼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彦达,母后果然是同意了?”

  元子攸微微一笑,“如果不出意外,想必太后的旨意很快就能传到北秀容了。”

  “幸好彦达你想到了通过郑俨去说服太后。” 元诩在窗前踱了几步,神色黯淡了几分,“在母后看来,区区一个佞臣的话也比朕有分量。”

  元子攸眼神微动,上前了几步,走到元诩身旁,“那郑俨生性贪财,几乎来者不拒,让他在太后面前说上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就能得到一大笔钱财,何乐而不为。”

  “那郑俨若知道是我们的主意…。”

  元子攸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那郑俨只道是北秀容的人托他美言,欲送女为妃以获朝廷信任,并不会怀疑到你我身上。”说着他停了一瞬,“所以等尔朱荣之女入了宫,陛下一开始也不可表现得太过亲近,以免引起太后他们的怀疑。

  元诩点点头,心里竟也有了一丝莫名的期待。

  也不知她和菩提是否有几分相像呢…。

  元子攸望向窗外,脑海中也浮现出了那个男孩撒泼打架的情景,不觉微抿着唇笑了起来。

  离洛阳百里之外的北秀容,尔朱荣为太后驳回第二次上书的事召集了众人,共商对策。性子急躁的段荣先沉不住气,拍案而起,“大哥,没有朝廷诏令,我们的军队就只能待在这秀容川,岂不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慕容绍宗皱了皱眉,“如今我们在洛阳无人能说得上话,也探听不到最有利的消息,实在是有些被动。”

  司马子如的目光落在尔朱兆身上,只见他低着头正在鼓弄着一个针线粗糙的钱袋,嘴角还隐约有笑意,心思显然并不在这里。看清那个钱袋的一瞬,司马子如唇边的笑容浅了几分。

  “阿兆,你可有什么好提议?”

  尔朱兆还沉浸在妹妹终于给他做了一个钱袋的喜悦中,冷不防就被点了名。他抬起头,司马子如正笑吟吟地看着他。不知为何,他的背上忽然飘过一种凉嗖嗖的感觉。

  “索性我们也别管那恶妇,就像葛荣那样直接起义,然后找个由头直接往洛阳去就是了!”他没好气道。

  “万万不可。”司马子如摇了摇头,“如今我们还需借助朝廷的力量,出兵可以,但一定要出的名正言顺。在朝廷的掩护下,逐步扩大我们的力量才是目前保存实力的最好方法。”

  慕容绍宗赞同地点点头,“遵业说得没错。眼下最紧要的,是在洛阳安插一些我们的人。”他顿了顿,“至尊还未到弱冠之年,后宫空虚,膝下仅有一女…。如果在他身边有我们的人…。”

  尔朱荣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似也有意动,“只是眼下并未有合适人选。”

  慕容绍宗犹豫了一下,缓缓地开口,“其实也不是没有…。”

  司马子如突如其来的咳嗽声忽然打断了他的话,缓了缓后才开口道,“大哥,安插人这件事就交给我了,我必会挑上几个机灵的。”

  慕容绍宗看了他一眼,蓦的像是想到了什么,终是没有再说什么。

  就在这时,侍从前来禀告北乡公主已经到了门外,众人见状也识趣地纷纷告辞离开。

  慕容绍宗正想和司马子如说上一两句,但见他已经头也不回地疾步离开。

  尔朱兆走出了一段路,才发现匆忙之中将钱袋落在了尔朱荣那里。他可是缠了英娥好久才让她做了这个钱袋,自然是珍视万分,即刻就往回走去。

  外面守卫的人见是尔朱兆,自然也没有任何阻拦。他径直走到门口,正想出声,却听到里面传来了北乡公主的声音,“再过不久英娥就要及笈了,该准备的我已经都吩咐下去了。”

  尔朱荣发出一声轻叹,“时光过得太快,眨眼间那个满地乱跑的小姑娘也快要嫁人了。”他又笑了笑,“记得当初你好像还挺喜欢遵业。”

  “其实遵业这孩子不错,若是他们两人真有心,这倒是一件好事。”

  听到这里,尔朱兆的心紧了紧。

  “遵业睿智冷静,但太过聪明未必是做夫婿的上选。况且他毕竟是个汉人,若是阿兆……”尔朱荣说到这里又停了下来。

  尔朱兆的心口猛跳,接着又听尔朱荣说道,“阿兆自幼疼爱英娥,其实他是我大哥的养子,和英娥也并无血缘关系,若是他做了英娥的夫婿我倒会更放心一点。”

  北乡公主微叹口气,“可阿兆自己并不知道,他对英娥疼爱多半也是出于兄妹之情吧。”

  尔朱荣笑了笑,“反正我们还要多留英娥几年,有的是时间慢慢为她选个合意的夫婿……”

  尔朱兆不知自己是如何离开的,再回过神时已经身在急驰的马背上了。

  原来,英娥和自己并无血缘关系。她不是他的妹妹。

  尔朱荣的那些话在他耳中如电闪雷鸣一般,强烈地刺激着他的神思,让他不由有些心浮气躁,只好更紧的抓住僵绳加速驰骋。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情感在体内冲撞翻滚,难以控制……

继续阅读:24 册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