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乱世人
vivibear2019-09-30 10:472,193

  英娥整夜未眠,快马加鞭不敢有丝毫停顿,终于在天明时分赶到了北秀容和南秀容相交之地。自从之前北乡公主一行险些被南秀容人所害后,尔朱荣先是隐忍不发,用了几年时间耐心运筹谋画,终于在去年一举夺回了南秀容的控制权,并派出族兄尔朱天光暂时接管。如今的秀容郡,已尽在尔朱家族的掌握之中了。

  只要一直继续往南走,就能到达晋州了。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听从司马子如的安排,只是很自然地就那么照做了。或许在她的内心深处,那个人其实一直都是可以信赖的吧。

  吹了一夜的冷风,英娥倒是比之前冷静了许多。她放慢了速度,边行边打量起了四周的情况。因天色尚早,路边行人稀少,偶有几人经过也是行色匆匆。

  忽然,一阵诱人的羊肉酪粥的香味顺着风袅袅飘了过来。英娥赶了一夜路,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按捺不住立刻闻香而去,没行多少路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看到了一处简陋的驿站。驿站旁支着一个摊子,有四五旅人围坐在旁,香味就是从这个摊子散发出来的。除了羊肉酪粥,摊子上还有白饼和胡饼,一个个分量十足,饼上撒了些胡麻,被烤得焦黄焦黄的,越是靠近,那股子香味越是浓郁,一阵一阵往人的鼻子里钻。

  英娥将马在一旁拴好,要了一碗热腾腾的羊肉酪粥,就着司马子如为她准备的髓饼大口吃了起来。虽然她早换上了男装,但因容色姣好,还是引起了另几人的注意。这其中只有一位戴着黑色幂蓠的年轻胡服男子根本没有抬头,他静静坐在那里,全身散发着一种阴暗又颓废的黑暗气质,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英娥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瞬,很快收了回来。

  几口热粥下肚,英娥顿时感觉舒服了许多。或许是吹了一夜冷风的关系,此时的她倒是冷静了很多,一旦冷静下来想得也就更多了些。她这样任性的离开,必然给阿爹阿娘惹上了麻烦,到时交不出人就是抗旨……也不知阿爹阿娘现在担心成什么样子了……一想到这里,英娥原先要去晋州的心不禁动摇了几分。

  就在英娥纠结地喝着酪粥时,忽见有五六衣衫褴褛之人由远及近踉跄而来,似是筋疲力尽纷纷在树下七歪八倒地坐下,但见他们面色暗黄憔悴,直勾勾地盯着摊子却又不敢上前,显然是饿得不轻,尤其是其中的一对母女,女孩看起来大约有七八岁,容貌倒有几分清秀,似是被香味所惑,眼巴巴地望着这个方向吞咽着唾沫。

  摊主似是对这些人的出现习已为常,出声解释道,“都是从西面逃过来的流民,每天都有不少,不必在意。”

  英娥拿碗的手微微一滞。她也听阿爹说过,如今天下大乱,秀容在阿爹的统治下尚算平稳,东面和西面却是乱成了一锅粥,纷争不断,之前阿爹也已经安置了不少从各处而来的流民。如果不是生存受到了威胁,谁又愿意抛弃家园背井离乡呢?

  英娥放下碗从怀里拿出了几个钱币,朝着摊主道,“大叔,给他们送上几碗羊肉酪粥和几张白饼吧。”

  摊主大叔愣了愣,立刻笑眯眯地收了钱,将食物给他们端了过去。那小姑娘接过食物,似是知道这是英娥所送,冲着她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英娥也回之一笑,心情却并不轻松。

  “这位小郎君还真是善心,但是帮得了这几人,却帮不了那成千上万流离失所的流民。”在一旁默不作声的一位食客突然开口。

  英娥抿了抿唇,“我一个人是帮不了那么多,但只要唯心而行,就算不尽如人意,我也问心无愧了。”

  “只要唯心而行,就算不尽如人意,也问心无愧。”那食客下意识地重复了一下她的话,似乎若有所思。谁也没有看到,风将角落那个年轻男子的黑色幂蓠轻吹起一角,露出了他微微弯起优美弧度的唇角。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树下突然发出了凄厉的哭喊声。英娥转头望去,不觉骇然,只见不知从哪里来的一只大狗正扑倒了那女孩的母亲,凶狠地撕咬着。女孩哭得撕心裂肺,拼命想要拉开大狗,却是无能为力。而其余的流民却只是瑟缩地躲在一旁,根本没人上前相助。

  英娥只觉一阵气血上涌直冲脑门,蓦然起身一个箭步上前,重重一脚踹在大狗身上。因力气过猛那只大狗竟被踹飞了几米,正巧撞在石头上,顿时只剩出气没有进气。

  那摆摊的大叔脸色大变,急忙道,“小郎君,你可惹了大祸了!这可是驿站里那位官爷的爱犬!”

  “官爷?”英娥有些疑惑。

  大叔点点头,“听说是从洛阳来的官爷,都是有刀有箭的,小郎君你还是快点离开吧!”

  “那正好!管他是什么官爷,他的爱犬伤人本就不对,我也是为了救人才一时情急杀了那恶犬。”

  大叔摇着头叹气,“唉,这世道,人不如犬啊。小郎君,你还是听我一句劝,再晚就来不及了!”

  英娥并不以为然,反倒是快步走到那妇人面前查看伤势,只见脖子一侧有个血窟窿,鲜红的血正咕嘟咕嘟往外冒,眼见是活不成了。

  女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阿娘,阿娘……都是为了救我……”

  英娥见那妇人似已经说不话来,却还是双目圆睁死死盯着女儿,顿时明白了她的不甘,弯腰凑近她的耳边,一字一句道,“放心,我会妥善安置她。你放心去吧。”

  妇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忽然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扯住了英娥的衣袖,声嘶力竭地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声音,“来世……来世……宁做太平犬,不做……不做……乱世……人!”

  话音刚落,妇人的手颓然落下,完全没了生息。

  英娥愣愣地看着她,心里是从未有过的沉重酸楚。女孩的哭声撞进她耳中,每一声都像是在蹂躏着她的胸口,令她的心脏隐隐作痛。

  她正想安慰那女孩几句,突然间背后一支冷箭如流星般朝她的要害射来,其速度之快让她几乎没有可能躲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