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回去
vivibear2019-09-30 10:473,205

  因一路疾驰不曾停下片刻,天黑时分英娥就已赶到了北秀容附近。穿过林子时,她略微放慢了马速,神色警惕地借着月光查看着周围的动静。连绵的夜色伸展,天地之间一片寂静,唯有风吹动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和不时传来的凄厉鸮叫声,倒是给这里平添了几分诡异气息。

  就在这时,五感异常灵敏的她仿佛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地面上游过……

  不好!是蛇!

  英娥立刻感知到危险,刚想策马快走,不料那蛇已经又快又狠地咬在了马腿上。马吃痛受惊长嘶,不顾一切地狂奔起来,根本就不听英娥的号令。英娥毕竟是马背上长大的姑娘,此刻依然强自镇定,紧紧抓着缰绳让自己不被颠下来,并试图让马冷静一些停下来。

  马跑着跑着忽然前蹄踩空,接着整个失去平衡就连同英娥一起掉入了一个大坑之中。英娥因有马身垫在下面并未受太多伤,只是脚上擦破流了少许血。为了逮住狼或是熊这样的猛兽,这个季节猎人会在林子里挖些捕兽陷阱,英娥确定这里就是其中一个。她尝试着想要爬出去,但坑底太深,坑口又太高,凭她一人之力是绝对无法离开这里的。

  可是,大半夜的,谁又会来这种地方呢?

  英娥郁闷地望着天空,眼下或许只能等着挖坑的猎人来了。只希望在这之前,千万不要有什么猛兽倒霉地掉下来。或许是连赶了两天路太过累乏的关系,英娥昏昏沉沉地闭上了双眼,不管什么东西掉下来,就算是天塌下来,她也得先睡一下再说了……

  迷迷蒙蒙的夜色中,浅淡的月光透过参差的树叶斑驳落下,一骑人马由远及近而至,马背上的少女挥动着马鞭,发出一串爽朗的笑声,仿佛阳光穿透了所有的黑暗……可就在下一秒,少女却从马背上重重摔了下来……

  司马子如蓦的从噩梦中惊醒,坐起身才发现背上尽是冷汗。虽然知道刚才只是一场梦,可那种真实的心悸感却是挥之不去。

  他起身去熄了案前青铜博山炉里的安神香。房中各式各样的古器摆了不少,其中有不少是来自前朝的珍贵之物。纵然是身处契胡人的部落,司马子如也从来不会委屈自己,更毫不掩饰与他世家公子身份不符的爱财之心。

  他随手拿起了其中一件摆设,回忆起英娥不情不愿交给他时的黑脸,不觉一笑。再抬眼望去,除了平时的赏赐和弟兄们赠送的,竟有一半都是从英娥那里靠坑蒙拐骗拿到手的。

  他忽然莫名奇妙地感到一阵烦躁,到底帮英娥离开这里是对是错?一直在众人呵护下长大的她,是否能面对那个丑恶真实的世界?

  那个梦……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他一时竟心乱如麻,甚至还有些懊恼后悔,这是他从来不曾有过的心情。

  看了看窗外的夜色,司马子如终于按捺不住,披上外衣匆匆出了门,从马厩里牵了马出来就往着之前英娥离开的方向飞奔而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英娥迷迷糊糊被饿醒了。她摸索着找到了被甩在一旁的包袱,从里面拿出块截饼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可吃了几口又觉得嗓子冒烟,怎么也吞不下去了。

  或许不等猎人前来,自己就要先渴死在这里了。

  英娥无奈地想着,侧过来摸了摸马身,发现身体已经冰凉僵硬,显然死了有一两个时辰。英娥鼻子一酸,眼角微有湿意。如果不是自己的任性,它也不会死在这里。

  就在英娥一筹莫展之时,忽然从远处传来了一阵马蹄声。英娥眼中闪过希翼之光,深吸一口气,正要大喊,却不想太长时间不曾喝水的关系,嗓子竟一时哑声了。

  听着逐渐远离的马蹄声,英娥努力着发出了嘶哑的声音,却是根本没什么用。

  不能,绝不能放弃这个得救的机会!

