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幕后人
vivibear2019-09-30 10:492,354

  送走了郑夫人后,英娥思来想去,这宫里除了太后,也就只有皇上能让太医听命了。她也顾不得什么八卦,趁着天色还未全暗悄悄来到了皇上的显阳殿前。

  此时在显阳殿内,皇上正饶有趣味地听元子攸说了之前发生在御花园里的事。

  “朕本来听说她在进宫前大哭了一场,还以为是个性子弱的。”元诩看起来心情极好,眼中闪过一抹温柔之色,“果然不愧是他的姐姐。”

  元子攸笑了笑,“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泼劲和菩提倒是有几分像。”、

  元诩的目光落在了案几上的小木犬上,脸上浮现出怀念之色,“不知菩提他……是否已经忘记朕了……”

  “当时陛下好像还重重在他肩上咬了一口吧,” 元子攸的容颜在烛光下更显风神秀慧,“只要这个伤痕一直存在,他就永远都忘不了陛下。”

  听到这句话,元诩年轻的面容上露出了笑颜,秀丽无双的凤眼微微上挑,风华无限。

  就在这时,有宦官前来禀告尔朱淑仪正等在殿前,恳求皇上派太医给郑夫人之子诊治。

  元诩先是惊讶,随即脸上的笑容更深,“知道求到朕这里,倒是个机灵的。”他顿了顿,语气又带了几分鄙视和不屑,“那郑俨竟然连自己亲子的死活都不管,实不堪为人父。还有母后她……”他不便评价自己母亲,只是冷笑了几声。

  元子攸提议道,“不如就让诊治淑仪的周太医令前去吧。”

  整个太医院里,能得到他们信任的人并不多,周太医令就是其中一位。

  “明天就是和司马子如约定的第三天了,不知他是否找到了那幕后人。”元诩忽然提起了这件事,语气显得有些沮丧,“朕也让人在宫里查了,却是毫无头绪。唯一能肯定的,这一定不是母后的手段。”

  元子攸定定看了元诩几秒,“陛下,查出来不论是谁,你都会严惩不殆吗?”

  元诩苦涩地笑了笑,“既然在司马子如面前承诺过,朕自当守诺。”

  元子攸嘴唇轻轻动了动,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元诩沉默了一瞬,忽然又开口道,“今晚朕就去嘉福殿。上次朕到了门口没有进去,让她受委屈了。”

  受委屈?

  元子攸的眼前浮现出那少女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笑着说除了生死无大事的模样,不禁莞尔。

  洛阳城外的景宁寺中,烛光如豆。司马子如神情淡淡地看着随从送上来的供词。

  “大人,那小沙弥能招的都招了,那宫里的人在您和淑仪一行借宿前就已经找上了他。”随从禀告道,“似乎是笃定您们会借宿于景宁寺。”

  司马子如眯了眯眼,“以往我来洛阳时多借宿于景宁寺,看来这幕后之人对我的习惯也是相当清楚。最清楚这点的应该就是每次来景宁寺带我进宫的小黄门。”

  随从一惊,“大人的意思是?只可惜那宫里人始终未露真容,声音也伪装过,就算是小沙弥也辨认不出来到底是哪个小黄门。”

  司马子如微微一笑,“那来找小沙弥的人恐怕并不是小黄门。”

  随从一脸的不解。

  司马子如抖了一下手中的供词,声音里带着一丝冷意,“我已经知道是谁要害英娥了。”

  随从先是一喜,随即又犯愁,“那大人在陛下面前该怎么证明呢?若是那人抵赖又该如何?毕竟小沙弥认不出人。”

  司马子如的目光落在了窗外庭院中的梨树上,一树的细叶梨长得正好,不少已然掉落在了泥土上。

  他霍然起身。

  “大人,您去哪里?”

  “我有件事要和那个小沙弥确认一下。”他说着推开房门,大步走了出去。

  另一厢在宣光殿里,自认受了委屈的满愿也对胡太后添油加醋地禀告了这件事。胡太后用余光打量了一眼身边的郑俨,见他一脸的毫不在意,这才满意地弯了弯嘴角。

  “季然的孩子得了病,你为何不早来禀告。”胡太后故作生气状。

  满愿察言观色,立刻扑通跪倒在了地上,连声认错。

  郑俨伸出手,将胡太后额角垂落得发丝轻柔地别到耳后,风淡云轻地笑道,“哪个孩子不生病,微臣的孩子还没那么金贵,吃些药就是了。倒是那蠢笨妇人擅自进宫,实在该责罚。”

  胡太后笑得更加愉悦,“念在她一片慈母之心,孤不予追究就是。”

  郑俨露出感激的神色,充满怜爱地将太后拥入了怀里。两人轻声调笑了一阵,郑俨才不得不因为要去恭房暂时起身离开。

  趁着郑俨离开,满愿急切出声,“太后,那个出言不逊对您不恭的尔朱氏……您就不责罚她了吗?”

  胡太后面色一冷,“孤如何责罚她?这不过是你的片面之词。她是主子,你是奴。i别说打了你,就算杀了你又如何?”

  “可是太后,她偏要帮那郑氏,分明就是不把您放在眼里!”满愿声音尖锐了几分,“在她的眼里,只有皇上才是这一宫之主!得罪了您也不过是小事一件!”

  这话显然戳到了胡太后的痛处,她冷笑了几声,“不过是个小小淑仪而已,要收拾她,将来有的是机会。”

  满愿闻言这才露出了一抹狠戾的笑容。

  郑俨从恭房出来时,旁边随伺的小宦官殷勤地递上了绣着金纹的帕子。他接过帕子擦拭手,似是漫不经心问了一句,“情况如何?”

  小宦官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周太医令已经替公子诊治过了,一切无碍。”

  郑俨的眉眼似乎松了一下,随手扔了帕子,步履轻缓地地往回走去。

  待到周太医令来换药时,英娥也得知了郑家公子好转的消息,一时心情大好,在阿素等人的撺掇下,拿出高欢送她的那支玉笛,连着吹了几首,到后来索性击箸和声唱了一首她在部落里最喜欢的歌。

  李波小妹字雍容,

  褰裙逐马如卷蓬,

  左射右射必叠双。

  妇女尚如此,

  男子那可逢!

  元诩走到英娥寝房门口时正好听到她在唱这首歌,他阻止了欲开口通报的人,静静站在那里。但听那声音清亮柔和,如玉珠入银盘声声悦耳,偏偏又带着一股潇洒利落的气韵,细细听来还有几分天阔云舒的自由自在。他的眼前不知怎么就浮现出一副曾想象了许多遍的画面——在草原上策马奔驰的少女,她的衣裙随着疾风翻飞如蓬草,不论是朝左边射还是朝右边射都百发百中一箭双雕。那少女回过头来对他嫣然一笑,赫然就是菩提的面容……

继续阅读:37 留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