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出走
vivibear2019-09-30 10:472,591

  英娥紧咬着唇策马狂奔,辨不清东西南北,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胸口就要迸发出来,要将她熟知的所有一切击个粉碎,瞬间崩塌为一片无人问津的废墟。她感到自己像是站在了冰雪悬崖的边缘,一种刺骨的冰冷从她的周身蔓延开去。

  周围的一切仿佛在不停倒退,好希望就这样不顾一切地离开这里,离得远远的……

  那在记忆逐渐模糊的都城洛阳,那不得志的小皇帝,那专权善势一手遮天的胡太后,那诡谲多变充满阴谋的宫廷……这一切的一切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突然之间,一只小兽从林中疾速窜出,惊得她座下的马一个趔趄,前足高高扬起,整个马背倾斜往后倒,若不是她骑术高超及时勒住了马,非被它摔下来不可。

  英娥定了定神,正要挥鞭策马继续前行,却好似听到了什么声音。她凝神倾听,传入耳中的是由远及近传来的马蹄声,同时还隐约伴随着尔朱兆时断时续的喊声。

  英娥朝四周环视一圈,发现不远处有较为隐秘的藏身之处,便安抚地拍拍马的脑袋,牵着它走了过去,隐入了愈来愈浓的暮色之中。

  不多时,尔朱兆果然急匆匆地如一阵旋风般飙马而过,并未发现任何异常,更未在这里做任何停留。

  英娥才刚松了一口气,却又听到另一阵马蹄声接踵而至。她心里一紧,急忙拉着马往里退了退,将自己和马匹隐藏得更深一些,希望对方也能如尔朱兆般马不停蹄地离开这里。

  可让英娥失望的是,那马蹄声竟然就在此地停了下来。她忐忑不安地探出半个脑袋,借着月色正好看到司马子如翻身下了马,他修长的身子在月光下恍如风中秀竹,周身涌动着一层银白色的光晕。不知为何,那背影看起来似乎有几分淡淡的伤感。

  英娥不由在心里哀叹一声,有这个家伙在,她一定藏不住了……难道真要逼她用武力制服他?不管了,实在不行也只能对这个小白脸出手了!

  司马子如转过身,一步一步朝着英娥躲藏的地方走了过来……英娥艰难地咽了口口水,正打算跳出去先下手为强,却看见他轻轻将一个青色的包袱放在了地上。接着他抬起头,朝着她的方向深深看了一眼,英娥下意识地缩了下身子。

  司马子如驻足一顿,很快就转过身再次上了马,竟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英娥有些不相信他就这么轻易离开了,一动不动继续待了一阵子才从躲避的阴影里走出,弯腰捡起了那个青色的包袱打了开来。

  包袱里放着几件小巧的金银饰品,一些零散的五铢钱和几块充饥的糕点,另外还有一套男子胡服甚至还有她来不及带上的玉笛。英娥打开胡服,却见掉下了一封信件。她拆开一看,映入眼帘的是再熟悉不过的属于司马子如的字迹——晋州苍岩山。我有故友居于此,可暂避。

  只是写得时候可能时间过于紧迫,因此字迹显得有些潦草。

  英娥的脑海中闪过些许画面,忽然回忆起来刚才就看到这个包袱挂在他的马颈上。

  这么说来,这个包袱是他一收到消息就为她准备好的。这么说来,他一开始打算让她离开……这么说来……

  她的眼前仿佛瞬间蒙上了一层雾气,胸口像是被什么堵住,钝钝的难受。

  林间起了风,月亮也不知何时隐入了越来越厚重的云层之中。她抬头望天,有稀稀拉拉的雨点落在了她的脸上,滴入她的眼中,隐隐有轻轻的刺痛。

  她没有流泪,只是雨水流进了眼中而已。

  只是这样而已。

  而在尔朱荣的住处,北乡公主元玥好不容易醒了过来,还没从女儿即将入宫的噩耗中平复,又立刻被告知女儿私下逃走的消息。元玥愣了愣后倒是大笑起来,“好!走得好!这下我看那老妇还怎么让英娥进宫!”

  尔朱荣见她无恙,心也放下大半,接过侍女手里的水,亲手喂给她喝。

  夸完之后元玥还是很快冷静下来,立刻又询问自己的夫君。

  “天宝,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既然英娥不在这里,索性我们就让她走吧!”

  尔朱荣目光深邃地看着她,“阿玥,我必须找她回来。”见到元玥面色变得惨白,他按捺住了心中的不忍,“我答应了兄弟们接下这道旨,就不能出尔反尔。”

  元玥沉默了几秒,神色哀然地垂下眼睑,“我知道,天宝你心怀大志,成大业者很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

  她说着话的同时,眼泪不停从她的眼眶里滚落下来。

  尔朱荣长叹一声,紧紧拥住了她,“阿玥,如今正逢乱世,北秀容外流离失所者多如牛毛,若是英娥一人流落在外岂不是更……

  元玥将头深埋在他的胸前,突然失态地大哭了起来,“你不用再想法子安慰我,我知道,我知道……该有的大义道理我都知道我都明白……可那是我的女儿啊……那是活生生剜了我的心肝啊……”

  尔朱荣心痛不已,面上却什么也没有表露,只是竭尽全力地抱紧了痛哭流涕的妻子。

  这一刻,只有他们明白彼此的痛。

  听到从房中传来的哭声,在不远处伫立了很久的慕容绍宗和段荣互相对视了一眼,段荣微叹一口气,低声道,“若是贺六浑在就好了……”

  慕容绍宗望了一眼映在窗格上相拥的人影,沉着地开了口,“传令下去,无论如何也要把英娥找回来。”

  此时的青州,刚刚打了一场决定性胜仗的将士们正在夜色中把酒言欢。一想到或许很快就可以回到家乡,众人更是兴致高昂,纷纷向这次的领兵将领高欢和元天穆邀酒。

  高欢略有些微醺间,看到有士兵匆匆而至,在元天穆耳边低语了几句,后者的脸色立刻微微一变。

  高欢捏紧了酒盏,不知为何,他心里忽然有种奇特的预感,就好像是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了……

  元天穆看了看他,压低声音道,“从洛阳宫里传来的消息,太后之前下了旨册封英娥为嫔,旨意如今应该已经到了北秀容。”

  高欢的手指轻轻抖了一下,面上表情不变,心里却被某种异样的情绪瞬间淹没。那是胸口某个地方空了一块的怅然若失,那是珍视的东西被硬生生夺走的心疼……这些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闷闷地堵在胸口,想要宣泄却怎么也找不到方向。

  趁着些许醉意,兵士们在一旁已经大声地唱起了各种调子,更有人脱去了外衣,索性在场中跳起了舞。

  “都督!不如你也来唱一个吧!”有士兵壮起胆子向高欢邀歌。

  高欢的唇边挤出一抹笑容,以箸击筑,用鲜卑语唱了起来,“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在他苍凉高亢的歌声中,众人眼前仿佛看到了一望无际的草原,蓝天白云下成群的牛羊,在毡帐前等待孩子归来的母亲的笑容……

  在场兵士们多半是出生于草原长于草原的鲜卑人,听到这支敕勒川无不热泪盈眶,纷纷低声和之……

  高欢唱毕,将盏中酒一饮而尽,那呛口的酒水裹着一抹苦涩,在腹内狠狠灼烧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