  英娥的手触摸到了包袱中的玉笛,瞬时激动前来,连忙用尽全力吹起了笛子。这样的笛音自然不复往日的悠婉动听,甚至还带着一丝尖锐的破音,却如刀刃般刺穿了林子里的寂静,听起来格外突兀响亮。

  马蹄声果然朝着这个方向急促地行了过来,英娥大喜,更加卖力地继续吹笛,直到马终于在陷阱旁停了下来。她满怀希望地盯着坑口,一边思索着怎么让对方出手搭救。

  “英娥,是你吗!”急切熟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英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那里出现了一张俊秀的脸。那种俊秀,会让人想起月色下摇曳的眠竹,轻风中融化的细雪,让人心软让人不知不觉深陷其中。霍然间,他仿佛一道阳光出现在眼前,划破此刻全部的阴霾愁云,仿若神一般向她伸出了拯救之手。

  他忽然冲她一笑,斜飞的眉微挑,琉璃眸中微光闪动。

  “英娥,我来了。”

  英娥一动不动地保持着抬头的姿势,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让涌出的眼泪掉下来。

  “你先等等,我做条结实的绳子把你拉上来。”他转身离开去寻找合适的藤蔓。英娥这才悄悄擦去了眼泪,缓缓平复着激荡不已的心情。

  英娥被拉上来后,接过司马子如递过来的水,一口气喝了大半才缓了过来。

  “遵业,怎么是你!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难道你知道我会有危险?”英娥刚能发声说话,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司马子如淡淡道,“只是路过而已,算你运气好。”

  路过?英娥显然不相信这个借口。

  “好了,我倒是想知道,你为何又回来?我不是让你去晋州找我的故友吗?”司马子如打断了她的话,明显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英娥沉默了一瞬,“因为我决定了,我会去洛阳。”

  司马子如的神情微变,“为何?”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在乱世中,做一个人比做一条狗还要难。”英娥沉默了一会,声音听起来带了几分难得的沉稳,“既然我生于乱世之中,身为酋长的女儿,也应该做些什么而不是永远生活在大家的庇护下。我不懂什么大道理,我只希望母亲不再失去自己的孩子,夫妻不再生死相离,老人可以有子送终,稚儿能无忧无虑地成长,大家,都能好好地生活下去。而这一切,唯有乱世的终结才能实现。而我的阿爹,就是可以实现这一切的人。我必须帮他。”

  司马子如像是直到今天才第一次看清她,只见少女面色平静,目光坚定,透着一股子令人怜惜的坚韧。

  “英娥,你长大了。”他似是感叹地说了一句,“可是你,真的已经决定了吗?在你做出选择的一瞬,可能再也不能回头了。”

  英娥的唇边漾出了一抹笑容,“无论遇到什么,我都会一直前行,永不回头。”

  她说完刚想朝马走去,却忘了脚受了伤,险些摔倒。

  司马子如的脸上又恢复了如常的笑容,再次伸出了手,“我背你。”

  仿佛被他的笑容所惑,英娥将信将疑地爬到了他的背上。他的背比她想象的要更有力更结实,一股暖意隔着衣衫传了过来,让她竟有点留恋起这样的温暖。

  司马子如,有时也不是那么讨厌呢……

  “谢谢……”她轻轻地开了口。温热的气息喷在了他的耳边,一瞬间她好像有种对方滞住不前的错觉。但立刻,她发现那真的是自己的错觉。

  “英娥,这次我救了你的命,你要怎么谢我?”

  “啊?”

  “反正你也决定去洛阳了,索性将你的那些宝贝全都送给我吧,这些东西换你一条命还是划算的!要不,就当我帮你保管好了——哎呦!”

  司马子如腾出手揉了揉被英娥拉疼的耳朵,痛心地摇了摇头,唇边有一丝笑意闪过,但这丝笑容很快消失殆尽,唯有微垂下的眼角隐藏着无法言说的伤感。

  回去的路上,他们正好遇上了到处寻找英娥的慕容绍宗一行,一同结伴而行很快就回到了北秀容。看到她出现眼前,尔朱荣心情复杂,北乡公主心底侥存的希翼破灭,自是失望不已,可听了她要去洛阳的理由,还是不免有些震动唏嘘。

  即便身为父母,却也是在这一刻才发现从小呵护在手心里的孩子真的长大了。

  “叔父!英娥回来了!”尔朱兆人还未到,声音就急切地传了进来。看着他闯进来时险些趔趄摔倒,英娥心中不禁有些感动。

  尔朱兆也来不及问英娥为何回来,面色难看地冲着尔朱荣道,“叔父!刚刚传来消息,朝廷派来接英娥入宫的官员李楚被人杀死在了驿站之中!”

  尔朱荣面色一沉,“什么!知道是何人所杀?”

  朱尔兆摇了摇头,“凶手出手极其狠辣,除了李楚被一箭射死外,他的手下皆是被一刀割喉。”

  司马子如明显感觉到身边的英娥身体瑟缩了一下,她的面色看起来不太好,半张脸隐入了光影之中,令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